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误杀

覆手 覆手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误杀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于是工作开始了,白茹就接待时候现身几分钟就上楼去。女管家安排了曹云和令狐兰的午饭,边工作边吃。午饭后,再花费了两个小时左右,令狐兰放下合同:“看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曹云一直在看另外一份复印件:“我也没发现,只发现天下娱乐为了和白茹签约是下了血本了。他这样做,他现在旗下的大明星会没有意见吗?另外,白茹刚刚和沈氏影业解约,目前只有天下一家伸出橄榄枝。虽然不愁卖,但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这开出的条件似乎太好了一点。特别这一条听起来就有点荒诞,保证其在签约一年之内,保证其出演最少一部投资不少于三亿的电影女主角。多少部电影能有三亿投资……如果没有履行这条条款,经纪人公司将赔偿三百万。更有意思的是,这条款很模糊,如果是白茹本人没有档期,或者是不愿意出演,白茹还是可以拿到三百万。”

令狐兰接过去,看了一会:“你觉不觉得白茹在问我一个问题,她是想得到某个答案。”

曹云不太理解。

令狐兰道:“我今天没有打扮,走出去一点自信都没有。”

“怎么可能,你身材、皮肤,脸蛋不输20岁的小姑娘。”

令狐兰道:“就是这个模式,我内心有足够的自信,我提出否认的问题,希望得到肯定的答案。白茹似乎是在确认某件事,某件事恐怕并非她所说的隐情。我们拼命的寻找合同的破绽,有没有想过,合同本身可能没有破绽呢?”

曹云明白了:“白茹也许知道合同本身没有破绽,但是她心中还有一些疑虑,希望我们给她肯定的答案。”这……是什么心态?

曹云恋爱史很短,这种情况在女生中是比较常见的?

女生:“我今天剪了头发,感觉好丑。”

男朋友:“恩,确实很丑。”

女生:“滚。”

如果男朋友回答:“不会啊,我感觉比原来更有气质。”

女生:“我原来就没有气质吗?”

如果男朋友求生**强,会回答:“剪发之前后各有特点,难以评价……”

如果聪明男朋友:“胡说,你的美永远不会因为剪发而变化,只会因为你的变化而更加动人。”

问出否定问题,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

曹云低声道:“意思是很可能合同是没问题的,白茹又不愿意把内心想法告诉我们,我们就要傻乎乎的看上一天,甚至两天的合同,拼命的去找合同的漏洞。”

令狐兰道:“没错,这样我们就进退两难了。我更担心是没发现合同陷阱。”

曹云道:“我家高山杏最擅长看合同,不如扔给她?”

令狐兰不太相信:“行不行?”

曹云回答:“反正她看合同的水准绝对是钻石级的,我最多是黄金。”

令狐兰点头,站起来,远处小酒吧内擦拭杯子的女管家走出来,令狐兰道:“这份合同条款比较多,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我带回去看?”

女管家点头:“当然可以……不好意思,是不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这话就话中有话,令狐兰看了曹云一眼,道:“就现在来看,合同没有问题,要说有问题,天下娱乐给的条件过于优厚了,不能说优厚,简直就是溺爱。因此在我们看来不太合理,所以我们会仔细,每一条每一款的进行分析。”

女管家道:“幸苦令狐律师了。”

“哪里。”两人告辞,女管家送两人上车,目送两人离开。

车上令狐兰道:“从女管家表情上可以读出一些信息……虽然我是白茹法律顾问,白茹并不是完全信任我,有时候感觉巨星的钱并不好赚。”

曹云道:“兰律师愿意成为白茹的法律顾问,应该不是冲着白茹的顾问费来的。”

令狐兰笑道:“没错,白茹是一个品牌,不说拿顾问费,我贴钱成为她顾问都愿意。白茹的交际圈非富即贵,怎么也是比较有名的演员。我真正需要的是这些业务。”

曹云明白:“帮总统开车,多赚不到几个钱,还要担惊受怕。但是离职后再找工作,说,我以前是帮总统开车的,这就厉害了。”

“这就是名人效应。拍照,发给高山杏,让她帮忙看看。”令狐兰道:“必须给钱。两万元可以吗?”

