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一百六十五章 请吃饭

覆手 覆手 第一百六十五章 请吃饭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李墨进一步说明案件的影响,道:“一旦白家赢了官司,等同民事推动刑事,警方就必须立案调查和控告小郭。”警方内部调查认为小郭是无罪的,但是民事法官认为小郭有过错,等同否认警方内部调查结果。这其中关系很微妙,要看具体庭审的情况。民事庭审,白家能拿出律师团,由于被控是个体小郭,警方能不能动用公币为小郭请最好的律师还是个问题?

按照整体案件结构来说,警方是可以采纳小郭证词。小郭呼叫了警方增援,考虑到被袭击在前,下意识认为白水易是大白同伙,是符合逻辑思考的。但是就白水易的个体来说,小郭是存在过错的,小郭无法证明自己示警后开枪。内部调查也无法证明小郭示警后开枪。

加上大白虽然背案在身,其背景并不强大。白水易开的是好车。对方律师可以从这里切入,说明小郭作为搜查一课的探员应当能推断出白水易不是大白的同伙。

曹云静静思考,许久后问道:“小郭开了几枪?”

“三枪。”

曹云问:“命中几枪?”

“两枪,颈部一枪为致命伤,一枪打在左边肩胛骨位置,还有一枪从汽车后窗玻璃穿出。”

曹云道:“这完全证明了小郭没打算击毙对方嘛,否则以小郭的枪法在这么近的距离怎么可能不全部命中……小郭在哪?”

李墨回答:“在家里……小郭已经承认对准驾驶位射击,只不过因为汽车挡风玻璃贴膜,还有汽车可能会突然运动,小郭采用了保守的品字形射击方式。”换句话说就是散射,某种意义上来说,追求控制大于追求致命。

曹云站起来道:“行吧,这件事我会看着办的。”

李墨忙道:“有什么好办法?”

曹云沉默片刻,呵呵赔笑一声,道:“这次恐怕我要和小郭说声对不起,我不知道小郭会不会理解,但这次……不说了,我得走了。”

李墨看了曹云一会,有些无奈道:“小赵,送曹律师。”

赵雪送曹云到门口,曹云好奇问:“你卧底结束了?”

赵雪点头:“恩。”

听起来似乎警方没有从三三这位东大黑客处找到有关自己的信息,否则自己现在已经有麻烦了。不过看赵雪这表情,似乎这次卧底还有别的故事。

曹云和赵雪握手道:“那我先走。”

赵雪问道:“曹云,有把握吗?”

“什么把握?”

“小郭,会没事,对吧?”

“怎么可能,小郭不可能会没事。小郭把白素最喜欢的孙子杀了,怎么可能没事?”曹云道:“他的麻烦大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站立到他的敌对面去,这样说不准可以抱下白素的大腿,这个官司很来钱的。”

“曹云,别开玩笑。”

曹云认真道:“误杀白水易,以白素和宇宙集团的实力,小郭是神仙难救。我如果能顺利站到小郭的敌对立场上,最少还会挂念点旧情,让他少受点罪,下手也会轻一点,回见,白白。”

赵雪目送曹云上出租车,曹云的态度让她有些心慌,回到笔录室,这么一说,大家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最后李墨勉强笑笑道:“我们要朝好的方面想,曹云也许是认为真的没办法。与其如此,不如加入白素的律师团,说不准还能帮上小郭。再把曹云想伟大一点,曹云使用反间计打入白家律师团,毁掉一些对小郭不利的证据……”他没说,或许他高估了小郭和曹云的友情,这两人细想起来也没有什么过命的交情。

虽然没说,但是李墨也隐约感觉到不安。事实证明他的不安是对的,数天后,法院送来传票,证实了曹云确实站立到小郭的对立面上。

……

离开警局,在出租车上,曹云接到寒子电话:“喂,这是心有灵犀吗?我正要打电话给你。”

寒子:“什么事?”

