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三百五十三章 最难之案(三)

覆手 覆手 第三百五十三章 最难之案(三)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司徒岩的学生询问司徒岩,司徒岩小声告诉学生:“桑尼排除了外界盗窃的可能,曹云完全可以提出内部调查的说法,警方不知道被盗时间,就无法确定谁有嫌疑。但是三名可以打开保险柜的内部人,分别是经纪人,私人助理和白茹自己。这三人收入都很高,对白茹忠心耿耿,从人情上是不可能去盗窃花瓶。不过法律不认同人情,曹云可以提出质疑。不过……”

学生补充:“这样就直接得罪了白茹。”

司徒岩:“没错,加上桑尼没看稿子把保险柜剖析的非常清楚,说明了桑尼确实有尽力在办案。这样在感情上白茹就会偏向桑尼。这家伙不当律师实在是太可惜。曹云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好在法官愿意给曹云多一点时间。”

曹云道:“第三被告,你的意思是保险柜没有被盗?”

桑尼补充:“主观上我们是这么认为,要盗窃这个保险柜的难度极高,非菌事剑蝶级别的人做不到。但是在客观上,我们必须承认还是有极小概率的可能,江湖中还是有能人的。”

曹云:“第二被告对此有什么看法?”

谁敢打我!我敢。谁敢打我们俩?瞄准南宫腾飞。

大丈夫能屈能伸,本来老子要干死你,既然干不死你,我们就合作干死别人吧。

王X蛋,南宫腾飞心中骂娘,曹云你好歹是有头有脸名律师,突然缩头做墙头草?你丢不丢人?你丢不丢律师?

这问题好难接,如果承认桑尼依据客观证据做出主观判断,那保险公司没事了,警察也没事,唯一还有事就是白虾拍卖。

南宫腾飞:“这里我想问白小姐几个问题,可以吗?”

白茹点头:“可以。”

南宫腾飞问:“花瓶是拍卖行押送到工作室,放进保险柜。此后三个月有没有拿出过花瓶的?”

白茹回答:“没有。”

南宫腾飞:“这三个月,保险柜是不是经常使用?”

白茹回答:“保险柜除了存放花瓶之外,主要是放置一些现金和珠宝首饰,部分珠宝首饰是我私人所有,现金用于奖励工作室员工。三个月开的次数应该不多,五次到七次之间,大概是这个数。”

南宫腾飞:“那……”

曹云:“怎么,你怀疑白小姐的私人助理和经纪人?”

这个死小人!

南宫腾飞就是这个意思,但是他准备很委婉的点明,做一个小铺垫。曹云单刀直入让南宫腾飞无法朝下说。

南宫腾飞现在很纠结,必须认同白茹说的都是实话的话,那么白虾拍卖就很危险了。

南宫腾飞:“花瓶价值六百万,六百万是很多的钱。白小姐的工作室除了私人助理和经纪人之外,普通员工要赚到六百万,需要多少时间?”

白茹一愣,想了一会看听审席的经纪人。

法官点头,经纪人站起来回答:“工作室平均月薪为每人两万到三万。”

南宫腾飞:“谢谢!如果我没有猜错,花瓶应该是这几年保险柜放置的最值钱的物品,不排除有心的员工盗窃的可能。刚才第三被告已经说明,盗窃保险柜需要偷走钥匙,至于密码和机械齿轮认证比较简单。比如安装一个隐蔽摄像头就可以做到。”

南宫腾飞环看大家,大家对此没有意见。确实存在这个可能。

南宫腾飞看向桑尼:“请问主办本案的探员,也就是第三被告律师,你排查过工作室所有员工吗?”

曹云干你,你干我做什么?桑尼头顶冒烟。

‘杜丽’明星工作室和大工作室不同。大工作室有些明星不仅自己是明星,同时也是明星的老板,她的工作室人数就多了。白茹属于个人工作室,工作室所有工作人员都是为她一个人服务。其中包括了,助理,造型师,服装师,化妆师,公关团队,司机,保镖等。白茹的工作室有25人。

25个人为一个人服务,那这些人很闲?当然不。比如白茹要参加一个户外综艺节目,助理,造型师,服装师,化妆师,司机和保镖都必须跟随。落水之后补妆,换衣服,造型都需要这些专业人员事先准备。

25人怎么排查?有没有排查?

