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三百三十一章 内审

覆手 覆手 第三百三十一章 内审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曹云打量拼桌子的男子,身穿格子衬衫,三十来岁,宽边眼镜,高发际线,应该是技术人员。不过,如果真是技术人员,不会主动拼桌子。既然知道自己是谁,姑且听他怎么说。

男子打开自己的盒饭,是红烧排骨盖浇饭。男子用勺子搅拌酱汁和米饭,开门见山:“我们需要绑架曹律师你,但是警察一直跟在你后面,很无奈的我只能站出来直接和你对话了。”

警察?曹云很惊讶的左右看,自己完全没发现。不过逻辑说得通,这几天应该是烈焰内审,越三尺肯定不会漏掉自己。

男子道:“不用看了,他们在通过监控看呢。”

为防止盗窃,餐厅内安装有摄像头。

曹云道:“我对一些事也不是很感兴趣。”请自己自己不愿意去,不请自己自己又不爽。人啊……

男子快人快语道:“曹烈是被告,罪名成立的话,死刑。我是曹烈手下跑腿的,庭审已经开始一天,情形很不乐观。曹烈采用自辩的方式,整体看来并不是专业司法人氏的对手。”

曹云问:“你意思是让我为曹烈辩护?”

男子道:“如果你愿意去,我会让人制造点麻烦,把庭审推后数天。你如果不愿意辩护,可以考虑帮曹烈收尸。一切以曹律师你的想法为准。”

曹云道:“我收费很贵的。”

男子呆了一秒,笑问:“多少钱?”

曹云道:“百万起步,具体多少钱我需要了解案情才能给出价格,风险委托。至于是免死还是无罪,我需要了解案情。”

男子点头:“曹律师知道东飞机场吗?”

曹云道:“提供搭乘直升机空中游览东唐的飞机场?”

男子道:“J274……这家餐厅饭菜真不错。”

寒子默默吃着饭,曹云回应:“选餐厅一定要选人多的,排队的餐厅。”

男子道:“我如果开一家餐厅,肯定请一群人排队。”

曹云笑了笑,问:“怎么称呼?”

男子回答:“我姓狐,狐狸的狐,你叫我狐狸就好了。”

“曹大哥。”赵雪出现了,笑嘻嘻的端餐盒坐下:“这么巧?”

曹云伸手摸了下赵雪手背:“每次一见你这雪白粉嫩的小手,就忍不住想摸。”

我X,这寒暄还怎么进行下去?一开口就把天给聊死了。

赵雪看狐狸:“这位是曹大哥的朋友?”

狐狸道:“不是,我是附近幻想公司的挨踢男程序猿,我叫狐狸。”

赵雪和狐狸握手:“赵雪,搜查一课探员。”

狐狸大为吃惊:“搜查一课?也对,曹云你是律师,认识的朋友应该都是司法部门的人。”

另外一边,搜查一课正在寻找幻想公司和狐狸资料。很快找到了,幻想公司是一家代理软件开发小公司,包一些游戏的技术部分。狐狸是东唐本地人,履历干净漂亮,三十五岁,未婚,没有任何犯罪记录,甚至没有收过违章罚单。

李墨道:“好像没问题,出国经历呢?”

技术员道:“没有海关资料,他没有护照,他竟然从没申请过护照。”

李墨连线赵雪:“我这边没有问题,不过视频上看寒子有些问题。”

餐厅赵雪问:“寒子,怎么了?”

曹云叹气:“死丫头,我刚从分局把她保出来。”

赵雪:“有事?”

曹云:“她在酒吧和人打架。”

赵雪:“打架不好,违法。”自己都觉得这话接的好别扭。

曹云道:“她姐妹把老公杀了,是她撮合他们,她心情很差,别惹她。”

寒子一拍桌子:“说够了没有?吃你妹,不吃了。”说罢就走。

曹云忙站起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赵雪帮我结账……寒子……寒子……”

赵雪把眼光收回来,看见狐狸瞄自己某部位,狐狸见被发现,立刻转移目光,低头吃了几口,勇敢抬头问:“赵小姐有社交号吗?”

