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一百六十六章 庭审

覆手 覆手 第一百六十六章 庭审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寒子问曹云:“你知道蹦迪吗?”

“就是在一个灯光开的比较暗的场所,音乐很大声,彩灯旋转,红男绿女扭动着身体的一种非正规运动?”不知道寒子是当自己白痴呢,还是蹦迪本身有更层次的意义。

寒子道:“没错。”

“……”曹云无语问:“高岩市也有迪厅的。”

寒子对此随便一笑,说正题道:“迪厅很多男子会注意女子,看其单身情况,会接近对方,用舞蹈表达出一些意思,以追求有一个美妙的夜晚。”

“你要说什么?”你在科普知识吗?

寒子想了会,干脆道:“有个男的想接近英子,英子离开这个区域,表示自己对男的没兴趣。但是男的不懂规则,死皮赖脸跟去,还跳贴身舞……就是面对面,手举高高的,扭动屁股那种……结果被英子揍半死。”寒子不太肯定曹云有没有去过迪厅,曹云的减压方式完全和迪厅的相反。

曹云笑道:“现在妹子怎么都这么暴力?反倒我这样的男人却是斯斯文文的。”

寒子继续说明道:“这个贱男是空手道俱乐部的好手,也算是我师哥。收到另外一位师哥发到群里的消息后,我正巧和两名空手道俱乐部的朋友在附近喝酒,就去了迪厅查看情况。原本就想看他的热闹,没想到他伤势比我们想的严重。送到医院检查,其……我总结一句话,英子是个高手,而且出手非常凶狠,一出手就是要人命的那种。”

“是……吗?”不至于吧,看英子外表就是比较非主流,冲天辫,外加双手手臂上的拉丁文纹身,化妆比较浓。

寒子道:“这家迪吧看场的负责人就是大黑,根据多人描述,总结起来打人的人有几个特点,冲天辫,化妆浓,双手手臂上有字母纹身,还戴一对大圆圈耳环。这和英子打扮几乎一模一样。”

寒子又补充道:“迪吧监控长年都是坏的,我不能完全确定这人就是英子。只是提醒一下你。”

曹云知道寒子的意思,如果英子是那个打人的人,说明英子很厉害的,这样的人怎么会在一个工作室里做接待员呢?曹云道:“行,我记住了,谢谢寒子。”实际上寒子的意思是,一个接待员就这么厉害,那林落肯定不简单。一个问题,两种看法,只是因为立场不同。

“谢你妹,我也不肯定,你自己看着办。”寒子眼珠子转一转。

“又干嘛?”

寒子:“烦。”

“烦什么。”

寒子有些焦躁,想了想道:“这水饺到底是放韭菜,还是放香葱好呢?”

“你病了?随便放什么,没人挑剔。”和客户吃饭,重点是客户,而不是饭。

“尿!”寒子一扔水饺去洗手间,关门,坐在马桶上颇为苦恼。在和林落几次不多的接触中,寒子觉得林落不是一位普通的白领那么简单。原本也不太在意,但是因为英子的关系,加上曹云父亲曹烈。寒子怀疑林落是有目的的接近曹云。以寒子了解的曹云个性,不太可能会对林落有戒备心。

但是怎么说呢?一来寒子没有把握,这个结论很大是寒子自己的想法。二来曹云和林落在无脑的热恋期,自己这么说未必有用。就算曹云在意,曹云很可能会没有智商的直接询问林落。

另外一方面,寒子是将曹云当成很好很好,并且有恩的朋友。

思来想去,寒子决定自己应该更深入的调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优势在于,寒子不一定需要拿到什么证据,只要目击到或者接触到就够了。寒子相信,即使是曹云热恋期,曹云也会相信自己。

林落和英子,才是寒子请曹云吃饭的最主要目的。

寒子洗手出来,如同没事人一样,见曹云刚挂断电话,调侃问:“怎么,几分钟不听声音都不行?还是某人查岗?”

曹云轻摇头,道:“寒子,有一件更重要但是并不太着急的事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事?”

