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两百三十七章 十面埋伏

覆手 覆手 第两百三十七章 十面埋伏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谢陆助理小雨一共定制三十个箱子,全部是每个价格两千元的品牌箱子。其中也许会有其他故事,比如箱子被人盗窃之类的故事。只要把拿到箱子的人抓来问个清楚,基本也就能弄清楚谁是绑架范妻的主谋。

魏君的发言伴随参加会议的增多也在增多,魏君:“我们是不是可以用排除法?我个人认为令狐兰不应该会为了金钱雇人绑架范妻……南宫腾飞是不是最可疑?他的名声并不好。”

陆一航道:“反对,南宫腾飞在做某些事确实不择手段,但是他追求的并不纯粹是金钱。我不认为他会依靠绑架去赚钱。”

魏君道:“案件细节表明,范十一在范妻被绑架后,对警方所说的为死供。死供和活供,只有专业律师才能清晰判断。不是看不起侦探,我认为主谋很可能是一名律师。”继续影射南宫腾飞。

曹云:“寒子?”

寒子道:“这点魏君好像没说错,我们都懂法,知法,但也只是到某一步为止,我本人是肯定无法判断口供是不是死供。另外,谢陆当时说的很清楚,委托律师将范十一定罪,委托侦探调查杀死谢羽的主谋。我个人也是偏向绑架范妻的人是律师。”

参加晚宴十一名律师,四人拿了箱子,七人没拿箱子。曹云道:“拿箱子的四名律师都交出了自己拿的箱子。有没有可能没拿箱子的人偷了箱子呢?”

高山杏:“不太容易吧?雇佣刑满人员绑架范妻,还再雇佣人偷箱子。箱子值两千元,不在于价值两千元,在于值两千元的箱子很少,我认为大家应该会妥善保管。”用塑料袋装钱也可以,何必还去雇小偷呢?

曹云:“现在矛盾出来了,拿了箱子的律师交出了箱子,大家又认为不会盗窃箱子,又认为律师是主谋,难道当天晚餐有人拿了两个箱子,一百万?”

魏君举手:“我有个问题,晚餐时谢陆摆出了一亿的现金,不可能临时数钱把现金放到箱子内。每个箱子都装好了五十万。这些钱还放在谢陆家里吗?”

曹云回答:“晚餐结束后,银行派遣了数辆押运车把一亿现金运回金库。”开玩笑,一亿现金堆在家里。

魏君:“不是这个意思。一共定制了三十个箱子,出席的宾客一共是二十三人,发出去的箱子一共是十四个,还有十六个箱子呢?”

曹云翻看小郭给的信息:“在谢家地下保险库中,箱子里面还存放了现金,警方检查了箱子的编号,拍摄了箱子的照片。因为里面有大量现金,警方没有将箱子收为物证。实际上,也没有那个必要。”

寒子如同想起什么,惊讶站起来,问道:“谢家地下保险库还有16个箱子?”

曹云掐手指,30减14,难道不等于16吗?文字语言工作做多了,会影响数学计算。

“怎么?”曹云问。

寒子道:“有一位侦探没拿箱子,但拿了钱……好像是大头?我记得当时他比我更早离开,没提箱子。但是拿钱的人名单中又有他。大头也在失踪名单中。”

曹云寻思一会:“卧槽,难道小雨才是绑架的主谋?卧再槽,难道谢陆才是绑架的主谋?”

在律师和侦探接受委托和调查后,小雨雇佣了四名绑匪绑架了范妻,逼迫范十一做出口供。小雨是个人行为,还是谢陆指使呢?哇,这就复杂了。如果寒子没记错,大头拿钱但没拿箱子,谢家只有16个箱子,而不是17个箱子,那就代表小雨有问题。大头和大家一起失踪,想必这条信息迟早会被烈焰法庭知晓。小雨因为是谢陆职员而不是家人,没有接受警方的保护。

大头等人是昨晚九点后开始陆续失踪,现在是第二天上午九点,12个小时。烈焰法庭控制这些人,还要转移这些人才能进行讯问。

曹云拿电话:“李课长,知道谢陆的私人助理,小雨的行踪吗?”

“嗯……”

“嗯你妹。”

李墨抓狂:“曹云,你XX去死……那个,我不能说……随便了,小雨在两个小时前,将谢陆家人所需要的衣物送到安全屋附近。”李墨问:“怎么?你不会想调查安全屋吧?”

