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三百五十二章 最难之案(二)

覆手 覆手 第三百五十二章 最难之案(二)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曹云泪奔,这家伙当了警察后就嚣张到没边了。不过有法律规定警察一定要谦虚吗?警察需要微笑服务吗?

自己敢嚣张是因为有本事,你有点本事就敢嚣张?

曹云真诚道:“现在就让保险赔真说不过去。不如南宫你承认赝品,赔偿款我们来出。”

南宫腾飞道:“钱不是问题,保险公司愿意赔偿,钱我们给。”

桑尼:“那就是没得谈了?不说你们,我觉得哪个法官接这案,都是上辈子造孽。他也不知道怎么判。”

曹云正在考虑和谁合作,一定要合作才能干飞另外一家。和警方合作的话,警方不把白茹当葱,特别是桑尼,白茹在他看来就是一女人。和白虾合作的话,如桑尼所说,桑尼反击后,白茹肯定不爽。

白茹这身份很有意思,如果白茹和警察耍横,上了网络新闻,白茹会被喷死。白茹可以和白虾、虾虾耍横,这两家公司不敢得罪她。更别说白茹的蓝颜东方是东唐首富。

三方不语,互相看着心中想着事。

许久后,曹云道:“南宫,晚上一起吃个饭?”

南宫腾飞:“可以,我也这么想。”

桑尼:“吃饭带上我嘛。”

曹云道:“我觉得总要有人饿肚子,南宫最少会请客。”

桑尼:“我可以请客。”

曹云摇头:“你是警察,不太方便。”

南宫腾飞道:“曹云,我有点疑虑,不带上警察,这饭能吃的开心吗?”

曹云回答:“带上警察,这饭没得吃。不带警察,最多是不开心而已。”

桑尼呵呵笑:“你们想好了?我可不怕单挑你们两名律师。悬崖勒马,和我吃饭才是拯救自己的正道。两位盘算一下,和谁吃饭的成本最低?我也是个讲道理的人,我合伙伙伴要哄着白茹,我也会配合。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又是一阵沉默,曹云:“不行,和警察吃饭成功率太低,我宁可单干。”

南宫腾飞:“可是不和警察吃饭,成功率也不高。”

曹云道:“你看吧,要和我一起吃饭,还是我自己去吃自助餐。”

南宫腾飞有些犹豫:“我考虑一下,是和谁吃饭或者自己吃饭。”

桑尼问:“曹云,你律师费多少?”

曹云道:“这是秘密。”

桑尼道:“保险公司宁可花大钱雇你,也不愿意赔钱?白茹就这么让保险公司讨厌吗?”

曹云:“你少挑拨,钱和道理是两回事。”

桑尼:“你理解,我理解。白茹会理解吗?曹百万可不是随便叫叫的。”

曹云一笑,站起来:“我看就这样吧,这次会谈很有成效,祝大家好运。”

该死的南宫老狐狸。曹云后悔,自己还是太年轻太急了。三方对垒,南宫腾飞坐收渔利。南宫腾飞表现出犹豫,思考,都是演戏。在曹云先开口合作后,曹云就失去了主动权。

南宫腾飞不表态和桑尼合作,也不表态和曹云合作,他要看庭审。庭审谁有优势,自己就站在谁那一边。南宫腾飞就不担心曹云和桑尼合作吗?曹云有一个弱势,就是他和警察合作没有好处。

警察的利益是让法庭接受结论书,未发现被盗线索和证据,无法确定花瓶是否被盗,无法确定是否有盗窃案发生。这个结论就是说:没有盗窃案。这个利益点和曹云是一样的。没有盗窃案警方没事了,保险公司也没事了。

但是白茹不好整,白茹更倾向自己被盗,警方不会给白茹面子。什么?桑尼说会哄着白茹?信他有鬼。三方会谈的三个主角哪个是好东西?桑尼目的就是让保险公司支持他。

这个案子可以说是曹云接过最诡异的案子,四户不到法庭上杀几百个回合,根本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

本案如期开庭,因为白茹的原因,本案的关注度非常高。法庭限制听审人员的人数和身份,除了司徒岩带几位学生之外,其他听审人员都和本案有一定关系。拒绝记者入内。

听审是否限制,一般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法庭认为不宜公开审理的案子,涉及到一些那什么犯罪,或者未成年人有关的案子,一般都不公开审理。第二种是原告白茹要求不公开审理。第三种是被告要求不公开审理。比较少见是证人要求不公开审理,这需要法庭的批准。

