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以夷制夷

覆手 覆手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以夷制夷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桑尼解释:“我认为这区域是刘小小的舒适区。看刘小小的经历,她很勇敢,同时有一个很少见的情况,她没有什么朋友,只有同事。这代表了刘小小对私人交往非常小心和谨慎。或者你可以理解为缺乏安全感。毕竟在工作时,有各种规章和规则,私人交际没有规则。”

曹云道:“这个区域也很大,二十多栋写字楼,中型公司的聚集地。”

桑尼道:“刘小小这么上进的人,会不会就此结束自己的前途呢?”

曹云回答:“不会,压这性格不会甘心自己沉沦。而且她家境很差,户头被冻结,她又没有死党好友,她必须解决自己的生活经济来源。另外我认为她不应该会留在这个舒适区。没错,这个区域她很熟,别人对她也很熟。”

桑尼拨打000:“我是桑尼,我需要一个信息。东唐六区东南区域的公司,工厂或者企业是否有长期业务外派人员……好的,我等着。”

桑尼挂断电话:“我认为刘小小对这个区域的商业信息非常了解,在没有好友死党帮助下要潜逃这么久,很可能利用了事先得知的商业信息。”

“偶然?”

“不,应该是必然。她作为老总时候,知道有一条信息,但是她用不上。当她决定潜逃时,她想起了这条信息。”

曹云还是满腹疑虑:“你猜的?”

桑尼:“我觉得挺靠谱,休息吧,我估计明天上午才会有消息。”

……

休息就休息,曹云乘坐快艇去了附近一个小岛。很漂亮的无名岛,漂亮主要是海水干净。桑尼没有与曹云一起上岛,他去健身了。在成为警察之后,桑尼每天要抽一到两个小时去健身,并且还规劝曹云注意身体,曹云现在有未婚发福的迹象。

曹云懒但不懒脑子,他的大脑除了睡眠外,几乎从不停止运转。脑力工作脑细胞也是很累的。虽然脑细胞不会让人体形完美,让人身体健康。但请问是脑细胞更重要,还是八块腹肌更重要?

好吧,这是最近就体重增长个人想的一些托词。必须要说服自己:懒是对的。

曹云推测出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但是他不清楚自己要把这信息给谁。一来他无法确定信息真假。二来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获利。曹云需要思考。思考结果让曹云有些难受,就如同事先得知孙雪衣迟早会接管银河一样,知道和获利完全是两回事。

曹云就如同尸体一般,上半身在沙滩,下半身在海水,任凭海浪的冲刷。在他身边十多米处有邮轮提供的保安,他们手持鱼叉枪警惕看着海面。谁也不能保证这片海域没有鲨鱼。

严格来说鲨鱼对人类并不算危险。以去年为例,鲨鱼袭击一共造成不到十人死亡,而河马则造成三百人死亡。蛇和鳄鱼等就更不用说了。但是因为存在有风险,无论风险大小,万一的事情就是一条命命。

在海洋展馆,潜水员经常和鲨鱼戏水。鲨鱼圈养了?不,鲨鱼是养不熟的。潜水员实际上也冒了一定的风险。

曹云反对桑尼的看法,被鲨鱼袭击的风险和刘小小暴露的风险一样,舒适区同时也是危险区。刘小小不太可能会信任舒适区的信息,刘小小只是生活在舒适区感觉舒服。一旦出事,舒适区会被其列为风险区。

不过桑尼却有一些迷之自信。对还是错呢?曹云不肯定,毕竟追逃是他第一次做,他之前也没接触过在逃通缉犯。

因谢陆案获得的湖景区房子装修基本完成,正在散甲醛。曹云暂时没打算搬过去住。作为土豪,也没打算租借出去。房子算是有了,钱也是有了,地位和名声也有了,是时候考虑成家了吗?

影子这家伙难道只有技能?走叉是可以保护他,但是同属十人营的影子就甘心在走叉手下做事吗?

