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两百四十六章 利益

覆手 覆手 第两百四十六章 利益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蓝云,泰国二进宫暴力犯罪人员,曾经是一名泰黑,今年四十二岁。三年前522因为交通肇事被判处两年缓刑,这起交通事故,导致了重要人证,工程师雷克的死亡。

蓝云出庭后,司马落还是通过发问让蓝云说明自己身份,情况和本案的关系。根据蓝云所说,他第二次出狱后,因为自己所在泰黑地盘被吞并,所以暂时在一家汽车运输公司上班。有人找到他,给了他五万美元,请他帮忙做一件坏事。

蓝云的公司在机场附近,是一家小型货车公司,业务是将空运物资运输到曼谷市区商家。或者是从曼谷市区将货物运输到机场。按照时间、地点和车牌号,蓝云伏击了工程师所乘坐的出租车。在时速110公里的情况下,出租车的司机和乘客全部死亡。蓝云则被判定为驾驶不当,判处两年缓刑,所造成的损失由其公司和保险公司负责。

根据蓝云所说,给钱的人是第一次见,自己那天晚上在酒吧喝酒,有人电话联系自己,自己去了停车场,和对方见了面。对方戴了口罩,穿了风衣,盖着兜帽,看不清楚脸。先给一万,事后再给四万。

这人虽然有伪装,但是蓝云是老江湖,哪里会这么轻易的接受工作。在收下一万美元后,他回到酒吧,让一位小兄弟跟踪对方乘坐的出租车。这位泰黑告诉蓝云,对方在两个街区外下车,到商厦地下停车场,上了一辆豪华轿车,上的是司机位。蓝云当时只要这个信息,并没有去深查豪华轿车的车主身份。

522当天上午,蓝云接到电话,让他准备,目标九点会离开机场,在九点时候说明了车牌号。来电号码不可查的号码。

最后司马落询问,蓝云说出豪车车牌号,车牌号是一个吉祥号,四个八。四个八等吉祥号在泰国价格大概三十万左右,是很多迷信的有钱人喜欢的号码。最贵是两个字母相同,全部是1的号码。

司马落问完后说明:“是巴松的私人轿车车牌号。”

曹云想骂娘,到底会不会干坏事?怎么擦屁股,做律师很累的。麻烦你们这些有钱人在做坏事的时候,多动动脑子好不好?

不过巴松是不是杀人,关自己屁事。看似巴松和谢陆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但是细节上还是有很多的不同。蓝云的证词如果成立,那可以证明巴松杀死工程师,符合金雷之前的口供,巴松杀人灭口的论据可以成立。但巴松杀人灭口和谢陆没有直接关系。

巴左看旁边,曹云和令狐兰低头看资料,没有半点出头的意思,道:“法官大人,蓝云虽然在证人列表中,但是并没有说明其在案子中的身份。我申请暂时休庭。”

一号法官道:“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多,大家也应该休息。明天上午不开庭,明天下午两点继续开庭。对了,船上有一些娱乐活动,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随意参加,也可以乘坐船只到荒岛上休息。我知道大家离开陆地这么多天的感觉肯定不好。退庭。”

曹云收拾资料,低声:“法官为什么这么配合休庭?并且明天上午不开庭。”

令狐兰:“你别想太复杂,五名法官都是有身份证的人,他们有时候很忙的。”

曹云点头:“这个解释挺有道理,双巴好像想寻求帮助。”

令狐兰:“不能帮。庭审到现在,一旦我们两家串供,司马落很容易说服法庭将我们两组律师捆绑在一起,这代表谢陆和巴松被捆绑在一起。”

曹云有些惊讶:“难道……”

令狐兰将资料放进公文包:“纵观全局,我目前认为谢陆没有实质参与任何事,也就是口头说说。巴松要翻案难度很高,晚上我们加个班,要想办法把谢陆和巴松关系分离。”

令狐兰意思是,谢陆有罪的证据全部来自口供,不太可能有实证,毕竟是发生在泰越的事,巴松必然是执行人。巴松不一样,先有金雷是其左膀右臂,现在又出现司机买凶,情况很复杂。令狐兰在蓝云说明之后,就立刻决定跳出谢巴的利益圈。