曹云道:“李课长,我是那种人吗?我只是怀疑,小雨可能是绑架的主谋,而且烈焰法庭很可能会很快发现这一点。”

“等等。”李墨没问为什么,听曹云这么说,就暂停通话,调动探员立刻寻找小雨。而后问:“说清楚点。”

……

上午九点三十分,根据手机定位,警方撬开了小雨家的门,但是小雨并不在家。小雨的手机放在家里,探员现场判断,小雨携带了少量的行李,下落不明。通过小区监控可以发现,小雨是独自开车离开,不像是挟持。

现在警方不肯定小雨是被挟持绑架,还是跑了。警方讯问了谢陆,谢陆一脸茫然和惊讶:“小雨是我十五年前开始支助的贫困学生,她在毕业之后写信给我,想在我企业的基层当一名普通员工。一年之后,我发现她非常勤恳,于是就提拔她到行政秘书处上班。再一年后,她成为了我的私人助理。不可能,她不可能为了钱,薪水不算,每年年终奖我都给她七位数……难道……”难道是为了我?想到此,谢陆立刻闭嘴。

警方做思想工作,希望谢陆提供小雨私人信息,并且表示小雨目前处境很危险。但谢陆表示,自己并不了解小雨,从来不打听小雨的私生活。不过谢陆在一个小时后,约见了律师令狐兰。

令狐兰听完,知道自己独自一个人拿不下案子,立刻联系了曹云。令狐兰这身份的名律师在东唐黑加白都有些人脉,但是这案子的人脉是超黑级别。超黑级别中有人脉的律师,曹云绝对是第一名。

……

雷雨天气,晚上十点,曹云在律师所上了令狐兰汽车后座。

令狐兰有司机,司机知道令狐兰很多事,但是今天,令狐兰似乎更愿意避开司机。

令狐兰在曹云耳边轻声道:“谢陆说:小雨很可能西城郊停车场的房车内。”

伴随社会发展,汽车保有量越来越多。为了应对城市交通拥堵的情况,东唐在东、西、北城郊位置建设有超大停车场。西郊停车场占地面积很大,分有房车和货车等大型车辆的停车场,还有上四层下两层的轿车停车位。

停车场属于完全开放式停车场,完全免费的停车场。目的是阻止非东唐车辆进入东唐。东唐算是比较有名的旅游城市,也是著名的商务城市,外来车辆非常多。外来的车辆也不太愿意把车开进东唐。原因一,不熟悉道路,即使有导航帮助也容易迷路,到处可见的摄像头也会让不熟悉路况的司机胆颤心惊。原因二,没有停车地方,停路边,多数情况是罚款加拖车,找停车位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自驾游的外地人可以把车停在城郊停车场,乘坐BRT或者有轨列车前往东唐各区域,再换乘出租车。一些酒店甚至有接送服务,预约之后,酒店会派车在停车场接旅客到酒店。虽然还是有很多外地人把车开进东唐市区内,但是也有很多人选择将车停在城郊停车场。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城市交通压力。

在东唐所在国家,有一种车大小如同微型小货车,长在三米四以下,宽一米五以下的车被官方称为K-car。售价大约十万左右。重点来了,东唐汽车改装规定非常松,于是出现了流行在年轻人中的K-car房车。粗略可以这么想:皮卡后座放一间房子。

不少游客或者旅客是自驾族,自驾全国,累了就找停车处休息。可以睡个觉,甚至买菜煮饭上厕所都不是问题。

微型房车和其他车辆不同,微型房车内很可能是有住人的,所以停车场有专门的房车停车场,也被称呼为房车营地。因为此,很多年轻人会在房车营地处开派对,如今东唐几个城郊停车场的房车营地派对已经变成了一种文化和流行。

房车营地有两个规矩,一个规矩,不要敲别人房车的门。第二个规矩,房车内的人随时可以加入营地的派对。刚开始派对也很简单,唱歌,跳舞。现在发展到三人篮球,五人足球等运动竞赛。

谢陆助理小雨就读的是东唐大学分校,分校位于西城郊,校址距离停车场大约五公里。小雨为了专心学业,不受打扰,用大学贷款购买了一辆二手房车,大概一万元左右。小雨还是住在宿舍。没课或者节假日,小雨就会开房车到附近的僻静处,河边、海边或者是郊外,不为了休闲看风景,只是为了能安静的学习。

