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三百六十章 借刀杀人(下)

覆手 覆手 第三百六十章 借刀杀人(下)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王磊的问题成为了原则性问题:西斯你或者在做伪证,或者你妨碍公务。在警方审讯过程中,向警方提供虚假信息可构成妨碍公务罪。在法庭上撒谎,涉嫌做伪证。

法官道:“请被告回答,为什么证词不一样,并且说明最终证词。”

这时候陪审团因为此情此景对西斯会产生负面的看法。不仅因为和珍妮谈心,重要的是他的证词前后不一致。这是比较要命的。虽然还没有进入实质的证据控辩阶段,但是西斯的人设已经变得非常黑暗。

白落今天百忙之中抽空参加了听审,她戴了帽子和墨镜。作为CA的毕业生,她嗅觉非常敏锐,庭审下来感觉有异。白落移动坐到了司马落身边:“怎么回事?”

司马落看了一会才认出是白落。怎么回事?你问我?简单说红颜祸水。复杂点说西斯得罪曹小人,但是要么你用钱去安抚他,要么你不要露出尾巴。西斯抢了曹云女朋友,监控其手机,不道歉,不给钱,还要求曹云对待他如同春天一般的温暖。去死吧地球人!

司马落来听审是来看曹云的损招,他并不希望西斯被定罪,真相很清楚,肯定是鬣狗绑架了珍妮,杀害了珍妮。

“曹云干的。”

白落大惊失色:“曹云杀了珍妮?”

“不,不。”司马落忙道:“曹云要弄死西斯。”

“为什么?”白落不理解。

“为什么?”司马落反问。

“对啊,为什么?”

司马落看了白落好一会:“曹云认为你和他分手原因是西斯。”

“不对啊,以前可能是这么认为。后来他知道我的身份,应该知道我和他分手不是因为西斯。”

司马落:“可是他不会怪你,也不想怪自己,于是就坚持是西斯干的。另外CA监控他的手机,没有道歉,没有赔偿,西斯作为三脚猫小组的组长,那自然要背这个锅。还有曹云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太闲了。最后一点,他想做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掌控法庭的人。有没有罪不是法官说的算,是他这个律师说的算。要么说我为什么见他会心虚?”有才就算了,还有野心,求证自我能力的野心才是最可怕的。他会努力尝试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比如西斯基本不可能被定罪,但是因为我大曹云介入,西斯就有罪了,其心中会充满幸福的满足感。简单总结就两个字:闷骚。

白落品味一会,挺温暖的,她很愿意曹云是为她才这么干。白落问:“就你看,结果?”

司马落道:“就我对曹云的了解,原本是胜负八二开,现在胜负是二八开。你可以当我在吹牛。以防万一我劝你现在就去见见曹云。”

白落:“我去?”

司马落:“不要空手去。”

“嗯?”

“带上钱。”

“他、他有这么现实吗?”

司马落想了一会:“我不知道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他一向都是这样的人。没错,曹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在没有触碰原则情况下,钱是可以搞定他的。”

庭审继续。

王磊道:“被告,你已经发布了禁令,禁止个人原因单独外出,禁制个人原因夜晚外出。为什么批准了珍妮单独在晚上去参加漫展呢?”

西斯回答:“因为我知道珍妮盼望这个漫展已经很久了,对我提过很多次。”

王磊问:“你是因为和珍妮私人关系才同意的,还是因为珍妮渴望参加漫展才同意的?”

司马落看不下去:“无论西斯选哪个,接下去都会有麻烦。”

西斯:“都有一定关系。”

王磊翻草稿数秒:“哈哈,原来你们公司选出来的组长这么有才干……在珍妮参加漫展的第二天,你开车去西镇,询问过珍妮安全回来了吗?”

西斯还没开口,王磊挥动口供:“不要再撒谎了。”

西斯无奈回答:“没有。”

王磊:“为什么要发布禁令?”

西斯:“因为我们存在着有一定武装的对手和敌人。”

王磊:“既然这样,你完全不担心珍妮?”

