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两百四十一章 开庭前夕

覆手 覆手 第两百四十一章 开庭前夕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本次烈焰法庭开庭,很有正式法庭的味道。首先辩护律师和检控官都有了。辩护律师是曹云和令狐兰。检控官是司马落和新人王磊。司马落之所以同意越三尺的提议介入本案,是因为小雨公然撒谎。法律确实拿小雨没办法,不过在烈焰法庭上辩证是否有罪和无罪,并不依靠法律。

司马落介入的过程挺荒唐的,他不能主动介入,必须被劫持。烈焰法庭似乎没有劫持他的意思。最后司马落很无奈找曹云帮忙,曹云很抓狂,你让我伙同烈焰法庭绑架你?曹云在权衡之后,发了一封很中性的邮件给服务员一号。

内容:有人想成为检控官,但是我不能说是谁,你们如果猜不到就是猪。

数个小时后,司马落成功被绑架。绑架过程也很荒唐。歹徒打电话:我是火苗快递,麻烦到你住宅楼下停车场拿下快递。司马落很无语,但也只能配合的去住宅一层停车场,然后歹徒在距离四米的情况下拿出了水果刀,司马落很害怕的携带了大公文包,自己拉开车门,上了汽车后座。

三个小时后,令狐兰和曹云被快递约见,携带了资料也很害怕的一起上了汽车。

……

曹云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间套房内,不一般的套房。曹云走出门外,是一条比较狭窄的走廊。走廊走到底,入眼的是一片蔚蓝的大海。

船,一艘中型邮轮,海狮号中型邮轮,挂巴拿马的‘国企’。

一名老外女服务员站立在出口,向曹云介绍:“本船一共一百三十个客舱,正常情况下,乘客和船员的比例为三:二。目前本船船员一百八十人,乘客数量在五十位以下。”

“什么鬼?”曹云纳闷看服务员。

这艘邮轮竟然是正规注册的邮轮,是三年前下水的造价高达一点五亿美元的一艘豪华小型邮轮。服务员介绍,公司总部在印度的烈焰公司租借海狮号十天,目前船只行驶在公海上。

数小时后,曹云才弄明白,烈焰法庭是公然现身。不过现身的应该都是替身。在巴拿马等小国注册的船只其实意思就很明显了。公海原则,在船只上发生的案件,由船只注册国负责调查和侦办。

烈焰公司和船只公司达成协议,他们租船。船只工作人员什么都别管,什么都别问,完事后每人有一个大红包。除了指定几位向乘客说明的服务员之外,其他人不会和乘客进行任何交谈与交流。

会议室在六层,乘客的活动空间为五到六层。烈焰公司对船只公司说明,自己公司内部要召开高级别保密的商务会议,五到六层他们使用自己的保安。虽然船只公司和烈焰法庭都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不过淡还是要扯的。

公海规矩挺多,其中有一条,如果船只悬挂两个或者超过两个国家的国企,或者没有挂国企,任何国家都有权和有义务扣押船只。如果只悬挂一个国家的国企,其通行权不受除国企所属国家外的阻挠。

问题来了,假设军舰认为公海上某船只有违法行为,能不能登船抓人?合法登临权有几种情况,第一种是,怀疑有海盗。第二种,怀疑贩卖人口。第三种,非法广播。第四种,和军舰悬挂同一国企。第五种,挂两种或者不挂国企。

假设一名通缉犯在公海船只上,军舰登船扣押了人,如果没有符合以上几种情况,这就属于违反公约之类的,军舰不仅要放人,而且要承担所有损失。正规做法是通报船只所属国,申请登船,通常对方不会同意抓人,这属于国家尊严问题。正常来说,船只所属国()会联系船只的船长,具体有什么力度,看具体国和国情况而定。

再或者使用紧追权。紧追权非常复杂就不说了。船只迟早要离开公海,一旦进入某国海域,就可以和某国联系,请某国协助搜船抓人,再引渡回国。

假设A国人在公海区域的C国船只杀害了B,那情况就超级无敌复杂了。理论上船旗国C国、A国、B国都有管辖权。同时要看三个国家他们的刑法是怎么规定的。很多国家规定公海犯罪不管辖,三个国家都不管辖的话,那A就无罪。如果三个国家都管辖,并且都按照本国刑法办事,三个国家都可以宣判A,但是A应该归谁,那就很难说了。