这辆车的车主在卖车后第二天就进去了,导致车辆还挂在车主名下。小雨虽然拥有交易合同和车钥匙,但不是汽车的注册车主。小雨跑了很多次,希望能完成交易,但车主哪有心情理会她,把汽车的行驶证和登记证扔给她,让她不要再打扰自己。

小雨只能自认倒霉,不过在咨询后发现,这种情况下汽车竟然也能年检,就这么用着,一直到毕业。毕业后这车不好卖,甚至不能卖,因为有感情舍不得报废,于是就把车长期停在西城郊的房车营地中。每半个月或者一个月,会抽时间去打理下汽车,以免被管理员当成报废车。

曹云在令狐兰耳边:“难道……”

令狐兰噗哧一笑,揉耳朵:“好痒……小坏蛋,这么会撩?”

姐姐,我们好好说话行吗?

令狐兰拍拍驾驶员座椅:“老胡,找个地方停车。”

司机很懂事:“三公里外有个商场,刚才经过还有营业,应该是24小时开放的商场。”

“行。”

三公里后,汽车停在商场地下停车场角落位置,垂直电梯旁边,令狐兰道:“老胡,帮我们买点吃的。”

“好。”

令狐兰目送老胡进入商场电梯后:“挺不好意思,如果不是你们晴子出事,我也不能防着他,回头得和他解释一下。”

曹云:“姐姐,你刚才意思不会是想去见小雨吧?”

令狐兰道:“必须见,我们必须在警察找到小雨之前先见小雨。谢陆告诉我,小雨很可能是为了他才绑架范妻。”

曹云道:“一家之词不可信,我不认为工作才三四年的小姑娘有这胆识和魄力。”

令狐兰道:“谢陆原来的管家姓赵,是谢陆公司的第一批员工。二十年前,因为意外失去了右腿,谢陆就让他帮忙管理家务,成了谢家的管家,和谢陆关系很好,非常忠诚。三个月前,老管家被查出有病,说想回老家。谢陆给了他儿子两千万,告诉他儿子,只要老赵开心,需要钱尽管给他打电话。还从私人医院雇了一名医生,两名护士陪同老赵回老家。谢陆认为,是小雨联系了管家,管家联系了绑匪。至于他们谁是策划者,谢陆也不清楚。”

曹云道:“谢陆是什么意思?”

令狐兰道:“让老管家背锅,把小雨摘出来。他说,老管家肯定会同意。现在我们必须先警察联系或者找到小雨,否则小雨一个乱说话就完蛋。”

“很不正直哦。”

“废话真多。”令狐兰:“虾米又没说要主角是好人。”

曹云想了好久:“我觉得不容易,我敢肯定现在有人监视我们。不动粗的一个原因,他们不知道我们掌握了什么线索,他们希望通过我们找到小雨。还有一个原因,自从上次我被绑架后,我觉得所有想对我动粗的人都得考虑一下……我接电话。”

“喂……叶娜?约会?明天?”什么鬼,曹云想起来了,自己和叶娜有过约定,装情侣一个月,每周约会一次。事后她会用四百万赎回两百万的房子。曹云道:“行啊……要不……晚上开个房间?都是成年人嘛……好,明天上午再联系。”

曹云挂电话,令狐兰侧脸含笑看曹云,曹云即使道:“鬣狗,明显是在试探。呵呵,他们想动我们,但是又不清楚我们掌握了什么线索。不过我知道,如果我们找到小雨,那我们麻烦就大了。”

令狐兰道:“老胡开车技术很好,能甩掉他们吗?”

“他们技术也不差,而且如今跟踪技术已经不限于用眼睛。”雷雨天气比汽车技术,那是要命的。曹云有些头疼,要尽快见小雨,最好今晚就见。怎么避过烈焰、鬣狗的耳目呢?该死的,鬣狗和烈焰法庭成兄弟盟友,实力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一方面是地头蛇,一方面有技术有人才。

三国才能制衡,鬣狗,烈焰,警察,这游戏才能玩。现在警察无声无息,鬣狗和烈焰滚成一团,这游戏怎么玩?

“怎样?”

曹云道:“我想到古代保镖,古时候有各种保镖方式,有的是依靠人脉,有的则依靠技术。技术中有一种称呼为明暗镖,明走假货,暗走真货。现在我们肯定是被盯上了,我们只能搏一把。”

“怎么搏?”

曹云道:“你联系你的助理律师到高山律师所开会,自己开车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