曹云承认令狐兰有道理,巴松作为决策者和执行者,很适合在前面挡子弹。不过曹云内心认为不会这么简单。

……

休庭后,曹云联系了烈焰法庭,和令狐兰乘坐小船去了荒岛。海狮号在荒岛上提供了帐篷,食物,甚至是保安。

保安人员帮忙点燃了火炉,堆积好木材,走出十米外,不打扰他们。

曹云要求去荒岛,不是其他原因,就是想念陆地。挺好,火光,食物,安全都有保障情况下,在原始荒岛放松心情谈论案子,挺有意思的。

“等你有钱买游艇,随时可以享受这种生活。”令狐兰道:“不过真的那么有钱,你会很忙的,没空享受生活。”

“哈哈……”曹云:“兰律师,现在是决策当口,到底是两人拖住一起,还是我们单飞?”

“你的看法呢?”曹云再次问这个问题,显然有不同看法。

曹云道:“目前只有证人列表,不清楚后面证人的具体身份。现在单飞是不是太早了点?万一后面出现单独不利谢陆的证人,我们就很难把责任推给巴松。以我的观点,我们暂时不表态,可以给予巴松律师一定的支援。假设巴松被钉死,我们再撤也来得及。”

“你有什么具体想法?”

曹云道:“休庭后,我一直在想一个人,四号证人。四号证人是唯一一位东唐人,是一名私家侦探,昨晚询问谢陆,谢陆对此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寒子也没听说过这人,不排除出现任何的可能。还有一件奇怪的事,为什么杀谢羽呢?为什么不是杀巴松的孩子呢?从这点分析,金俊似乎对谢陆更加痛恨。”

令狐兰思考良久:“你这么说有一定道理,行,我们暂时不单飞。”

曹云道:“我只是觉得司马落似乎在诱导我们单飞,目前他请出的证人攻击的主目标是巴松。作为一名东唐检察官,他主动参加烈焰法庭的庭审,更在意应该是谢陆和小雨。”

令狐兰笑:“曹云,不是每个人都是利益决定立场。司马落这人是有一定正义感的人,泥石流案是他这种人关注的重点案件……唉,还要在海上呆几天,海风中的盐分很烦人,让我皮肤感觉很不舒服。”

曹云道:“兰律师你的皮肤就算放在海水浸泡三天,也比年轻小姑娘的皮肤嫩滑。”

“去、去、去,别勾引我。”令狐兰自己笑了,一会又有些落寞:“皮肤,身材又算什么呢?我知道回不去二十年前,二十年前的我,不可能因为这点工作量就感觉到疲劳。岁月就是岁月,即使不想承认,即使想挽留,它还是无情流逝。生老病死,无人能逃,无人能躲。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曹云想了很久:“这问题恐怕没有人能回答。”

令狐兰双手抱膝看火光很久:“我想退休了,我想做点真正自己想做的事。人生苦短,我不想这辈子都把生命浪费在赚钱上,我已经不可能再超越自己目前的职业巅峰。即使只是维持目前职业状态也让我感觉很幸苦。”

曹云:“想做什么?”

令狐兰道:“我想环游世界,在每个不同的国家住上三五个月,体验风土人情和人文文化。作为一个人,我想在生命的旅途中可以更了解这个世界。”

曹云点点头,没说什么,看着火光发呆。他还没有资格说这话,他还没有钱说这话,没钱没资格考虑退休的生活。曹云能理解令狐兰的心态和想法。作为一位人类,她觉得不够,不足,想得到和知道的更多,不仅是钱,还有更多的其他东西。也许是在追寻一个人生的答案。

……

清早,令狐兰从帐篷出来,她的皮肤是真好,四十来岁的素容还具备相当的魅力。曹云正在煮稀饭,令狐兰拿起锅盖看了一眼,笑了笑,去设置好的简易洗手间。

十几分钟后令狐兰已经焕然一新,衣服整理的很清楚,头发整洁,妆该上的都上了。曹云将稀饭打了一小碗递给令狐兰,铁锅上放了炒好的鸡蛋。

令狐兰:“稀饭?”