如果要再复杂点,比如有国家规定,死刑不引渡,他要把A交出去之前,还必须全面审核案件,并且要求C和B国不得对A处以极刑。最后还得关心,到底给A还是给B。

事实上没有人喜欢操这心,因为都认真起来太复杂,未必搞得定。常规做法是,C国扣押嫌疑人,调查案件,将嫌犯引渡,将资料转交给B国。不过,C国如果和B国没有引渡条约……

总而言之,对烈焰法庭来说,公海邮轮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缺点只有一个,需要钱,很多钱。以曹云的认识估算,船只一共有一百三十个客房。正常一个人上船玩十天,船票大概两万左右。曹云估算本案开庭费用大概在五百到七百万之间。

五六层的配置和烈焰法庭差不多,有武装警卫,不过表面上似乎没有携带枪械。当然就他们的水准,对付一群弱鸡也不需要枪械。六层为豪华套房、会议室和餐厅,五层全部是有小阳台的普通套房。

在熟悉自己所在位置后,乘客们被‘保安’‘请’回了自己的房间。房间相当不错,甚至可以用豪华来形容。普通游轮通常是标房,而且面积比较小。海狮号邮轮全部是套房,面积超过八十平米,对比来说是相当的奢华。也反证了烈焰法庭不差钱,否则不用包租这么豪华的邮轮,普通邮轮租金肯定更便宜。

船只没有行驶,停靠在海中央,东南方向三海里远有一处孤岛。这里就成为烈焰法庭重装上阵第一庭的开庭地点。

房间电脑没有外连网络,全部是内联网,电脑发布了信息显示。明天下午才会正式开庭,原因是越南和泰国的人证还没有到达。烈焰法庭请大家随意点餐,有特殊需要也可以拨打电话,所有费用由烈焰法庭承担。并且烈焰法庭赠送给每个套房三十万筹码,可以通过电视连接船只的赌‘厂’,实时下注,所有收益归个人所有。如果不想赌的,可以申请赌厂8.5折兑换筹码。

要么有那么一句话,有钱的人生活是你难以想像的。曹云认为,自己如果超级有钱,肯定会想搞点幺蛾子。不过想归想,做归做。反过来说,曹云现在觉得烈焰法庭这么玩也是挺有意思的。

电话申请,令狐兰从自己房间转到了曹云的套房。这次令狐兰没有勾引曹云,进入工作状态的令狐兰就是一部精密的机器。这时候忙是因为到了船上后,他们才获得烈焰法庭提供的资料。

本案一共有两个案件,第一个案件,越南泥石流案。第二个案件,范妻被绑架,范十一遇害案。被告人为谢陆,巴松两人,全部缺席。烈焰法庭表示,已经联系过泰国和东唐的警察,他们均表示不会让巴松和谢陆通过视频出庭。

本案也不需要他们出庭,巴松在泰国警方控制下,否认了所有控罪。巴松无法解释自己的嫌疑,但是警方也没有直接死证拿下巴松。比如,别墅内有人浏览了杀人邮件,只能证明巴松嫌疑很大,无法证明是巴松浏览的。

这个房子只有A住,所以花瓶一定是A打破的。很多人会这么认为,但在法理上是站不住脚的,只能算间接证据,算不上死证。

东唐的谢陆更轻松,检控官没有对他提出任何指控。谢陆回答警方问题,就越南泥石流案说明,当时他和巴松合作投资一条道路工程,巴松的人负责实质工作。谢陆之所以入股,是因为和某些越官员关系不错的原因。谢陆不仅不知道泥石流案,甚至都不知道曾经发生过泥石流。

巴松表示,他收到了金雷,也就是工程负责人的电话,说某个路段发生泥石流,多户房屋被冲毁,附近村民们说,只住了一位老太太。数天后,巴松再接到电话,说死者一共四人,还有一位妇女和两名儿童。

巴松称自己很迷信,这个地方发生了这种事情,巴松以两千万的代价对工程路线进行修改。巴松最后说,他知道泥石流,至于是人为的还是自然灾害,他不知道。这种事他是交给金雷全权负责。金雷地位相当于一名巴松集团子公司的总经理。

“兰律师,形势很严峻啊。”

令狐兰:“嗯,这有很多明显的有选择证词,是出自烈焰法庭?还是出自你老相好镜头呢?”

