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三百一十五章 律师是什么?

覆手 覆手 第三百一十五章 律师是什么?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法律小小常识:主犯和首犯是有区别的,简单来说,首犯肯定是主犯,主犯未必是首犯。

以鬣狗结构来说明,鬣狗老板是首犯,走叉是主犯,部门主管属于主犯,部门工作人员属于从犯。虽然鬣狗老板没有实际管理鬣狗,管理工作由走叉负责,但是他必须为走叉所有行为负责,并且他的刑罚一定会比走叉重。除非走叉有其他的案子。

没有特殊情况下,从犯量刑标准必须低于主犯,主犯量刑标准低于首犯,如果罪行特别严重,从犯、主犯和首犯都可能被执行死刑。用高岩和东唐法律不好说明,可以用无死刑国家法律来说明。很多人看新闻:某罪犯被判处三百年觉得很不可思议,觉得法官无脑,甚至有人问,人死后尸体继续服刑?首犯三百年,主犯不高于三百年,从犯比主犯期限会更低。只是因为高岩和东唐死刑是最高刑罚,所以无法再突破。

比如某人被判处无期,正常服刑期限是20-22年之间,如果表现好,又立功,又可以减为十来年,法律规定最终刑期不能少于十三年。(高岩)

没有死刑的国家中通常有累加罪,导致几百年的刑期出现。这种情况下,犯人即使每天都立功,也无法在活着的状态下离开监狱。当然,到了老朽不堪的年龄,通常会通过保外就医或者假释等方式让他们离开监狱。

曹云开口:“司马检察官,你们就是拿不准是不是要给白丫免死权,对吧?如果有把握将白丫定罪,那你们肯定不会同意交易。现在什么意思?要让我们投票吗?”

司马落苦笑:“我们想听到绝对将白丫定罪的办法。”

曹云道:“我个人认为,检方将白丫定罪可能性不大。”

“为什么?”

“因为陪审团。控方你们的弱点不能挖底。白丫有很多优势,残疾,毁容,这两点会得到女性陪审员同情。控方你不能没事找事,把白丫为什么会残疾和毁容的底挖出来给陪审团看。东方为什么聘请令狐兰为律师团之首脑,为什么律师团的成员都是女性?甚至包括了水平不怎样,但是名声很不错的女律师。”

曹云道:“这就是令狐兰的过人之处,她想得到陪审团中的女性的同情票。而且证据存在有争议性,加上法律精神是宁可放错一千,不可冤枉一人。我认为你们的赢面并不大,我实话实说。你们要赢,现在要把官司炒起来,把白丫底细挖出来,让世人憎恶此人。”

司马落:“这是犯法的……大家有别的看法吗?”

XX律师:“曹律师很细心,竟然注意到辩护团的细节。这么一想令狐律师确实很可能用这招。除非能证明安德烈雇佣黑侠是真话,让证据没有存疑。否则我也不看好庭审结果。”

在曹云说明细节后,大部分律师都觉得检方胜算很低。检方毕竟是司法方,不能如曹云这样,去和安德烈商量证词。

司马落最终很无奈道:“谢谢大家,打扰大家了。”

第二天,检方接受了令狐兰提出的交易条件,白丫承认了自己命令安德烈的事实。由于安德烈和白丫对罪名和事实没有疑义,庭审中,两人的律师尽可能的想办法为两人减轻罪责。最终两人都被判处无期。东唐无期和高岩无期有一些差别,有兴趣自己找资料,这里就不说明了。

……

司马落经过千辛万苦的游说,最终总检察长无奈给他批了半年假,总检察长头疼的由谁来接任司马落的检控官工作。这个职位首先需要有一定能力,其次有一定能力的人愿意在这个职位工作。问题是有能力的人要么追求更高的职位或者是工作价值更高的职位,要么更愿意做一名律师。和高岩不同,发达国家的公务员地位和收入在社会中为中等,并不是有才能的年轻人热衷的职业。

休假的第二天,司马落就到高山律师所报道。这家伙也不老实,先找了高山杏,结果自然不用提了。高山杏感动司马落的进步、谦虚和学习精神,二话不说就拍板。

午饭时候曹云才看见司马落,对视了许久,曹云抚额苦笑,许久后道:“午饭后,大家都去会议室,我们上一节律师的基本课:律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司马,你不能白吃白喝白住白学吧?”

