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三百章 银河之变

覆手 覆手 第三百章 银河之变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夜市!

小郭很无奈道:“大哥,我休假一个月,我怎么知道王紫怎么死的?”

曹云道:“小郭,如果是死神,我不能让高山杏回东唐。”

小郭想了一会:“高岩挺好玩的,让高小姐在高岩多玩几个月吧。”

“卧槽。”小郭很委婉表示,高山杏也属于危险名单。

小郭:“我没说……你也别乱说,会引发恐慌的。”

曹云回去之后联系了卢群,最后让高山杏写了一份委托书,由曹云和魏君找到了崔茜先夫两个孩子。经过商议,并且和崔茜律师协商之后,双方达成了协议。崔茜将在五年内,分期将四十五亿交给两位孩子。同时,两位孩子也愿意以市价收部分不动产。

曹云毕竟只是律师,不是警察,很多案子只看见头或者看见尾。就曹云个人利益而言,还是愿意抓出死神的。假设崔茜还买了高山杏的命,如果死神被捕或者死亡,崔茜要重新下单,说不定崔茜会撤单。

……

一个明星案,案小事大,又不关自己的事。一个是崔茜案,案大事小,似乎就这么结束了。

数天后晚上,海洋联系曹云:“有空吗?”

曹云准备睡觉了,但回答:“闲到发慌。”

海洋笑:“来我家吃宵夜。”

曹云不客气道:“好啊,我在南郊,可能会比较迟。”

海洋道:“迟到比不到好,等你。”

曹云挂电话,什么事?肯定是有事,不方便在电话里说的事,这就代表不太光彩。不过如果每个人都是正人君子,自己会喝西北风的。

……

孙海?曹云在管家引领下进入别墅二楼的小会客厅,第一眼看见的是银河集团的董事长孙海,第二眼才是一小桌的点心。

“孙总你好。”曹云先向孙海问好,和海洋没有握手,代表他们关系不用客套了。

管家离开,关上了门,曹云落座。

海洋道:“曹老弟虽然年龄不大,不过我非常看好他的未来,也很看好他的能力。而且曹老弟在烈焰法庭上表现出色,也说明了曹老弟人品可靠。”

“谢谢海董夸奖。”曹云看孙海:“孙总,这么晚见我一定有事,只有我能力范围……”

孙海脸色有些苍白,摆手让曹云别客套,道:“近日家门遭遇惨祸,曹律师应该有所耳闻?”

曹云点头:“了解。”

孙海道:“我现在本应该在住院,再过一周,为了能多活几年,我需要清静休养最少半年。见曹律师你目的是……”

孙海说完后等待,曹云许久才回神:“说实话,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这……这……这我不知道。”

孙海道:“要求你做的事很简单。”

曹云苦笑:“我知道,但是……当然没问题。海董,有电脑吗?我打一份委托书,可能需要半小时左右。”我去!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曹云不太想接这单。令狐兰说过,哪个阶层都有江湖,江湖总有事让你身不由己。

半小时后,孙海在委托书上签字,海洋作为见证人也签字了,曹云问:“孙总什么时候走?”

孙海道:“本周六。”

曹云苦笑:“下周一好像就是董事会。”

孙海:“麻烦曹律师费心了,你这态度让我放心。”

曹云赔笑:“呵呵。”

律师所真的不能没有高山杏,高山杏在虽然不干别的,但是她在律师所顺风顺水。高山杏离开才几天,先是叶乐和白茹莫名其妙的案子,又遇见孙海委托。

……

因为孙天遇害,孙雪衣接受了警方提出的保护计划,其日常住所和公司两点一线,不出国,甚至没有送孙海上飞机。

周日,在确认孙海入住疗养院后,孙雪衣通过自己私人助理通知总部的十多位高管到家里开会,同时还邀约了三名董事一起参加会议。议题听起来很简单,在孙海入院这半年,孙雪衣将成为银河集团唯一的总裁兼董事长,希望高管和董事们能支持她。

之前孙雪衣虽然主管很多事,但实权在孙海手上,与会人员心中都颇为忐忑。他们很了解孙雪衣的性格,现在孙雪衣上位,必然会大动干戈。被邀请参加会议的人员还好,没有被邀请的高管则是内心惶恐。