曹云知道必须收钱,这是一笔业务,如果高山杏认为没问题,最后出了问题,高山杏没拿钱,就不用承担责任。拿了钱,就代表令狐兰和高山杏的雇佣关系成立。曹云也没客气,联系高山杏,拍照发给高山杏。令狐兰这边也转了两万到高山律师所的账户上。不转给私人,是让这笔钱能扣税,代表这是公对公,并不是私人给予。

越是懂法的人,细节处理上就越细腻,宁可现在繁琐一些,也不愿意为将来埋下隐患。

曹云搞定后,准备收手机,电话就响了,曹云接电话:“赵雪?”搜查一课赵雪的电话,每次看见搜查一课人给自己打电话,自己就不自在。

赵雪道:“曹律师,有空聊聊吗?”

曹云心惊,难道自己东唐律师证事发?那必须启动备用计划。这就是做坏事,有时候做了天大的坏事也没后果,有时候撒了一点小谎,就会麻烦不断。窃国者王,窃钩者诛。曹云道:“行啊,你在哪?”

“我在一课,你过来还是我过去?”

这听起来怎么有点逮捕的感觉,曹云道:“我过去吧。”过去了以后上庭还可以混一个自首。律师职业病,有时候一点点小便宜也要占的。

“好,我等你。”

曹云挂电话,令狐兰看曹云一眼,曹云要说就说,不说她也不问,都是成年人,追问别人电话内容是非常不礼貌的。

曹云道:“搜查一课的赵雪要见我。”

令狐兰伸出食指在曹云额头抹过:“出汗了,怎么?做贼心虚?”

“哈哈,怎么可能,说来话长,我对赵雪这姑娘还是有点好感。不过因为她长时间卧底,没接触好感就没了。现在我又有女朋友,要去见赵雪,内心颇有压力。”

令狐兰道:“从道德上说,我建议你守本心。如果抛开道德,从利益来说,我觉得你可以尝试交往一下,也许赵雪比你现在女朋友更适合你呢?”

“兰律师,我刚谈恋爱没多久,肯定跳不过去。”

“也是,先谈半年后再说。”令狐兰有些惋惜:“本来今天想让你认识白茹,多聊聊。可惜白茹好像没有聊天的心情。不过总算是认识了,以后再见面也能打上招呼。”

曹云点头:“谢谢兰律师提携。”

令狐兰笑:“谢谢归谢谢,我其实和唐开,还有海洋他们一样,你需要的时候就会找我,不需要的时候,也是电话都不打的。”

曹云苦笑:“我保证每星期请你吃一次饭。”他懂这道理,人脉和交际圈必须花费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只不过是真的太忙了,闲下来时候什么都不想干。令狐兰显然没有太在意,否则不会半开玩笑的提醒了。”

……

下午四点多,曹云到了搜查一课门口,颇有点入虎穴之感。搜查一课不是闲杂人等可以随便进入的,进出都要刷指纹,访客还要经过安检。

曹云和警卫说明,警卫联系上赵雪,很快赵雪就到门口将曹云领了进去。去的还是赵雪他们小组的笔录室。搜查一课的老大李墨也在笔录室,不仅如此,还有警方公共关系科的人,警方公共关系科的人身穿制服,并且非常笔挺和干净。

“曹律师你好。”李墨很客气站起来和曹云握手,请曹云落座:“不好意思,打扰曹律师了,考虑到曹律师也经常和我们打交道,有些事想私下咨询下曹律师。”

曹云一愣:“我没听错吧?”