胡思乱想中一艘快艇朝小岛而来。保安显然已经收到信息,上前问:“曹先生,李墨先生也想上岛,请问你同意吗?”以邮轮停泊为中心,方圆十五海里内的小岛很多。

曹云点头:“可以。”

……

李墨和曹云属于比较熟,但又带了几分夹生的关系。

李墨穿着花色大短裤坐在曹云身边,从穿衣态度看李墨情绪很放松。

曹云先开口:“李课长,有问题应该去问越三尺。本次游戏我只是一个打酱油的。”

“很多人都想和你聊聊远征的事。”李墨:“有什么信息吗?”

曹云:“有信息你也没钱啊。”

李墨:“钱确实没有。”

“话说李课长,桑尼嚣张到没边了,你和李局长就不治治他?”

李墨反问:“为什么要治他?他做了警察应该做的事。至于对我的人身攻击,我保留起诉的权利……喂,我用一个信息换你一个信息怎么样?”

曹云:“信息不是商品,没有明确的价格。”

李墨道:“你说出对我身份有利的信息,我告诉你对你身份有利的信息。”

曹云:“反过来说,李课长掌握有一条和我有关系的重要信息?”

李墨想了一会:“只能说和你有关。”

“OK。”曹云很好奇李墨手上有什么。

李墨道:“有一位神秘人通过大联盟购买知更鸟服务,知更鸟配合警方全面调查和境外冼钱有关系的账户。这个事由搜查二课负责,我知道你离岸账户内有一些钱,最好马上想办法。”

曹云听完很震惊:“李课长,你这份可是大礼。”自己大约还有三百多万左右正在洗白,其中包括了烈焰内审的酬劳。

李墨:“你只是小虾米,没人在乎你。”

曹云不满:“苍蝇再小也是肉。”

李墨:“需要关注你?”

“不需要,谢谢。”这是两回事好不好。

李墨道:“我们认为神秘人就是走叉,目标是烈焰。烈焰花费巨大,这需要很多国际财务公司对金钱进行全面的处理,才能有效的保护法官们的身份。”

比如承包邮轮三百万,三百万必然是烈焰法官出钱,但是又不能直接和烈焰法官真实身份挂钩。这就需要技术上的操作。假设法官通过A公司处理了这些钱,那么必然会通过A公司给曹云这些人发钱。一旦知更鸟得到准确情报,烈焰法官的身份面临曝光的危险。

李墨:“神秘人时间掐算的很好,烈焰游戏开始联系玩家的时候,神秘人准确出手。烈焰现在很尴尬,取消游戏的话烈焰的面子过不去。不取消游戏,知更鸟可能会从庞大的数据中找到蛛丝马迹,顺藤摸瓜的掏出烈焰法官的身份。曹云,你是律师,知道后果的。”

曹云苦笑,烈焰倒庄曹云麻烦不小。烈焰给曹云的酬劳大部分是白的,搜查一课也给曹云开过绿灯,依法纳税后就算曹云的收入。但是上次烈焰内审的酬劳实在拿不上台面。正在通过烈焰渠道进行洗白。一共为三百万元。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联系服务员一号,表示自己这笔钱不要了,不要让这笔钱进入自己的离岸账户导致账户被污染。如果已经进入账户,那就向警方说明,以来历不明为由将钱交给警方。

作为律师,曹云知道这种事不要抱侥幸心态。首先是收益太低,三百万没什么了不起。烈焰输了,自己损失三百万保个平安。烈焰赢了,人家有可能会补贴自己的损失。

李墨悠悠道:“曹云,你的钱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冒险。除非你对知更鸟收集情报的能力有所质疑。”李墨愿意把这条信息送给曹云的原因很多,曹云在很多事情上偏向警方。还有帮助小郭等事情不提,还有鬣狗赎人等等功劳。李墨对曹云赚这些钱持无所谓态度,严格来说曹云并没有出卖良知去赚这些钱。

“李课长觉得我有多少时间?”曹云问。

李墨想了好久:“游戏结束前应该就事发了,除非知更鸟是水货。走叉化整为零,蓄谋许久,这一刀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捅在烈焰的死穴上。”