曹云道:“你先说。”

寒子道:“拜你所赐,最近找我办事的律师多了不少,我琢磨着不能在你一棵树上吊死。于是我打算开一家私人侦探社,专门为律师服务。”

“哇,当老板了。”曹云道:“按照我对你的了解,是不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寒子难得笑了笑,她是行动派,在事情做好后才会说明,而不是在开始做事情前说明。寒子道:“明天开业……我在侦探社,你要不要过来看看?晚上我请吃饭。”

“行,我正巧有事找你。”

……

寒子的侦探社在接近南城郊的地方,前文说过,南城郊距离市中心是比较远的一片区域,因此这边的房价租金等都比较廉价。

侦探社在高岩市是非法机构,在东唐是合法机构,不仅如此,东唐的侦探社是相当发达的。当然,主要业务并不是柯南动漫中的破案,破案是没钱拿的。抓尖自然是最热门的业务之一,还有猎头委托调查是很大的一块蛋糕。

一家企业,特别是大企业在招聘基层,中层管理层或者是中高层职员,或敏感岗位人员的时候,非常在意被招募者的背景。为避免误导特别声明:说的是东唐猎头,并非高岩猎头。

猎头公司一方面业务是挖人,一方面的业务是调查人,第二个业务很多会下放和外包给侦探社。一来,侦探社是猎头公司要专业。二来,在调查期间,不可避免的会触及**保护等相关法律,需要侦探社来扛一波。为什么呢?

比如一位叫矿石的人去某公司应聘主管,公司对矿石的简历很满意,但是因为岗位的敏感性,想知道矿石更多的个人信息,于是就委托猎头公司进行了解。猎头公司会将矿石的信息尽数交给公司,包括出生地,父母兄弟姐妹情况,学校期间成绩和行为。在以前工作单位做了什么好事和坏事。住院过几次,因为什么住院,违章过几次,什么原因违章,去过几次派出所,原因是什么……(由于是东唐,无法得到这么详细的资料,只是举个例子。高岩猎头的各方面能力要比东唐强。至于为什么,虾不知。)

矿石得知自己的**信息被公司获得,非常愤怒,于是将公司告上法庭。公司就可以用合法的委托书,转嫁司法风险。表示自己的信息是从猎头公司处获取,猎头公司要应对矿石的起诉。

开庭后,猎头公司会表示,公司在对矿石公开信息了解期间,有人接触公司,愿意出售矿石的信息。猎头公司购买了信息,猎头公司只承担没有审核**的责任,不承担挖掘**的责任。没有审核**意思是猎头公司没有分清楚哪些是**,哪些是公开的信息,毕竟现在一些行为是否属于**还处于争论阶段。

矿石只能再起诉侦探社,侦探社经过查证,是前侦探社的员工在离职后,借用侦探社的名义对矿石**信息进行了收集。

很无聊又一心要肝到底的矿石对此人进行了起诉,这时候起诉主体从单位跳到了个人,这人在法庭上很干脆的认了。

根据法律规定:散布他人**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

显然不构成犯罪,而且也没有大肆散布,只取最低惩罚。由于其是个体,矿石的民事赔偿也会非常低。

为什么猎头公司和侦探社不可能扛呢?首先猎头公司人员配置严密,你说这人离职了,如果这人没有离职,必然会留下蛛丝马迹。侦探社多是一人或者三五人组成,属于个体性质,只要有一份离职书,口径一致,就挑不出毛病。无耻点的还可以再次雇佣黑锅。

无论是个体还是公司,泄漏**是要缴纳罚金的。个人泄漏**并不需要缴纳罚金。再者还有重复犯罪,猎头公司第一次被罚一百,第二次可能就是两百,甚至五百。有第三次的话,公司可能都会被取缔。

开始分析矿石利益,矿石失去了一次得到职位的机会,起诉公司、猎头公司和侦探社的费用基本由矿石自己承担。起诉个人的费用由个人承担。浪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就不提了。

很常见X宝店主泄漏客户资料,怎么处罚呢?店主**宝扣分,然后就木有了。就算是这样,客户举证也是非常难的,处罚也难以执行,多数人就劝客户不要太较真。至于司法介入,请不要想太多。