“没有。”赵雪站起来,自己到收银台结账,根本不理会狐狸,快步离开了餐厅。

……

搜查一课会议室。

“为什么不加社交号?”赵雪的行为受到了李墨的指责:“狐狸可疑吗?似乎不可疑。反过来想,也许可疑呢?你的社交号就那么宝贵吗?如果你加了社交号,我们就不用搜查令就可以对狐狸的日常进行全面的了解。或者你认为我们会因为狐狸和曹云拼桌子申请搜查令?你认为检察官会批准搜查令?作为一名刑警,你连这点意识和觉悟都没有,你太让我失望了。”

赵雪不敢吭声,任由李墨训斥。

技术人员完全无视李墨的怒火,汇报:“课长,曹云和寒子一起去了东飞机场。”手机导航目的地是东飞机场。

李墨:“寒子情况属实吗?”

技术人员道:“还没有确定是不是寒子撮合。但是昨天上午,寒子的一位经常联系的朋友被捕,原因是杀人罪。昨晚酒吧打架也是符合派出所记录,曹云在上午十点四十分将她保释出来。目前派出所正在和分局联系,他们拿不准寒子罪名,分局表示等受害者的伤势鉴定报告出来后再做决定。”

李墨看面前大屏幕的东唐地图,他们一直定位曹云的手机,大屏幕上曹云到达了东飞机场。李墨问:“观光散心吗?查下,今天有没有意外停泊在东飞机场的直升机。”

技术人员:“查询航空资料需要授权。”

阴暗处坐的越三尺:“我同意。”

技术人员:“好的,需要点时间。”

越三尺从靠墙位置站起来,走到中间大桌子坐下:“奇怪,按照信息来说,烈焰内部已经开庭了,为什么没请曹云呢?司马落是检控官,九尾良子名唐最优秀的检控官,可以说是双强合作。却没有一位比较有名气的律师受到邀请。”

李墨道:“东唐没有,有可能是其他国家的律师。”

越三尺:“司马落和九尾良子是东唐和名唐的检控官,加上烈焰主攻东唐。按照这样推测,我认为应该有东唐的律师参与,或者是国内知名的律师参与内审。但是各唐都未发现有著名律师失踪或者被绑架……难道不需要律师?被告是自辩?”

越三尺:“如果被告是自辩,不仅代表他有骨气,而且有信心。不应该是大联盟商户……李课长,你觉得烈焰内审商户会不会是苦主,不是被告?”

李墨:“商户是苦主?你意思是大联盟投诉客服人员是被告?”

越三尺道:“大联盟规矩挺多的,如果商户违反了基本规则,面临的就是大联盟的强硬出发。如果是违反商家规则,视不同情况赔偿客户不等的金钱。负责处理违反规则商家的是大联盟投诉部。”

李墨:“曹烈?”

越三尺皱眉:“不确定,曹烈应该是董事级别的资深骨干。他犯错真的会受审吗?反过来说,如果曹烈因为犯错而受审,那商户们知道这件事后,显然会加强对大联盟的信任。这……这是打广告吗……通知B组,把曹云带到搜查一课。”

李墨道:“三尺,现在没有任何证据,我们在瞎猜。”

“没有,没有任何证据。但大联盟现在可能需要曹云,也可能不需要曹云。我们不能让大联盟得逞。就说有人给曹云送了份礼物,在搜查一课,很着急,要他立刻来。赵雪,你去买份礼物,就说是小郭从孤岛托人送来的。”

李墨:“这……”

“他肯定能看穿,但是又能怎样?”越三尺道:“去办吧。”

李墨想了一会,对赵雪点下头,赵雪出门买东西去,李墨联系B组:“曹云情况……等等。”

技术人员道:“有一架直升机在半个小时前降落东飞机场,编号J274。是希望号邮轮的医疗直升机。它的目的是加油?”

李墨把电话扩音:“曹云现在什么情况?”

B组回答:“曹云和寒子上了一架直升机。”

越三尺问:“编号多少?”

B组回答:“没看清楚,为避免惊扰曹云,我们依靠手机定位跟踪。看见他们上飞机也是因为这边地势平坦的缘故。”

越三尺:“寒子和曹云都上了飞机?”