从顺序也说明了白茹的想法,第一被告是虾虾保险,第二被告是白虾拍卖,第三被告是搜查三课。白茹亲自出席,她身边的律师是她的常年法律顾问,本案她的律师并不关键,白茹是要一个说法。自己五百万莫名其妙没了,不争馒头还得争口气。

这本应该是一场足球赛。

白虾:我卖的是真品,你说我卖赝品,拿证据出来。

虾虾:我们签订的是盗抢保险,警方没有盗窃的结论,我们不能赔偿。

警方:无法证明是否发生盗窃。

白茹:我去你们妹的。

三方一踢球,白茹根本不知道应该找谁。但是法庭有义务给白茹一个交代(东唐)。法庭必须要有结论。

白茹客观存在错误。第一个错误:她没有每天或者定时的检查花瓶,虽然她检查了未必发现花瓶有问题。第二个错误:可能存在的盗窃案案发时间不明。

但白茹的错误是错误吗?肯定不是。

作为第一被告的虾虾保险代理人曹云首先发言:“按照保险法第X条X款规定,警方无法给出盗窃的结论,保险公司有权拒绝赔偿。我们虾虾保险是完全相信白小姐的,白小姐说花瓶被盗,那肯定是被盗了,保险公司也很愿意理赔。我提议,警方出具一份被盗的结论书,虾虾保险会负责全额赔偿。”

什么鬼开场白,曹云都想抽自己。

作为三课自辩人代表桑尼站起来:“警方……”

曹云道:“不好意思,还没到你们。”

法官:“请第三被告律师遵守法庭秩序。”

死法官,你给我小心点。桑尼不满坐下。

曹云道:“警方肯定不愿意开被盗结论书,原因很多。比如没有发现被盗痕迹,比如警方有心无力,比如警方有力无心……大家看三课的代理人,他叫桑尼,他当警察不到一个月,完全是个新人,还在实习期。他竟然就代表三课出席,由此可知警方的敷衍态度。”

法官:“第三被告对此有什么看法?”

桑尼道:“虽然我是一名刚进入警局的警察,但是我天赋过人,一个月时间我已经成为三课的重要成员。三课重视本案,所以才会将本案的自辩权交给我。这里我想反问曹律师……”

“谢谢,还没到你问问题的时间。”曹云道:“天赋过人,三十多岁找不到工作,天赋过人……”

桑尼:“法官,他在侮辱我的人格。”

曹云:“我只是说明他的能力。”

桑尼:“三十多岁怎么了?”

曹云:“三十多岁第一次工作对吗?”

桑尼想了好一会:“对。”鬣狗不是正式单位或企业,没交社保也没劳动合同。

曹云道:“第三被告说,三课很重视本案,调派了技术人员,物证组人员对保险柜进行全面的检查,对吗?”

桑尼:“我可以说话?”

法官:“可以回答问题。也可以拒绝回答和本案无关的问题。”

桑尼:“哦……第一被告,你刚才问什么?”

我草了!曹云深吸口气,面带微笑:“三课很重视本案?”

桑尼回答:“三课重视所有的案子。”我就不进套,咬我呀!

曹云:“你们开出的结论书,是你们在重视的情况下做出的?”

桑尼看法官:“反对……法官大人,什么叫重视?重视这个词并非法律用词。我们不能因为白小姐是一位明星就特别对待,同时不会因为白小姐是个明星我们就歧视对待。警方办案,一视同仁。”

法官想了一会:“反对有效,重视这个词不属于法律用词。”

曹云道:“好,我换个问题。三课做出的结论书,是三课尽职调查后做出的结论书?”

尽职就算法律用词了,他的反义词是渎职、失职。桑尼脑子转的很快,没跳进这个坑。桑尼道:“当然,我们和一课不一样,我们三课的探员都很尽职……不过,技术人员是从一课调来的,如果是技术人员的问题,麻烦原告把一课列为第四被告。物证组是警局物证组,如果他们没尽职,把警局列为第五被告。”

曹云不理会胡搅蛮缠:“请问第三被告,你是负责本案的探员吗?”