“东唐大学有一名黑客,她曾经在一个月前,我记得是X月XX号在XX餐厅和搜查一课的赵雪一起吃饭。赵雪是卧底,卧底到她身边,我不清楚赵雪想从她身上拿到什么。今天我见到了赵雪,她已经回到工作岗位上。来你家时候,我用手机查询了近期新闻,没有听说东大黑客的事。我想请你了解下这名黑客现在的情况。不需要冒险,你可以拿餐厅监控,查询她在东唐大学的身份,她现在又在哪。”

寒子问:“和你有关?”

曹云点头:“和我有关,几年前……”

“打住,既然你说的这么严肃,就不要告诉我实情。这件事还是很简单,最少比你给我那些任务都要简单的多。”寒子问:“你吃煮的,还是蒸的?”

“蒸煮都试试?”

寒子鄙视看了曹云一眼,没立场的人,拿起一板水饺进入厨房。

曹云是拿寒子当兄弟看了,相对来说,香汗兄弟总比臭汗兄弟要好。当然曹云也知道一个道理,除了低龄和超老龄外,男女之间不存在完全纯洁的友谊。蓝颜神马的都是糊弄。当然了,爱她就要原谅她的过错,娶她就要包容她的缺点,共创和谐社会,人人有责。

寒子有吸引力吗?有,脸蛋身材都不错,脸蛋和身材都不错的女人很多。寒子突出的是性格,从不拖泥带水,一点都不八婆。比如和曹云一起前往某地,需要一个多小时,没话题的情况下,寒子可以一个多小时不说话。另外,有空手道缎带之类的女性,本身就很能勾起男性的征服欲。

虽然男女之间不存在完全纯洁的友谊,但是人毕竟是灵长动物,有理智,并且曹云知道交际红线在哪。所以在用了晚餐之后,稍微休息喝杯茶,曹云就告辞离开。

曹云也不着急回家,点根烟,散散步,想想案子。不得不说南城郊除了距离市区比较远外,环境等都相当不错。但是,真的有些远,曹云从搜查一课打车到南城郊,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恩,应该买辆车。曹云通过了东唐的理论考试,已经拿到东唐的驾驶证。

说买就买,曹云打电话:“云隐啊,有没有淘汰的九成新的价格20万左右的原价百万以上的二手车……我们是律师,有素质,骂人是不对的……不,我更喜欢二手车,对啊,你不是专家吗?帮我去二手车市场淘一辆……没空?哈哈,莫非是担心我发现你赛车手的身份其实是水货……激将怎么了?行不行?要没那本事就算了……对,预算最多二十五万……烈焰法庭的五百万一直没到账呢……等你消息。”

对待云隐就是要看不起他。这是开玩笑,曹云激将给云隐一个台阶。云隐此人心比天高,即使业内被自己压制,内心仍旧争强好胜。这种跑腿的活他是不会干的,但是激将后,就变成表明他能力,于是他自然就干了。

云隐是一个很不错的朋友,对哦……云飞扬也需要拜访一下。曹云头大如牛,在高岩他也有经营人脉,但是在高岩只需要经营人脉。在东唐繁忙的空闲时候,曹云就想一个人散散步,别说是这些客户,甚至不希望和林落在一起。

让老婆高兴的办法:第一条:拥抱,第二条:亲亲,第三条:陪孩子玩……第九十二条:洗衣服,第九十三条:早早回家……第九百二十条:时刻保持联系……第九千九百二十条:对她说甜言蜜语……

让老公高兴的办法:不管他。

南郊有南湖,面积不算大,是人工湖泊,连接到海水。在南湖和海水交界的地方,建设有一条长廊,这条长廊被称呼为钓鱼之廊。鱼这玩意晚上比白天精神,一条长廊上颇为热闹。曹云很有兴趣的看大家夜钓,在几位钓鱼大哥小弟的推荐之下,曹云用手机上网给自己订了一套渔具。