会议开始后,对议题中心大家表示了支持,支持孙雪衣成为唯一实权者。孙雪衣就开始了第二个议题:裁员四万人。

这个议题和东唐所属国家特点分不开,这个国家很多人进入企业或者公司,会一直工作到退休,很多人一生只为一家公司和企业工作。这当然有好处,会加强员工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坏处也有,人事沉疴。八十年代到现代,是一个全球世界社会文明和经济发展进步极快的几十年。不少员工过于安逸,并没有跟上时代的需求。

银河集团的主营汽车制造业,在高岩年销售合资车超百万辆,是全球著名的品牌之一,也是银河集团的命脉。伴随着发展,机械,计算机慢慢的代替了人工。**十年代招募的员工是当时时代的需求,到了今天,这部分人就显得有些多余。最重要是,孙雪衣认为他们占据了本应该年轻人拥有的工作岗位。

裁撤的四万人,基本是四十五岁以上的低技术含量蓝领,他们岗位具备可替代性。他们的薪水不低,每年都会增加薪水。孙雪衣计划今年招聘两万名应届和往届大学毕业生,给集团和企业带来新鲜的血液。四万人的裁员计划将在五个月内分阶段完成,所有被裁撤的人员都会按照法律给予相应的赔偿和补偿。

与会人员都被震住了,他们明白孙雪衣之举是有利集团发展,但是被裁撤的四万人因为年纪比较大,从事的行业技术量低,很难在社会上再找到合适的工作。并且孙雪衣这一举措,违背了企业传统文化,就目前银河集团来说,发展的步伐还是令人满意。与会人员都觉得没必要这么无情进行裁员计划。

销售副总裁道:“孙总,是不是可以考虑,四万人中部分……五十多岁的老工人提前退休,由我们进行退休金的补助。四万人中还有部分才四十来岁,他们有可能成为企业的技术骨干。”

孙雪衣道:“每个人机会都是平等的,他们二十多岁进入银河集团,到了现在还没有成为技术骨干,就说明他们在未来也不可能会成为技术骨干。”

董事:“孙总,这么大的事,是不是应该先经过你父亲的批准。”

孙雪衣道:“这种小事不需要打扰他。这件事肯定要办,但又不能让其他员工人人自危,所以我这里有几个想法……”她不是问大家是不是同意。

说到这里,私人助理敲门进来,在孙雪衣耳边道:“孙总,曹云要见你,并且说必须见你。”

“现在?”孙雪衣反问。

私人助理回答:“我认为你应该先见他。”

……

一楼客厅开会,曹云他们去了小餐厅。

孙雪衣静静低头看着面前三张纸,沉思不语。她已经看了两遍,沉思五分钟有余。

曹云道:“孙总,你认为你的父亲为什么……”

孙雪衣闭目,深吸口气,道:“因为我是女人。”

曹云:“我相信重男轻女因为文化而存在,但是孙总应该很清楚,他这么做对银河集团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孙雪衣道:“与其说重男轻女,不如说我爸不喜欢我的行事风格。我爸……难道我爸怀疑我杀了我哥?”

孙天遇害,在曹云看来应该和孙地有关,孙天死活不重要,孙雪衣死活才重要。孙雪衣是商界公认可以带领银河再创巅峰的女强人。

孙雪衣道:“二哥孙天还是有一些能力的,创业不足,守成有余。相比我大哥孙地是好的太多。如果死的是我,孙天肯定是爸爸指定的总裁。”

曹云道:“这……我很难开口,你觉得你父亲的提议合适吗?”

孙海提议,由孙地代管其所有股权,出任董事长。聘请孙雪衣为银河集团总裁。意思是,闺女,股权我不能给你,但是我可以给你管理权。

曹云:“你父亲让我代转一句话:就算孙海和孙地都死了,他也不会让你接管银河集团。”

孙雪衣抚额低头轻笑,慢慢笑变哭,虽然手将眼睛遮住,眼泪是不停朝下掉。曹云送上纸巾,

孙雪衣擦拭了眼泪,深吸口气:“说难听点,在我父亲百年之后,孙地掌管实权,第一时间会把我踢出公司。我……我不同意提议,我不会只出任总裁。”

曹云道:“孙总,孙天之死肯定是有其原因。作为律师我稍微分析一下你父亲的想法可以吗?”