桑尼答案是否定的,人数太多,难以排查。比如要查询25人的私人账户,需要检察官的认可,检察官几乎不可能批准这么大规模的查账,这会严重侵犯个人**。警察必须从25人中找到嫌疑最大的几位,这样检察官才允许对其个人账户等进行摸排。

南宫腾飞:“第三被告律师称,他们很公平的对待所有的案件,不知道是否有排查工作室的员工呢?”

桑尼:“本着对白茹小姐魅力的认可,还有其主管工作室经纪人的工作能力的认可,我相信不会有不法分子在工作室内工作。”你敢否认?

曹云:喂,你们两人台词是不是拿错了?

南宫腾飞:“白小姐魅力和经纪人能力毋容置疑。不过,百密一疏,两位工作这么幸苦,日理万机,总有疏忽的时候。警方做为公正的司法机构,没有对工作室的员工进行摸排,这算不算工作失误呢?”

桑尼:“我们并没有对25名员工全面摸排,但是我通过粗略排查已经否定了他们作案的可能。我这里解释一下,白小姐看有没有道理。”

法官:草,老子才是仲裁官,你让白茹看个屁。

桑尼:“25名员工没有一位员工有前科,没有一位员工的直系亲属有前科。假设25个人中有人有心依靠盗窃发财,那请问25人中谁有这个胆子和能力呢?首先此人必须知道K137的工作原理,才能知道自己在什么条件下才能打开保险柜。其次保险柜在经纪人和白茹小姐的办公室内,工作时间普通员工是不可能一个人单独进入办公室。”

桑尼:“第二被告南宫律师说安装隐蔽摄像头,我这里要告诉你,不可能。白茹小姐是东唐乃至全球家喻户晓第一明星……”

曹云一口矿泉水喷出来!

所有人一起看曹云,你有意见?

曹云咳嗽,说不出话,硬是压了嗓子:“呛着,你们继续。”看似捧白茹,实际是将白茹当盾牌用。

桑尼:“想拿到白茹独家新闻,独家内幕,独家报道的媒体和狗仔队数不胜数。你们看听审席两位白小姐的保镖,气宇轩昂就不提了,他们绝对是专业人士。我没有猜错的话,保镖肯定会经常检查窃听设备。对吗?”

法官点头之后,一名保镖回答:“我们不会允许在工作室内出现摄像头或者窃听设备,我们是保云公司最好的保镖之一,拥有市面上最好的反电子设备仪器。所以要在经纪人办公室内安装摄像头是不可能的。”这话说的非常自信。

桑尼道:“除非第二被告律师认为白小姐会当着外人的面开保险柜,否则怎么解释密码和认证呢?”

白茹:“那个……我好像是在有外人情况下开过一两次保险箱。”

“……”桑尼张大嘴看白茹:死38,你想怎样?信不信老子一巴掌把你拍死在墙上?不说话你会死啊?

南宫腾飞松口气:“请问三课是否了解过这些人,排查过他们呢?”

桑尼无奈承认:“没有。我们没有了解到这方面情况。”

南宫腾飞:“法官大人,我看本案还需要三课进行全面调查。”

法官点头:“原告和被告们有意见吗?”

白茹:“我不认为我的客人会盗窃保险柜。”办公室也是她会客的地方,能让她接待的人都是有身份证的人。这些人怎么可能会去偷保险柜呢?

曹云:“当然,白小姐的客人非富即贵,六百万对他们来说只是零花钱,我们信得过。”

南宫腾飞:草!你没事给我一刀干嘛?我能说信不过吗?好容易要把责任扔给警察,曹云你坑我有什么好处?

曹云:你有坏处就等于我有好处。

桑尼立刻道:“两位被告都承认白小姐的客人是没有问题的?”

曹云和南宫腾飞:“是的。”

法官:“……”这什么鬼案。

桑尼:“那就是说警方的结论大家是认可的。不存在盗窃案。既然不存在盗窃案,那真花瓶怎么会变成赝品呢?”

曹云补刀:“是鉴定师出错,还是押送中途被人掉包?这个问题是不是应该警方对白虾拍卖进行全面调查后再说呢?”

