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三百零九章 白梦楼案(中)

覆手 覆手 第三百零九章 白梦楼案(中)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曹云道:“战略有了,现在是战场,最关键的战场是,如何证明白梦楼示意王虎袭击叶乐。首先一个问题,王虎能不能扛住问题。现在我是欧阳逸,你是王虎。”

曹云道:“王虎,你说白梦楼指使你袭击叶乐,有说明要用什么物品或者武器袭击吗?”

司马落想了会:“他说给她点颜色看看。”

曹云:“你对颜色怎么理解?”

司马落一愣:“让她害怕。”

曹云道:“你认为用卸妆水可以让叶乐害怕?或者你认为叶乐是化了妆后才出门晨跑?”

司马落:“这……怎么回答?”

曹云道:“我要见王虎。”司马落习惯了控方身份,他很难替代入辩方身边。

司马落:“我怎么感觉有点诬陷的意思。”

曹云道:“不是诬陷,我必须让王虎理清楚,想清楚细节。欧阳逸肯定会从细节入手,对王虎穷追猛打。欧阳逸的目的是逆转主观意愿:王虎是误会白梦楼意思导致其袭击叶乐。我作为一名律师,我很清楚这种手段。”

司马落:“可是你没有资格见王虎。”

曹云道:“王虎的袭击罪名是无可推翻,咬死白梦楼可以让法官认同其认罪,并且区分从首犯的区别,理论来说,最少可以少坐几年牢。我可以和王虎的律师聊一聊。”

司马落:“你……真拿钱了。”

曹云正色道:“司马,我也是响当当的男子汉,心中充满了热血和正义。现在一位无辜的女孩遭受……”

“你拿钱了。”司马落叹气。曹云一旦开始扯淡,等同坦白。

“嗯……怎么说呢?”曹云道:“你可以朝好的一面去想。”

司马落问:“你告诉我,白梦楼是被冤枉的吗?”

曹云道:“行车记录仪是铁证,技术人员已经证实这一点。你要说白梦楼无辜,我不信。但是你要说白梦楼会用这么蠢蛋的王虎给叶乐泼卸妆水,我也不信。在我看来,最大可能是白梦楼让王虎去做一件事,王虎经常帮白梦楼办类似的事。这次王虎不干了,或者王虎有其他的想法,于是王虎没有躲避摄像头。司马,你想把这案子捋清,我觉得实在太困难了。不如各司其职,专心自己本职工作。无论我是因为热血,正义,还是拿了钱,我一定会帮你钉死白梦楼。你就别管为什么我要这么做……或者……或者……”

“或者?”司马落问。

曹云道:“或者你可以和越三尺说明,你认为案子似乎有些蹊跷,看……”

“学姐?”司马落欲哭无泪,他哪不了解越三尺。这么一听,越三尺是和曹云一个立场的。司马落一想,有些惊讶:“难道……”

曹云道:“我不知道,坑非常深,我是不打算朝下跳。再说司马你是一名检控官,现在证据就在这里,有人证有物证,你却因为主观想法消极指控,你觉得对得起你这份薪水吗?”

司马落再叹气:“知道了,知道你们律师能说。我真恨自己一直原地踏步?”

曹云道:“你是思考的太少,这么大量的文书工作,怎么可能还有精力思考?你应该合理利用你的下属。”

司马落回答:“我现在是专职检控官,专门起诉别人的人,没有人愿意做检控官的下属。多的是检察官缺人。如你说的,文书工作,很烦人。”

曹云道:“找点年轻人?”

司马落道:“要进检查系统,不仅需要大学学历,还需要三年的司法工作经验。”司法工作经验,包括警察、律师在内。任何人工作三年后考核进入检察系统,都不太愿意做检控官的下属。

曹云:“你也是检察官也,你就立几个案子嘛。”

“案子能随便立的?我们立案调查的都是公务人员。”

曹云道:“我不知道怎么说了,我也觉得你水平停步不前。就本案来说,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从律师角度去理解……没错,没错,你……应该去律师所工作一段时间,不是在这里。”

“什么意思?你们律师所清洁工辞职了?”