B组:“应该是吧,他们的衣服是一样的。”

越三尺道:“去找,看有没有寒子……我有权让J274返航吗?”

李墨回答:“可以,警方可以通知塔台要求其返航。”

技术人员道:“按照时间估计,有一个多小时的充裕时间。”如果塔台要求返航而被拒绝,飞机有可能会被强制拦截。

越三尺想了一会:“算了,飞机应该是障眼法。我没有猜错的话,寒子在飞机上,曹云不在。”

十分钟后B组回应证实了越三尺的看法,寒子上了飞机,去希望号住两天散散心。曹云的手机已经关机,无法再定位,不知道去哪了。至于寒子在取保候审期,离开城市周游全国的行为,搜查一课不想理会。

……

一艘游船在海上快速行驶,一男一女左右包夹了曹云端坐在船舱内,曹云头套黑布袋。

女:“情况就是这样。曹烈虽然交代过,不过我们判断形势糟糕,所以才请你来。”

曹云道:“这钱不好收,我不是被你们绑架的,我有麻烦。我是你们绑架的,你们给钱说不过去。我听说大联盟有商户负责投资冼钱的,你们能处理好?”

女:“你认为钱是问题吗?”

曹云:“我目前还觉得钱是问题。”

女:“曹烈是你亲爸爸。”

曹云:“这点没加分。我来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司马落受到邀请,我竟然没有受到邀请,这给我打击挺大。第二个原因:钱。至于曹烈吧,梦想和理想是他的,自己选的路,跪着也应该走完。我不怨恨他,所以我也不太可能喜欢他。”没有恨就没有爱,比恨更为残酷的是冷漠。

男:“老大挺以你为荣的。”

曹云:“他真不应该有这想法,作为一位骄傲的人,不应该拿自己抛弃的血亲来炫耀。”

女抱住曹云,肩膀挨了男一拳,曹云:“唉……你既然认为你老大以我为荣,你就不好把我扔到海里喂鱼。既然这样,不如大家客客气气的谈生意。你也能相信我会尽全力打好官司。”

女的推开男,道:“我们就不谈过去了,你现在需要什么?”

曹云道:“我的记忆力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好,我必须再熟悉基本规则和商户规则。大概内容我已经了解了,商户违反基本规则,投诉部就可以铲除商户,也可以用其他惩罚方式,由曹烈做主。商户违反商户规则,投诉部会和客户协商,给出一个合适的价格,由商户进行赔偿。”

女:“到了地方你有时间了解,你还要什么?”

曹云道:“资料。被告,苦主,控方尽可能多的资料。”

女:“没问题,另外法庭上所有人都隐藏身份。你不是曹云,你想要什么代号?”

曹云:“辩方律师一号。”

女:“呵呵,可以。”

曹云道:“按照我们理解,你们的世界应该拳头称老大。何必讲什么规则?不,应该这么说,既然曹烈是金字塔顶尖的人,他就是规则,他自己怎么会被规则绕进去?”

女:“曹烈否认规则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选择不否认规则,选择接受规则站到被告席上接受审判。他说,即使他被判有罪,最后死刑,他最少用自己维护了规则的完整性。”

曹云:“呵呵,他以为他死后,大家都会遵守规则?”

女:“既然曹烈为维护规则而死,最少在大联盟内,所有人都要遵守规则。”

曹云:“曹烈在大联盟高层有仇人吧?”扯什么淡,哥又不是雏鸟。

女停顿许久:“我突然也想揍你,虽然你说对了。”

曹云:“我就知道,他是被迫遵守规则。比起这点,他的骄傲更重要。他宁可骄傲的去死,也不愿意屈辱的偷生。所以他举了尊重规则的大旗,实际上是为了内心的虚荣。”

女再次停顿,好久道:“我很尊敬他,请不要再这么说,否则我真的会揍你。”

曹云道:“好吧,现在是晚上八点左右吧?我好饿。”

女:“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忍忍吧。”

曹云:“既然你们是曹烈手下,还要我戴黑布袋,却没有改变声音。难道我们日常有见过面?”

女:“随便想,你最好现在休息一会。”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