司马落低眉顺眼:“我觉得就我们的关系,谈钱伤感情。”司马落这才明白,为什么有时候曹云可以不要脸,不是曹云习惯不要脸,而是因为不要脸可以节约很多口水,有时候不要脸可以达到要脸不能达到的目标。

司马落这么一说,曹云也被呛着,你好歹是检察官:“这样吧,每周请家政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这活就交给司马你了,你要干不了呢,一会上一节课就走,算是我这做朋友的一点意思。你要能干,就留下来。”

高山杏小声:“曹云,喂,是不是太过份了?”

曹云看司马落:“你觉得呢?”

司马落苦笑,他算是学院派,从来没有看人脸色去学习。现在曹云就是要为难他,司马落也知道曹云拥有一票否决权。司马落微笑:“不过分,不过分。”

“看你能坚持多久。”

……

律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利波特、呸!哈姆雷特。从不同角度看律师,律师给人印象不同。多数人认为,律师是熟悉法律,是平民和法庭之间一个桥梁。这个认识是正确的,但是对于桥梁本身的认识各不相同。这一课不仅是曹云为司马落开的,也是为魏君、云隐和陆一航开的。至于高山杏吧……学那么多干嘛?找个男人嫁了才是正道。既然长的漂亮,为什么还要学习?

“节约时间,我也不问你们的看法。”曹云道:“我先给大家出道题,现在是2019年7月。有个人叫甲,他很头疼,因为他借给朋友的一笔钱一直收不回来。我是律师,你们是甲,我拿借条看,甲在2015年7月借给乙一百万,年息24%,约定2016年1月还清本息。现在没办法,只能打官司,那么问题来了,甲要请律师吗?”曹云把信息写在写字板上。

“要。”司马落回答。

陆一航道:“如果是普通人,应该要请律师。”

“你们现在就是普通人。”

魏君、云隐和陆一航回答:“要。”

曹云道:“我是一个有良知又没有良知的律师,我看了借据之后,就告诉甲也就是你们:这个官司不用律师也能赢,因为证据齐全。如果你非要请我帮你打官司,先给我五万块。我还会说明,给了五万,我未必能打赢官司,并且输了官司,五万也不退,你们还会请我打官司吗?”律师和医生有些类似,他们不能保证绝对能打赢官司,或者是治愈病人。特别是律师,他们很少用绝对这样的词语。

在座五人互相看看,不知道曹云的套在哪,高山杏先开口:“你会告诉我诉讼流程吗?”

“自己去网上找,很简单的。”曹云道:“顺便补充一句,我告诉你们,我打这个官司最多花我一个小时时间。你们还愿意出这五万吗?”

司马落:“正常应该不愿意。”一个小时五万。

曹云问:“你呢?”

司马落道:“我自己上网查资料,写诉状,了不起花点钱请别人写诉状。再不行,既然是必赢的官司,我找最便宜的律师。为什么要找五万元的律师呢?”

“明白人。”曹云道:“杏子,你现在是最便宜的律师……”

“我超贵好不好?有钱都请不动我。”高山杏不满。

“行,你厉害。司马落找你打这个官司,你怎么赢下官司?”

高山杏看写字板好一会,道:“借据真实的话,法院肯定会支持我的委托人。按借据时间,乙借了半年,年利率为24%,利息是12万,加上本金,乙一共要还112万。”

“恭喜你,打赢了。”曹云示意云隐:“你如果是委托律师呢?”

云隐道:“高小姐账算错了,我会要求他偿还2015年7月到2019年7月,也就是现在的利息,一共96万,加上本金,乙要还我196万。”

高山杏:“你抢劫?”

云隐回答:“为什么不行?”

曹云鼓掌:“云隐你才是赢家,恭喜你。魏君,你怎么看?”

魏君道:“我要求不是到2019年7月上诉时的利息,我要到判决生效时间的利息。如果是普通的借贷官司,通常需要排队,一般是三个月到半年,就算三个月,也可以多拿六万块利息。怎么能以起诉时间为准呢?应该以判决时间为准。”

曹云佩服:“还是魏君厉害,恭喜你,你也赢了。一航,你的看法呢?”