这里也是法律本身存在问题,比如你在网上编造谎言诋毁一位公众人物,假设是一位明星,明星粉丝就不说了,明星本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会不惜血本的讨要公道。就算你说的是真话,明星也要起诉你,最少这样显得他很无辜。假设你在网上诋毁你的邻居,你邻居可能通过法律渠道维权吗?当然不,最多打你一顿。

……

寒子的侦探所相当凑合,就开设在小区的商品房内。寒子租借了房子,申请挂牌后侦探社就成立了。不过由于寒子有案底,虽然侦探社属于寒子经营,但是明面老板是寒子的好友莫蔚。

现在侦探社只有寒子一个人,也许只会有她一个人。侦探社没有任何侦探气息,倒不如说寒子搬了个家。

“这侦探社也太接地气了。”曹云看寒子包水饺:“开张前请客也很接地气。”洗手,帮忙一起包。

寒子道:“我一直想着请你吃饭,特别是你上次你来我家,连基本招待都没有,心里很过意不去。搬家后第一个念头就是请你到家里吃饭。”

“这么有心,心意我领了。”

寒子问:“你女朋友呢?让她一起过来。”

曹云知道寒子是客套,不过自己现在是有女友的人,如果自己不和女友说明一下,并且邀请她,似乎说不过去。曹云电话联系林落:“落落,寒子刚搬家,包水饺,你来吗?”

“不了,今天公司还加班。”当然没有加班,林落读出曹云的信息,并不是真心想邀请自己参加,只是一个说明。自己去了,反而会降低形象。林落道:“替我向寒子问好,帮我多吃几个。”

“行,我先挂了。”

“恩,回头聊。”

曹云挂断电话,寒子道:“挺懂事的嘛。”

“呵呵。”曹云笑笑,包着水饺道:“寒子,大白是不是又回来了?”

寒子回答:“前几天大黑生日,请我们唱歌。我听大黑提起过大白回来了。大黑接手了大白走后的生意,本以为大白会回来和自己抢生意。没想到大白根本不理会这点业务。大黑说,大白可能找到大老板了。虽然大白没理会生意,但是大白召集了原来自己几个手下吃了饭,这几个手下现在都搬离了原本的住所。”

看来昨天晚上大白是要做某事的,没想到被小郭巧遇。

寒子问:“你给我电话就为了这事?”

听这话,曹云又惭愧了,对啊,自己给寒子电话,甚至是给陆一航,云隐,高山杏电话,都是因为有事才联系。唐开,令狐兰,司马落,海洋等可以提携自己的人,自己也是这样。这样真不行,得撑点人脉出来。

寒子并非话中有话,曹云也不想表达太多,道:“你知道XX大厦昨天晚上发生案件了吗?”

寒子摇头:“忙着搬家。”昨天刚搬的家。

曹云道:“我想介入这个案子,毛遂自荐当一次律师,我需要你收集一些信息,好让我有这个资格。”

寒子道:“没问题,明天给你回话。”自然要曹云给信息和资料,寒子才能入手。不过两人合作很多次,这细节就不用谈了。

“寒子出马,天下无双。”

“你什么时候沦落到要拍我马屁了?”寒子一笑,若有所思:“那个……”

曹云等待数秒:“那个是哪个?”

“有件事我不太肯定,说出来又感觉很八卦很鸡婆。但是我又想和你说。”

曹云道:“说吧,都说出来了。”寒子终究是个女人。

寒子停手,坐在椅子上看曹云:“两个星期前,我和林落偶遇,她身边有一位朋友,介绍认识叫英子。”

曹云点头:“是,英子,三十岁左右。据说是东唐裔,年纪很小就去了美国。大学期间春假去欧洲旅游一次后,就舍弃了美国的学业,到欧洲哪个国家来着就读大学。和林落是同一所学校,英子毕业后暂时留校做一些教工工作,后来和林落一起到了东唐。两人关系很不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