西斯:“人总是有侥幸心态。”

王磊:“如果只是侥幸,你应该打电话确认自己是不是侥幸。而你没有,作为组长你没有关心自己组员的安全。难道是你知道珍妮已经出事了?”

“反对。”

王磊摊手:“OK,我换个问题。你是不是不关心珍妮死活?”

西斯道:“我当天去西镇是有重要事情要做。”

王磊问:“比珍妮的安全还重要?”

西斯愣了愣:“这倒不至于。”

王磊:“我需要你解释为什么不关心珍妮的安全。”

西斯终于生气了:“我哪知道会出事?我又不是预言家。”

王磊:“我能不能理解,在你们公司中,你这种行为是渎职行为?假设你关心或者阻止珍妮,悲剧也许不会发生。此后的悲剧也可能被阻止。”

西斯想了很久:“是的,这件事是我的错。”

“你的错误实在太多了,根本没有多少做对的事。你应该自裁……不、不。”王磊把稿子一收:“要么你渎职,要么你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西斯大声道:“我没有杀珍妮,我也不可能杀她。”

王磊严肃道:“你有没有可能杀她,这个问题在二十分钟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结果是有,你有杀珍妮的动机。如果你现在否认,那么我们必须重新开始二十分钟前的问题。”

辩护律师忙站起来:“法官大人,我的当事人情绪有些激动,恳请暂时休庭。”

王磊:“不同意,在我的询问之下,被告已经开始露出马脚。现在休庭会让法庭放过真正的罪犯。被告的情绪激动,同时也说明了他的情绪易怒。这更增加了被告杀害珍妮的可能。”

法官道:“缺乏正当休庭理由,申请驳回,庭审继续。”

王磊:“现在我们讨论一下,7号晚上到8号凌晨,你在哪,做什么,有没有证人……对了,由于你们是某公司,有一定特殊性。所以你的下属证词只有参考作用。除了你下属之外,有人能证实你这段时间的活动吗?”

辩护律师:“反对,被告下属证词是有效的。”

王磊道:“法官大人知道他们是什么公司,恳请法官大人客观思考他们存在包庇的可能性。”

法官:“可是就算是被告下属,我也没看见有证词证明这段时间被告的情况。”

王磊道:“没错,法官大人,我是担心辩护律师临时增加一些证人。”

法官:“本席不会采纳这类证人,除非是非公司员工。”

王磊:“被告,请回答。你那段时间在干嘛?”

西斯道:“我和一位副队长换班,我负责上午八点到晚上八点的工作。工作结束之后,我回房休息。”

王磊向法官说明:“因为他们公司的特殊性,他们剔大楼部分监控。但是……被告,你确定自己在当晚没有离开所住的大楼?”

动机确立,现在是作案时间确立。曹云知道主证据薄弱,于是从侧面出击。西斯和律师演练过,很希望进入主证据控辩环节,但是控方不主动进入,辩方难以主动进入。

西斯无奈道:“晚上九点左右我出门。”

王磊:“做什么?”

西斯:“去附近的街道吃拉面。”

王磊:“什么时候回去?”

西斯:“十一点左右。”

王磊笑:“你吃了两个小时的拉面?是用手拉的,还是用菊部拉的?”草,名律师用词怎么这么粗鄙。

司马落站起来:“我看不下去了。”

……

曹云身穿大短裤,搬了一把躺椅,躺在山崖边,桌子上放了果汁,正在享受太阳的沐浴。

司马落回来到后院,在曹云身边站立看山崖下的风景:“对方律师根本没准备好。”

曹云道:“我知道,他们肯定只准备主要证据的辩护工作。这是辩护律师的优势,辩护律师打掉一件重要证据,基本上被告就无罪了。我让王磊不要和他们这么玩,作为控方可以自己制定游戏规则。”

司马落道:“可是要定罪仍旧是绕不开主要证据。”