陆一航道:“我会要求利息一直存在到乙还清本金为止。判决生效后,还需要执行的时间,除非乙第一时间还清欠款,否则利息就会每天都在增加。假设乙在判决生效后立刻还清,乙要还一百万的本金,加上利息一百零二万。乙这时候只有一百万,他说先还本金,我会拒绝,一百万先还利息。本金还要继续生利息。假设乙还了一百五十二万,还欠五十万,乙希望接下去每天的利息是按照剩余五十万欠款计算。我会拒绝。我会坚持在还清本金之前,即使只少一毛钱,都要按照一百万的利息计算。”

所有人一起看陆一航,这是典型的周扒皮,吃肉喝血还不剩骨头。陆一航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是甲的律师,肯定要帮助甲将利益最大化。”

曹云道:“一航给的才是正确的标准答案。如同几位给的结果不一样,律师也分为这么多等。现在再问大家,陆一航要五万的律师费,你们给吗?杏子要五万的律师费,你们给吗?答案很明显。我这里补充一句,一般来说不存在杏子这样的律师,云隐这样的律师不少,魏君这样的律师比较少,一航这样的律师都是名律师。”

陆一航站起来,抱拳作揖:“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献丑,献丑。”

云隐不爽:“切!”

曹云道:“司马落,我是个闲人,几个月难得接一单。这里四名律师,你愿意当谁的助手?高小姐你肯定是高攀不上……”

高山杏很没有风度踩曹云的脚趾。

曹云忍痛,姐姐,我让你不要参与会议了,你非要参与会议,我能怎么说呢?

曹云:“云隐他不笨,他比较懒,他更喜欢粗活。他的优点是思路多,想法多。”

曹云:“魏君是一位相当不错的律师,她做事认真仔细。缺点是缺乏一定想象力。”

曹云:“一航似乎是你最应该选的人。一航缺点是,他非常客气,他不会主动教你任何东西,因为他性格谦虚,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教导别人,也没有资格去改变别人的看法。一航优势很多,一航不缺案源,工作量很大。和你检控官的工作有几分类似。所不同的是,一航一次只接一个案,检控官经常压着好几个案子。”

司马落思考良久,道:“我选魏君魏律师,接下来半年时间请魏律师多多指教。”

魏君忙回答:“不敢,曹云,我不太合适吧?”

“没事,使劲使唤他,他会很开心。如果不给他工作,他才会不高兴。”曹云道:“不过……为什么选魏君?”

司马落道:“就刚才借贷案子来说,陆一航回答是满分。但是陆一航的回答不太符合检控官的立场,过于追求利益最大化有时候反而不是好事。比如一桩抢夺案,罪犯在顽抗数天后终于认罪。我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我就会打掉他认罪的说法,让他多被关几年。这就不符合检控官的立场了。魏君的提议操作最为合适与规范。我知道法官同意陆一航的提议,但是从被告乙角度来说,他肯定带有不满和不理解。魏君的提议合情合法,不仅法官同意,被告也无话可说。”

司马落:“检控官不想将罪犯朝死里整。比如甲作为检控官能让这名罪犯坐牢五年,乙能让罪犯坐牢七年。乙是不是更合适的检控官?未必如此,从工作和想法性质上,我更偏向魏君魏律师。”

曹云叹气:“我还以为你来学东西的,没想到你是来上班的。”

“啊……”司马落一愣,自己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理由,却忘记了初衷。自己到高山律师所为的了解一些极端律师的想法和做法。陆一航的提议完全出乎自己意料,有越界的感觉。但这不就是自己想要了解的东西吗?

曹云不理会:“散会,大家古德拜,我去钓鱼。”司马落还是没跳出习惯思维,魏君这样的对手你未必会赢,但也未必会输。面对陆一航这样的对手,你才是输多赢少。既然你是来了解这类律师的,为什么又选择和自己工作性格略同的魏君呢?选云隐都比选魏君强,云隐虽然懒,虽然粗,但是他有脑洞,思维不固化。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