曹云哈哈大笑:“不,我是觉得你不能一个案子结束后,就马上接下一个案子。每个案件都有辩护律师,他们提供的信息非常大,你如果能从他们身上学东西,肯定前途无量。”

司马落点点头,没错,自己日常是三到四个案子,一个案子结束,立刻投身另外的案子。罪犯有罪无罪是法官说的算,自己尽力就好。但是这样一来,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思考,去吸收庭审的经验。最后变成文书工作越来越熟练,整理线索,写检控书,一套一套的。遇见普通律师,自己这是很高端的。但是撞上曹云,乃至欧阳逸这些名律师,那就惨了。

曹云问:“什么时候一审?”

司马落道:“五天后。”

……

王虎和白梦楼同案同审,在预审时,王虎承认自己的罪名,并且说明一切是白梦楼指使。检方表示,王虎上交了重要证据。法官承认王虎认罪。除非此后证明王虎撒谎,否则王虎会被轻判。

白梦楼的律师之一呼延屏代表白梦楼否认了对白梦楼的控告。鉴于此,法官认为,王虎在案件审理中,以主要证人身份出席比较合适。

王虎不仅是主要证人,实际上也是唯一证人。一审开庭后,没有人理会王虎犯罪事实,没有人质疑,控方和辩方争论焦点是白梦楼和王虎的关系。

虽然面对六名大律师组成的律师团,虽然有以刑事无罪辩护最高记录著称的欧阳逸在辩护席上,司马落丝毫没有怯场,带着自己唯一的小弟王磊迎战。当然了,他的左耳中有一个听筒耳塞。曹云坐在听审席的角落位置,穿了风衣,将衣领拉起,方便他实时说话。本案吸引了很多人关注,听审席几乎坐满。

很快就进入主要环节,对唯一证人王虎的质询。

控方手段单一,通过询问问题,让王虎重新将自己的口供说一遍。

司马落落座,法官请辩方提问,让曹云意外的是,欧阳逸没有站起来,东方集团首席律师轩辕法亲自出马。

这……

轩辕法并没有辩护的经验,即使其作为检察官时,也没听说成为某案子的检控官。轩辕法在司法工作中和司徒岩比较接近,司徒岩更接地气,他更了解普通社会。轩辕法更了解法律法规的出台和废止。虽然轩辕法是东方首席律师,但是绝对不会是一位好的辩护律师。

和曹云看法有些相反,媒体、商界人士等一见轩辕法亲自出马,忍不住发出惊呼声。轩辕法算得上是一个东唐传奇人物。高检和高法几十年的工作经历中,他做了很多很多事。面对惊呼声,轩辕法也是信心爆棚。

但第一个问题轩辕法就扣分了。

轩辕法:“证人,你认识白梦楼多久了?”卧槽,你管王虎认识白梦楼多久,你要管王虎是不是认识白梦楼。

轩辕法一说完,就知道语言组织错误,他本打算通过简单问题慢慢切入重点。他对重点问题考虑的很多,反而忽视了简单的问题。

王虎:“你意思是:知道这个人多久,还是我们互相认识多久?认识的定义是什么?知道?还是熟悉?”

辩护席的欧阳逸一听,立刻紧张起来,侧身在呼延屏耳边道:“好像有麻烦了,能不能让他撤回来。”

呼延屏:“怎么了?”

欧阳逸:“王虎话语中有明显的律师口吻,我怀疑王虎接受过庭审演练。”庭审演练是检控官对重要证人进行的一次排练,检控官会将对方律师可能提出的问题向证人提问。

呼延屏:“现在撤回来等同我们放弃质询。”

庭上,轩辕法看王虎道:“那我换个问题,能说明下你的前科吗?”这是一种基本手法,对证人品德先进行质疑,有案底的证人通常比较麻烦。

呼延屏道:“先看看吧。”

欧阳逸:“我有些不安。”看听审席,没看见什么情况。

王虎回答:“年少时候不懂事,为了哄女朋友……”

司马落左手食指按着耳塞,突然站起来:“反对,辩方律师怎么知道王虎有前科?”