这地方不错,想热闹就和别人凑一起,想清静也有清静的地方。海风吹拂赶走夜晚蚊子,路灯又让大家行动不受限于黑夜。没事的时候,可以带吃的喝的到这里钓鱼,又干净又舒适,并且鱼的上钩率还不低。不低就可以了,频繁上钩刚开始很有意思,后来也没劲了,比如该死的罗非鱼……

不过,要来这里舒适的钓鱼,确实要买辆车。

人就是追求享受和安逸,曹云这么有上进心的人也不能免俗。曹云对上流社会红男绿女纸醉金迷,还有‘日店’摇摆等兴趣不足,他更喜欢静。静,什么都不想,就是最好的享受。不过,曹云也没忘记正事,边等待一位钓鱼大哥上鱼,边通过邮箱把自己需要的资料,掌握的资料发到了寒子的邮箱。

大概十几分钟后,寒子很惊讶打来电话:“你要干嘛?”

曹云道:“我要起诉小郭。”

寒子问:“他……是你朋友。”

曹云道:“首先,我们不算很熟。其次吧,我捅他一刀总好过白素捅他一刀。你别管了,哦?知道了吗?”

寒子许久没挂电话,不知道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一声不吭把电话挂了。

小郭算朋友吗?很难定义。和小郭的每次接触,都是符合双方职务关系的接触,私下从没来往。说好听点,看对方还是比较顺眼。

曹云想起第一次遇见小郭,倒是有点小感动,虽然知道他是在跟踪自己。

至于把自己当垫脚石的南宫腾飞,曹云根本就没有花费一秒时间去想这件事。

……

数天后法庭!

曹云右手肘靠在被告席位置,侧着脸问:“郭警官,并没有证人证明你对白水易的汽车喊:警察。按照规则,既然你无法证明自己喊话示警,这条证据就是无效的。因此,你开枪是严重违反了警械使用条例。”

司徒岩作为小郭的律师举手:“反对对方律师说法,确实无法证明郭警官有喊话示警,但是不能因此否认郭警官曾经喊话示警。”

曹云面向法官道:“现在我们辩论的是一位警察是否滥用枪械,客观来说,当时是发生了交通事故,郭警官竟然以为自己是被袭击,这太可笑和荒唐了。”

司徒岩道:“原告律师,你说完了没有?一直在重复又重复?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曹云摊手,回到自己的原告席上。

司徒岩开始展示证据:“首先我先证实地下二层曾经发生过激烈的冲突,大家看照片,这是一辆车急加速之后,又急停在地面留下的痕迹,也就是当时有一辆车攻击郭警官,郭警官闪避之后,汽车急停在其同伙身边,同伙上车离开。我方证人一对情侣也证实了听见刺耳的刹车声。”

司徒岩道:“第二个证据,在对方攻击未遂逃跑后,郭警官呼叫了警力支援,这份证据已经交给法庭,请法官查证。我要说明的是,郭警官是一名专业警察,他在地下二层被攻击后,注意,是遭受可能致命的汽车攻击后,追击歹徒到地下一层。这时候死者用汽车撞击了郭警官驾驶的车辆,并且还急速倒车,这一切联系在一起,郭警官立刻怀疑汽车驾驶者是歹徒同伙。在人身安全遭受威胁的情况下,郭警官拔枪。根据物证组还原的现场,驾驶者是可以清楚看见郭警官那枪对准了他。这时候死者又朝前启动了汽车,这在郭警官看来,又是一次攻击,并且是带致命威胁的攻击,所以郭警官开枪了。不仅是自卫,也是职务需要,职责所在。以上,就是我想对法庭说的。”

法官看看曹云,曹云并没有反驳的想法。

最终法官判决:“郭小王开枪属合法合规的行为,对原告汽车造成的伤害,不应该对郭小王个人进行索赔,建议原告申请向警方索赔,原告方必须支付诉讼费用三千两百元。此案一审到此结束,原告,是否上诉?”

曹云看下身边的小姑娘,小姑娘吐下舌头,曹云道:“不上诉。”

“被告,是否上诉?”

司徒岩道:“不上诉。”

法官:“本案就此结案,退庭。”

通常民事法庭就开一次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