“镜头,基本可以肯定就是他。”

有选择证词是真证词。如同电视台播放新闻,电视台收到两条新闻,第一条是老人无人扶,最后送医抢救无效死亡。第二条是老人摔倒,XX女大学生将其扶起。电视台会选择第二条,不播放第一条。第二条新闻后续,老人称推倒自己的就是女大学生。OK,这条不播。

能说这新闻是假新闻吗?当然不是,是真新闻。证词是真证词吗?没错。

电视剧中有这么一个案例,一位老太太因为长期粗口被驱逐出棒球场,男主角成为其代理人。在法庭上,男主角出示几十份的证词,有观众也有球员,他们认为少了老太太的粗口呐喊,比赛变得索然无味。

说这些证词时男主角非常有气势,镇住了被告律师和法官。

这就是有选择证词,反过来理解,一个球场两万人,男主角的支持者只有几十人。当然由于对手律师实在太弱,基本没说什么话就被KO。

还有村民联名信,几百人为一位杀人犯开具联名信,请求轻判。村子是不是只有几百人呢?如果村子只有几百人,这份联名信的含金量很高。如果村子有几千人,甚至上万人,这联名信一文不值。

调查也存在有选择调查,通过纳税记录,向高收入人群征集调查,你可支配收入高吗?调查是假的吗?不,是真的。客观事实的调查报告。

在实际操作中,联名信也好,有选择的报道和调查也好,很容易糊弄住很多人。不是每个人都会反向理解,而且多数情况下,反向理解属于负能量。

曹云问:“要干吗?”

令狐兰道:“原则来说,我们是小雨的律师,和谢陆没有任何委托关系。不过,实际情况你知道。”

曹云道:“那就是说一开始我们就要火力全开。”

令狐兰没有回答,看着电脑:“有两位是巴松聘请的为其辩护的律师,你认为他们是盟友,还是敌军?”

曹云叹气:“如果给我们充分的准备,他们肯定是盟友。现在这种情况,他们想盟,又信不过我们。我们想盟,又信不过他们。结论是:敌军。”

令狐兰道:“证人,证词,律师,检控官……似乎都是敌军。”

曹云道:“最糟糕的是我们没有援军。不过,我有个疑问,巴松也有孩子,为什么死的是谢羽,不是巴松的孩子或者巴松本人?”

令狐兰拿起内线电话:“你好,我是令狐兰,我需要和外界联络……目的就是就法庭提供资料和证据进行求证。好的,谢谢。”

令狐兰挂断电话:“烈焰法庭倒是很好说话。”

……

第二天下午两点,烈焰法庭正式开庭审理越南泥石流案和衍生出诸多案件。

由于法庭由会议室改造,不可能完全合大家的心意。法官从三人增加到五人,没有光影的保护,可以看出他们年龄都不大,三十到三十五左右。身穿黑色宽大的袍子,眼睛用布蒙上,双手放在桌子上。

眼睛用布条蒙住出自古希腊神话的司法女神朱蒂提亚。众神发生了纷争,神之体系即将崩溃。朱蒂提亚蒙住双眼进行裁判。由于双眼被蒙住,她不会因为纷争者的长相厌恶或者喜欢,不会知道纷争者是谁,也不需要畏惧其的权势。除了蒙眼外,她还持有一把宝剑和一个天平。

朱蒂提亚不负责调查,不负责指责,她只负责裁定。可以说是文艺复兴时期,人民内心的一种期盼。据说她的传说影响了愚昧、愚蠢、无知、低等、落后的三权分立。(为了孩子水果钱,申请加入五毛水军,四毛也干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