完蛋,这个问题要正面接了。桑尼的策略就是打太极,我就是不配合你,气死你。但这个问题被曹云问到点子上。说是,接下去就要接受洗礼。说不是,曹云会要求主办探员出庭作证。

桑尼不肯定曹云手中有什么货,但是曹云围绕这个核心已经问了多次,这让桑尼感觉非常不好。

再看南宫腾飞,完全不着急,你们玩,我吃瓜看热闹。但他不是纯粹吃瓜,他在找机会,找个机会就倒向另外一边。桑尼知道一旦自己被打开缺口,南宫腾飞会立刻上来补刀。

五秒过去了,桑尼没有回答,曹云也不着急,他知道桑尼心虚了。坏消息是,桑尼竟然猜到自己一旦找到切入点就要连环出招,所以宁可和自己打太极,也不接招。不过曹云却不知自己小视了桑尼。

桑尼道:“如同第一被告律师所说,我刚加入三课没有多久。虽然被分配为本案的负责探员之一……”

法官一拍桌子:“你认了不行吗?”毛病,开场十分钟了,还没有进入正题,实在忍不住。

“不行!”法官就可以鸟?桑尼道:“法官是仲裁官,不能介入庭辩环节。我现在怀疑法官存在有严重偏袒心态,我要求休庭换法官。”谁怕谁,乌龟怕铁锤。老子有法律。

曹云无语问:“有意思吗?”

桑尼:“有啊,我拿薪水死工资,能拖一天我就赚一天工资。有公平的法律做我强大的后盾,我现在一身正气凌然,不惧任何魑魅魍魉。”日出东方,唯我不败,呵呵呵呵!

法官许久后问:“第三被告律师,你是在指控本席偏袒?”

桑尼点头:“没错,除非你愿意向我道歉,否则我坚持指控。”你刚才不给我面子,现在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第一次这么讨厌一个警察,我草!四十来岁的法官深吸气:“对不起,就本席刚才的言行,这里向大家道歉,对不起。”知道这个案难搞,但是没想到最难搞的竟然是警察。

桑尼:“态度不错,我原谅你了。”

法官捏拳,保持平静表情:“请第一被告律师继续陈述和提问。”

曹云闭目缓了缓:“请第三被告正面回答,你是本案的主办探员吗?”草了!口水都干了,竟然还是这个问题。

桑尼:“你很执着……没错,是我主办。”

曹云问:“如何证明保险柜没有失窃的可能?”

桑尼:“因为没有找到任何失窃的痕迹。”

曹云问:“什么意思?是指没有找到除三位持有密码和钥匙之人外的人指纹、DNA?还是没有被暴力破坏的痕迹?”曹云做足了功课,准备切入警方疏漏未查的的细节,以此要求警方重新调查。

桑尼道:“白茹工作室使用的是德国某企业生产的K137型保险柜,这种保险柜属于电子密码和机械齿轮双向认证。所谓机械齿轮,指的是转动钥匙逆时针,顺时针,半圈,一圈。如果机械齿轮认证或者电子密码认证错误三次,保险柜必须送回厂家开锁。另外,K137保险柜配备了标准警报,第一次错误,红灯闪烁。第二次错误,发出刺耳警报。第三次错误,直接向警方指挥中心发出警报。”

桑尼道:“窃贼要打开K137保险柜必须具备以下几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持有原装钥匙。注意,这钥匙不仅是机械钥匙,内含电子码,类似汽车遥控钥匙,电子码具备唯一性,目前技术不太可能复制钥匙。第二个条件:知道机械齿轮认证密码,简单也简单,左转半圈后,右转一圈就解开了,但是一旦转错,就会触发警报。第三个条件:电子密码,电子密码一共八位数。”

桑尼道:“三个条件中,第三个条件反而是最简单的。第二个条件也具备可能,只要看见别人开锁,就能记下。第一个条件几乎不可能,除非先盗窃钥匙。根据以上所说,技术人员证明保险柜没有任何破坏痕迹,保险柜内存日记内也没有报警记录。所以警方基本肯定保险柜没有失窃,但是不排除有窃贼偷钥匙,看机械齿轮认证,同时还弄到了电子密码。所以警方主观结论保险柜没有被盗,客观结论上没有把这点说死。”

“……”曹云欲言又止,这家伙好难搞。

桑尼笑嘻嘻:“说嘛。”

曹云:“我考虑一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