李墨苦笑一下,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些事,想听曹律师的意见和建议。”

“小郭?”小郭算是警局和自己的联络人,既然是赵雪联系自己,那说明小郭有事。

“是的。”

这件事和曹云还有那么一点点关系,曹云曾经受委托,和羊信训练营的日川打了一次官司,最后用比较卑鄙的手段逼迫日川求和。日川因为有东黑熟人,找人袭击曹云,结果被跟踪曹云的小郭制止了。根据警方的调查,袭击曹云的领头人叫大白。大白已经跑路,由于本案性质和后果都不严重,所以由社区警局负责。

昨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小郭下班开车回家,遇红灯等待时,看见了隔壁汽车疑是大白,于是一路跟踪其到了三区的商业区,写字楼林立的一个地方。

大白开车进入一栋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二层,小郭也跟随下去。由于无法肯定对方是否为大白,再加上小郭鉴定大白战斗力很低,并没有呼叫援军。

大白下车,小郭也下车,距离十多米。这时候有一对情侣在车内玩,玩累了要走,看见车前小郭,按喇叭示意。大白下意识回头看,看见了小郭。小郭也确定了对方为大白,立刻出示证件,喊叫大白别动。

大白扭头就跑,小郭刚追几步,听见汽车声音,看见大白的汽车从不远处奔驰而来,立刻闪避,朝自己汽车跑去。大白的汽车停下,大白上车,小郭开车追击,并且呼叫了警力增援。

由于距离比较远,加之停车场内地形比较复杂,小郭开到地下停车场一层,丢失了大白的踪迹。在小郭慢慢开车寻找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在停车位突然启动,撞击在小郭汽车的侧面。对方汽车在停顿后,迅速倒车尾部撞击到其他汽车。小郭已经下车,拿枪瞄准汽车,黑色汽车又朝前一冲,小郭毫不犹豫对驾驶位连开三枪,汽车一顿一顿的速度不快的刮蹭小郭的汽车,最后撞到墙体。

小郭拉开车门,一个年轻人已经死在了自己的驾驶位上。

曹云道:“这不是太正常了吗?小郭在遇袭的情况下拔枪要求对方下车,对方仍旧启动汽车朝前开,小郭开枪很正常吧?”

李墨伸出四根手指,放下第一根手指:“第一点:死者叫白水易,是宇宙集团白家当家人白素的大儿子的儿子。白水易今年十八岁,被誉为白家第三代最有商业头脑的人,平时乖巧懂事,非常得白素的喜爱。白素也经常带他出席一些国内外高级别商贸会议。”

曹云吐口气:“这样的人,怎么和大白混子搞在一起?”

李墨放下第二根手指:“白水易和大白没有任何关系,白水易刚拿到驾照三天,今天是第一次单独开车出门。”

曹云有些晕:“你不会是说,白水易并非故意袭警,只是因为在错误的时间,操作不当而导致汽车撞击小郭的汽车。”

李墨点头,放下第三根手指:“地下停车场的监控存在很多盲区,偏偏没有拍摄到小郭和大白之间的冲突。”

李墨放下最后一根手指:“小郭在拔枪瞄准,开枪期间,没有再次出示证件。小郭说他喊话说明自己是警察,但是现场监控视频是无声视频,无法证明小郭示警。”

公共关系科的警员插画加一条道:“白素得知白水易死亡后,还在公司和高层开会的她当场晕了过去,今天早上八点才从医院醒过来。”

上午自己和令狐兰去了白茹家里看合同,要么是白茹还不知道消息,要么说明白茹并不关心这位堂弟,有可能白家第三代的一些年轻人对白素并不认可。

曹云道:“现在听起来小郭有滥用枪械的嫌疑。这官司可以打,不过我没有信心能干得过白家的律师团。”发生交通事故后,作为警察的小郭拔枪对准平民。至于这行为是否得当,如果以李墨说法为主,肯定是得当的。但李墨说法是小郭一家之言。

曹云道:“情侣证人,大白证人很重要。”

李墨道:“情侣证人并没有看见很多内容,说不清楚当时发生什么事。至于大白还在逃,我已经监督东唐警方全力缉拿。”

曹云道:“只要大白愿意配合作证,我想还是可以和律师团一战。”

李墨道:“问题在于大白是个油子,你不给他好处,他不可能帮警察。给了好处帮警察,就有伪证的嫌疑。就算他主动帮助警察作证,对方律师也可以质疑他的证词合法性,因为他是被警察控制的嫌疑犯。”

曹云无语道:“我建议你们启动司法程序,准备用公币和白家打官司。”基本凉了,律师团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生物。相当于一位学霸和十位学霸进行知识竞猜。曹云是不是学霸还得论证,对方肯定都是学霸。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