桑尼、南宫腾飞:草泥马,补两刀,一人一刀。

在桑尼的警方结论立足之后,曹云顺势一推,警察去调查拍卖行。以后的官司就和虾虾保险没关系了。至于你们谁死谁活,关我屁事。

南宫腾飞敲击键盘,大屏幕左右出现画面,是花瓶的图片。南宫腾飞道:“大家可以看到,左边是赝品,右边是拍卖行的真品,差别不算很大,但只要认真仔细看,还是能发现很多破绽。”

曹云道:“反对第二被告律师误导。白小姐是非常忙的,不可能有时间将花瓶的细节全部记在脑中。白小姐印象中没有对比,没有对比就没有明显的反差。而且白小姐对白虾拍卖行是非常信任的,假设白虾将赝品送到白小姐保险柜,白小姐在短期内是不太可能发现的。”

曹云先和桑尼干,南宫腾飞和桑尼干,曹云和南宫腾飞干。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不变的利益。

法官:“反对有效,图片存在误导。”

南宫腾飞不着急:“大家看视频,这是将花瓶装箱封存签字,送到工作室的视频。负责花瓶业务的工作人员封存之后,送到工作室,由收货人确认封存有效。现在我们将视频截图,将封存的花瓶图对比两张真假花瓶图……是不是很明显?封存的花瓶图就是右边的真品花瓶图。”

曹云:“不明显。”

白茹道:“图片截图效果不好,但是看视频的花瓶应该是真的花瓶。”

曹云道:“既然白小姐认可,就需要警方调查视频的拍摄时间,真假,还有封存签字的情况是否可以造假。同时押送人员是否存在掉包行为等。”

啊?又关自己的事了?桑尼看曹云,我们不是盟友吗?捅我干嘛?

南宫腾飞瞬间成为桑尼新盟友:“第一被告律师,如果要掉包,要收买押运人,押运人一共四人,是保云公司注册保镖。另外还有收买陪同押送的两名白虾保安。六百万的花瓶需要六个人分。这符合逻辑吗?”

曹云眼睛都不眨:“符合。每人一百万可以买很多排骨。”

桑尼:“法官大人你看?”

法官:“你现在要我看了?我看了之后需要道歉吗?”

桑尼笑嘻嘻:“不需要。”

法官道:“第一被告律师的理由很牵强,主观来看押运过程不太可能掉包。”

曹云:“就法官你主观来看,花瓶到底去哪了?”

曹云又和法官干上了,但一边南宫腾飞和桑尼不敢喘气,因为随时会飞来一刀。

法官被问的语塞:“法庭一向以警方的结论报告为准,既然警方结论报告非盗窃,原告本人也认可非盗窃。那么本案可以排除盗窃的可能。”

这就把保险公司排除了?

南宫腾飞立刻提刀上阵:“法官大人,还不能排除被盗窃的可能。除了盗窃之外,也许还有一个可能,有人失手打破了花瓶,不知道警方有没有对此进行深入调查?”

南宫腾飞先提刀指白茹等三人,转手一刀就砍在桑尼身上。两人结盟还不到一分钟就立刻翻脸。

桑尼道:“第二被告南宫律师是认为:白茹小姐,白茹的经纪人,白茹小姐的私人助理失手打破了花瓶?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误,于是就使用赝品代替。这可是指控,涉嫌诈骗保险罪。第二被告律师你是否确定要申请立案呢?”

可以啊,你敢说,老子就立刻抓三人回警局,一个个过堂。

曹云道:“法官大人,我认为虽然第二被告提供了视频,照片等证据。基本上排除了众人一起作案的可能。那会不会有另外一个可能,拍卖行打破了花瓶?为了拍卖行的名誉,所以掉包了花瓶呢?”

桑尼和南宫腾飞看曹云,我们正在搏杀呢,你什么意思?

曹云道:“本案存在很多可能,就本人代理的保险公司而言,只要有清晰的结论,保险公司就没有拒赔的理由。庭审这么久,我们也发现主要矛盾点还是在拍卖行和警方上。我申请撤销虾虾保险第一被告的身份。”

“等等,我还有问题。”南宫腾飞开始翻底牌:“白小姐说是第一次拿花瓶给人鉴赏,发现为赝品。保险公司是什么时候和白小姐签订的保约?”

庭审经纪人举手:“是花瓶到保险柜第二天,我联系保险公司,在查验过花瓶之后签署了保单。”

南宫腾飞道:“也就是说保险公司已经确认过花瓶为真品?”

啊!曹云懊恼。自己实在太心急了,结果露出的破绽被南宫腾飞抓住。既然保险公司看过花瓶,就代表没拍卖行的事了。

南宫腾飞:“现在第一被告和第三被告可以讨论下是不是盗窃的问题了,谢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