曹云道:“第一件证据是内衣血迹。现在西斯是什么人品?他就是个混蛋,他解释的证词能让陪审团相信吗?王磊是顺着竿子打他,逼迫他承认和珍妮有私人关系。到了这项证据,王磊会反竿子打他,你说和珍妮有私人关系,如何证明呢?难道你不理会公司的严格规定,你不理会珍妮有丈夫的事实,只为了一时的快乐?为什么你的同事全部说你和珍妮只有工作关系?他们瞎了,还是他们傻了?真相只有一个,你为了掩盖杀死珍妮的事实,从而虚构出和珍妮的关系。在珍妮死后,你为了自己,仍旧恶毒的利用她,诽谤她。”

“草!”司马落看曹云:“你也太毒了。”

“无毒不律师。”曹云道:“不过你也别太看得起我,西斯十有**最后还是会无罪。到了绝境,西斯律师会把鬣狗绑架十人的事翻出来,导致杀害珍妮的凶手存疑。未必是西斯,也可能是鬣狗。毕竟鬣狗主观上存在巨大的杀人可能。不过庭审过程一定会让西斯永生难忘。我希望他能拷问下自己的灵魂,该不该自杀谢罪呢?哈哈!”

“你逼死一个人,还很得意?”

曹云:“那得看死的是谁。司马,有人抢你女朋友,你会不会祝福他们幸福美满,白头到老?”

司马落毫不犹豫回答:“我会。”

“实际上你比我无耻。”

司马落:“可是西斯人家没抢白落。”

曹云道:“是,事实上他们两人没有那种关系。但是我在得知林落……白落CA身份后,通过缜密分析,我认为西斯在妻子死后曾经追求白落。被白落所拒绝。”

“就算是,那也是你和白落在一起之前的事。”

曹云道:“你对你老婆前夫有什么看法?”

“不是前夫,只是追求,并且未遂。”司马落抓狂。

曹云:“好像……好像是我没道理。”

司马落:“本来就是。”难得你能承认自己没道理,孺子还是有药救的。

曹云:“我没道理犯法吗?不犯法我为什么要讲道理。我就是道理。”细节很多,帅气,成熟,多金的西斯追求白落,白落可曾动心。也许动心过,也许没有。也许就足够了。莫须有,为什么要有?作为一名律师,我堂堂正正用法律武器羞辱他、杀死他,哪里错了?哪里犯法了?

司马落语塞,听起来曹云是胡搅蛮缠,但是曹云说的全部在点子上。

以最近‘迪尼斯’搜包为例,新闻一出来,一片声讨声。从社会道德等角度来说,迪尼斯的行为并不妥当。最新消息:迪尼斯拒绝调解,表示会继续搜包。这时候不仅只是声讨,大家转变成谩骂。

也有少数人问了一个问题,迪尼斯这样的行为合法吗?有没有触犯法律?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不得搜身和检查随身物品。迪尼斯肯定犯法,不过问题在迪尼斯是负有行政、民事还是刑事责任呢?

如果是民事责任,民众必须自诉,要求对方道歉和赔偿一定经济损失。

如果是行政责任,有关部门(虾也不知道哪个部门)有权对迪尼斯进行罚款,并且要求整改。

如果是刑事责任,那警方必须立案调查。

首先迪尼斯这样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需要承担民事责任。你被搜包,提供视频等证据,可以起诉迪尼斯。迪尼斯基本会败诉。

然后呢?然后就木有了!

迪尼斯在国外一些分店允许自己携带食物,在高岩不允许顾客携带食物,这条是否违法呢?很抱歉,这条不违法,这是商家自身的经营行为。随便说一句,迪尼斯控股方是国资,属于合资企业。实际上是自己人在搜自己人。

迪尼斯好像是世界记录,这么诬陷犯法吗?鬼知道,反正虾宁可得罪迪尼斯,也不敢得罪国资。

PS:上次PS之后,本虾想说是:订阅支持正版就非常非常好了。另外一小撮称加更可以解决吃肉问题的读者可能没注意到,本书刚开始每章是两千字,现在已经加更到每章四千字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