曹云道:“我喜欢稀饭,不喜欢粥。”说话间,小船靠岸,一名海员端了一个布菲炉下船,将布菲炉放在两人面前。曹云打开,里面是培根、土豆丝和黑椒牛肉。

曹云好奇问:“谁让你送过来的?”

海员呵呵一笑,摆手,从船上拿下一些食盒,把食盒交给昨晚值班的三名海员保安。

曹云看向海狮号,只见一个上身没穿衣服的男子从船上跳进大海,体力相当不错,一路游向荒岛。

令狐兰问:“谁?”

“不是左就是右。”曹云回答。

果不其然是巴右,巴右只穿了一条泳裤,从水里出来,舒展筋骨走到火炉边:“早饭?一起?”

曹云打了碗稀饭递给巴右,巴右直接坐在沙子上,八块腹肌很明显。曹云有些嫉妒:“身材和体力不错。”

巴右呵呵一笑:“曹律师,你是太忙了,我和我兄弟这律师所,一年只接两三个案子,其他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玩。以曹律师你的实力,你的工作应该也比较轻松才对。”

互相都了解过底细,曹云知道巴右的情况。巴右今年三十六岁,他三十二岁成名,成名之后没有大量接业务,反而是努力推却送上门的生意。人就是奇怪,因为此他反而更出名了,甚至有大佬级的人物亲自登门找他和巴左。

巴左和巴右都没有结婚,他们是享乐单身主义的拥护者。在了解底细时,曹云知道巴左有一句座右铭:没钱才结婚,有钱为什么要结婚?

他们每年接的案子如同巴右所说,很少,一件,最多三件。他们也没有达到奢华的生活水准,但比一般的中产收入要高,负担要低。要保持高收入,他们经办的案子必须让雇主满意。

巴右:“曹律师,令狐律师,我开门见山的问,你们有什么想法和建议吗?”

曹云反问:“你们的看法呢?”

巴右道:“这案子分成两部分,我们的共同利益就是第一部分,泥石流这部分。第二部分,我们要为巴松洗刷冤屈。你们要为谢陆撇清和范十一之死之间的关系。最少第一部分我们还是可以合作的。”

令狐兰问:“怎么合作?”

巴右道:“检控官只有两个人,实际上只有司马落一个人,我们有四个人,可以发现问题,辩证问题,足够让他疲于应付。比如和蓝云这位证人的庭辩,我们是防守方,必须防卫司马落的攻击。你们可以寻找机会,提出一些反击的问题。”

令狐兰表情有些怪异,看曹云。

曹云解释道:“巴右律师的意思,不是希望我们能帮他,是希望我们不要落井下石。”

巴右:“我不是这意思。”

曹云笑:“是吗?巴右律师睡眠不足,大清早让人送食物,又亲自游泳过来赤诚相见……无利不起早,对吧?特别是蓝云证词有一个恒定性质。”

在蓝云口供中,没有任何牵扯到谢陆的不利证词,并且谢陆是520当天晚上十一点就飞回东唐。蓝云杀害的雷克工程师时间是522。只要曹云提出论证,就能得出一个结论,巴松干任何坏事,是不需要谢陆批准,或者谢陆参与的。

或者会被辩证为,谢陆是出谋划策者,巴松是执行者。根据法理,执行者先有罪,出谋划策者才可能有罪。

比如A聘请杀手杀B,杀手如果无罪,就难以追究A的责任。就算A和杀手的交易录音送到法庭上,只要杀手的罪名不成立,A的罪名自然就不成立。即使杀手的罪名成立,A的罪名能不能成立还是个问题。

蓝云证人证词是曹云将谢陆和巴松分离的一个极好的契机,一旦曹云落井下石,巴左和巴右就会难以招架。就曹云利益来说,肯定要借题发挥。

作为一位好律师,会很诚实的和委托人沟通。实际上诚实很不容易,诚实总会让人不高兴和受伤。当对方不高兴的时候,你的诚实就不是美德。最要命的是对方还会反诬你撒谎,以此来掩盖自己无法接受诚实。

就比如现在,曹云很诚实和坦白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和观点,让巴右很是尴尬。没办法,如果不摊开来说,遮遮掩掩,对话很难有实质性的进展。

曹云:“情况就是这样,我想问的问题是,你们能给我们什么好处。在以后我们的麻烦中,你们会不会站出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