“恩?”孙雪衣疲态尽显:“说吧。”

曹云道:“你父亲不知道是谁雇凶杀死了孙天,但是你父亲应该是做了假设。假设是孙总你雇的凶手,通过这份文件,和冷血无情的说法,希望孙总你能打消雇凶刺杀孙地的想法。其表达了强硬和无情的态度,如果孙海遇害,你父亲基本肯定是你干的,他宁可请管理集团管理公司,将股权交给孙子一辈。他必须表明这个态度,期望你能因此放过孙海。”

“别着急,我说完。”曹云道:“假设杀死孙天的凶手是孙地雇佣,你父亲表达出将股权交给他的意思,希望孙地能放过你,否则孙地是不可能继承他的股权。孙总,这是作为一位父亲很无奈的一个选择,他已经不期待银河的未来,他只希望剩下两个孩子活着。同样的意思我在两个小时前已经向孙地传达。”

曹云:“你父亲不想去追究到底谁是真凶,只希望悲剧不再发生。另外你父亲让我转告你,他理解你内心的不服,也知道孙地和你的矛盾。如果你有其他想法,他愿意将虾酱品牌汽车股权全部交给你,包括两条生产线。”

举例,雷克萨斯属于丰田,知道的人不多,国内没有生产,雷克萨斯是整车进口。雷克萨斯属于丰田的高端品牌。如果是这份礼物,表明了孙海对孙雪衣的爱。

但不是,这是银河集团在八年前收购的东唐本地一家汽车的品牌,车牌名:虾酱。在收购之后,陆续生产了大约三万辆,此后就停止了生产与销售。

曹云苦笑:“你父亲拥有虾酱品牌95%的股权,从好的方面考虑,最少你接手后是绝对控股第一大股东。”曹云没说的是,你只有选择权,没有反对权。

在和曹云会谈结束后,孙雪衣回到了会议室,认真的看了大家好一会,道:“今天打扰大家了,大家请回吧。”

一位和孙雪衣关系很好的高管问:“孙总,那裁员……”

孙雪衣道:“虽然没有正式通知,但我实际上已经不是总裁,更不是银河集团的董事。裁员的事就此作废,这里也请大家替我向差点被裁撤的员工们道歉,对不起。”

孙雪衣低头半鞠躬,大家都站起来回礼,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虽然不太同意孙雪衣急进的性格和经营策略,但是听闻孙雪衣离开银河集团,与会人员不仅震惊,而且内心多有担忧。他们是银河这艘船的大副、水手长,相比水手来说,他们不希望看见银河沉没。

曹云开车打电话:“魏君,帮我起草一份商务合同,很幸苦也很急,最好今天能弄出来,我马上回去。”

什么合同?孙雪衣委托曹云把虾酱品牌股权和孙海承诺两条生产线拿过来,这些东西在孙海手上。曹云必须拿上合同去瑞士,找正在疗养的孙海签字。孙雪衣并不打算亲自去,她认为这时候见孙海,双方都尴尬。既然如此,就不要见了。

自己就想当一名民诉律师,混着混着,就开始接刑事案。接着接着成为烈焰法庭的VIP。好吧,这些就算了。可曹云真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商务律师。这一块不是曹云的强项,他可以从合同中找出漏洞,但是他没本事制定出一份没有漏洞的合同。

虽然高山杏在高岩,但还是被曹云拉了壮丁。曹云、陆一航、魏君、高山杏,加上一个出工不出力的云隐,花费了十几个小时,终于是弄出一份合同。不过这份合同还不能用,还需要审核和调整。

比如孙海拥有95%虾酱品牌的股权,这份合同就需要孙海拥有95%的凭证,同时还要附上附件,就是孙海收购时的合约。还需要第三方对95%进行估价,这涉及在赠与税的问题。另外,孙雪衣是以个人名义接收,还是以新公司名义接收,两者合同不太一样。两条生产线,是什么生产线,具备多少技术力量,是否包含有员工。员工情况,是否存在债务。生产线是一个笼统的词语,其包含有多少内容,也需要添加在合同中。违约怎么算,交付时间是什么时候?

等等等等。

在曹云按耐不住焦躁,三尸神暴跳情况下,云隐给出了建议:外包。这建议很好,曹云和唐开联系,唐开有专门商务律师团。唐开笑曹云不懂行,竟然还没有派人和孙海进行细节上的持续沟通,就先定合同。孙雪衣是乙方好不好?

你这边立好合同有屁用,孙海那边底线是什么,细节是什么,双方是否存在认同上的差异?最重要的是,曹云很业余的认为是赠与合同,唐开分析了赠与与收购之间的区别,建议低价收购。并不全是为了避税,很大一个原因是将来的所有权的问题。

别人送给你一颗宝石,和你用一块钱买一颗宝石,在法律上有相当大的区别。前文就小狼狗一事有介绍过,这里就不再重复说明。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