轩辕法一愣:“这……需要说明?我们是律师,了解证人的经历是基本要求。”

司马落道:“未成年犯罪档案封存。即使是办案警察,也只能查询到某人有被封存的犯罪档案,警察也不能开启犯罪档案。请问,辩方律师是从哪个渠道得知证人有前科?是通过你在高检,还是高法的好友?只有他们中很少部分人才能浏览未成年人犯罪档案。”

司马落道:“鉴于和司法**有关。如果轩辕法你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或者无法马上回答这个问题,我将立案调查你,同时要求解除你的律师资格。”

曹云:“对,对,干到他晕头转向……质问:是高检还是高法?”

司马落逼问:“是高检还是高法?”

欧阳逸知道麻烦大了,回答很简单:是王虎在求职履历中说明。但是,是雇主要求说明,还是王虎主动说明?这纠结下去,会乱成一团,而且很可能导致检方对东方半岛进行全面调查。

(非高岩,高岩不清楚)日、美、加、德等多个国家法律有类似的法律。通常来说,无论大小罪,未成年罪犯在成年当天释放的国家,基本都有封存犯罪档案的规定。目的是给未成年人一个全新的机会。

曹云心中也后悔,应该先让王虎回答,如果轩辕法挑出骨头,那才和档案有关。现在虽然给了轩辕法下马威,但还是能解释的清楚的。

轩辕法也是老狐狸,很快镇定回答:“王虎有前科,这是不少人知道的事。有些年轻人,就喜欢拿龌蹉来炫耀,觉得好了不起。孰不知,天下没有比去坐牢更简单的事。检控官要立案,我很欢迎。不过在没有证据之前,我还是本案的律师,你说对吗?”

司马落掏掏左耳,问:“法官大人你对此怎么看?”

法官看司马落,我怎么看?我看热闹的。法官道:“辩护律师掌握有相当的人脉资源,检控官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既然现在没有实质的证据,不如我们把注意力转移到本案中来。辩护律师,请继续询问证人。”

轩辕法轻出口气:“证人,据我所知,你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一位贤惠的妻子,一对可爱的儿女。你妻子是独生女,她的父母还健在……”

“反对。”司马落看轩辕法:“这是威胁。辩方律师竟然在法庭上公然威胁证人,是不是太过份了。”

法官道:“辩护律师,请不要再说和案子无关的事,你刚才的问题确实可以理解为威胁证人。”

威胁你大爷!老子要说明王虎的家境,质问他为什么会为了20万而袭击叶乐,从而打开缺口,一步步的深入。

欧阳逸确定有问题,这个反对不是检控官的反对,而是律师的反对。检控官走大局,只要辩护律师说的没有伤害到具体的东西,他们不会斤斤计较。律师相反,寸土必争,狗屎都要争。争的不是狗屎,是节奏和气势,庭审的节奏和气势。

欧阳逸看今日出席的听审名单,他看出司马落左耳有问题,然后手指点在曹云的名字上。呼延兰有些惊讶:“他?”

欧阳逸点点头。

……

轩辕法:“证人,你说是白梦楼,也就是被告要求你袭击叶乐,对吗?”

王虎回答:“对。”

轩辕法:“有要求你用卸妆水作为武器吗?”

王虎回答:“没有具体说明,吓吓她,暂时不要伤她。白梦楼说:我为人处事有个原则,要么不动,要动就要弄死她。”

轩辕法:“证人,你这句话没有在你的笔录中。”

曹云笑,中计了吧,王虎的回答就让你扔掉了原来的问题。情有可原,白梦楼这句话很严重的。不过如果是专业律师,应该会立刻判断出,这句话是王虎说的,在不在笔录不关键,证明王虎撒谎才是重点。

王虎回答:“轩辕法,你在东方半岛工作这么多年,不知道这句话是白梦楼的口头禅吗?”

轩辕法还没回答,司马落先道:“证人,不要说和本案无关的事,在法理上口头禅没有法律效力。”

曹云立刻通过司马落把这个话题结束,这话题纠缠对王虎不利,听审席上保安经理也在其中,很可能会请他临时作证,否定王虎这句话。

在胡搞瞎搞中,轩辕法气势已乱,快速认真思考问题和细节的能力已经大大降低。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