用知更鸟反制烈焰,这是好办法,但是需要钱。大联盟就有这好处:你给钱就行。别说卖烈焰,知更鸟甚至可以卖曹烈。假设知更鸟有曹烈的信息,又有人出得起这个价格的话。

曹云看向邮轮停泊的方向,没想到如同日常一般的烈焰活动期间,烈焰正在微波炉内被熬煮。

李墨说完自己的信息,没提交易信息的事。曹云回神过来,主动道:“按照我的推测和推理,我认为远征投奔的目标不是鬣狗,而是烈焰。”

李墨有些吃惊:“烈焰,可以烈焰为什么还要劳师动众的抓捕远征呢?”他吃惊不是因为消息吃惊,而是惊讶因为曹云怎么会知道。

曹云回答:“因为远征有一件事必须要做,那就是手术。手术前后怎么也得一个星期。我相信你们警察肯定留意到远征需要做手术。烈焰游戏把警察卷进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误导警察。也许烈焰给我们提供100条信息都是真的,只有一条是假的。也许烈焰更高明,由于他们完全控场,在搜捕远征的时候,烈焰掌握了主动。比如我确定远征在某小区某房间内,我的抓捕小队一出发,烈焰就通知远征离开。”

李墨问:“为什么你认为远征投靠的目标是烈焰?”

曹云道:“远征和美国人关系很复杂,远征本是忠诚的士兵,但是被导师出卖,于是进行复仇。你难道不奇怪,远征在各唐袭击CA人员,一抓一个准。最少说明远征有比较强大的情报后盾。这点优势对鬣狗来说没有任何好处,走叉不可能因为远征是十人营就救他,就养着他。对于烈焰来说,我不知道有什么好处,但肯定有很多好处。”

李墨道:“远征的仇家是导师,导师是三脚猫计划的策划者和实施者。西斯等人是三脚猫计划的成员……话说西斯还在看守所等待二审判决。”

曹云惊讶:“二审?”

李墨点头:“不知道什么情况,一审中陪审团对西斯表现出极度的厌恶感,最终西斯律师只能翻出鬣狗,详细说明其中的利害关系。法官认为嫌犯存疑,西斯杀人的证据不足,判处杀人罪不成立。王磊认为,鬣狗和西斯下属的案件与西斯和珍妮的案件无关。法官因为一件不相关的案件判定罪名不成立,王磊提出了抗诉。法院最终不接受抗诉,王磊提出了上诉。”

曹云道:“这点王磊说的很对,这是两个案件。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罪名不成立,王磊在二审是有可能打赢官司。”

刑案中控方要求二审与辩方要求二审不太一样,二审主要内容是辩证歧见。王磊认为两案没关系,西斯律师认为两案是同一案件。那么二审的焦点就在这里。二审不会再去查询杀人动机,证据之类等。如果王磊说服法官,法官认为两案没有直接关系,那案件会发回重审。重审理由为:两个案子没有直接关系。重审时要么法官接受这个理由,如果一审法官不接受重审理由,需要开合议庭。

再说辩方二审立场。假设西斯在一审时,法官裁定两个案子没有直接关系,裁定西斯罪名成立。西斯上诉就非常具有技术性。要以什么理由上诉呢?如果只以两个案件的关系上诉,一旦二审维持一审看****就跑不掉了。这里就是被告优势,被告可以提出多项上诉理由,比如两个案子的关系,比如证据论辩被法官忽视等。

再假设西斯二审有罪,死刑。那么案子还要过最高院,这可以说是一次最后的正式机会。这时候不会再讨论两个案子关系问题,这时候被告需要新证据,新线索才可能翻盘。原先庭辩过的问题不会再拿到最高院法庭上讨论。

再再假设西斯三审死刑,死刑需要法务大臣签字。在这期间西斯最少有三个月甚至长达几年的时间。如果西斯获得了新证据,新线索,还可以提出申诉。申诉不开庭,类似听证会,审查你提出的申诉理由充分与否。如果认定充分,那就要继续开庭。

东唐还好,美国佬那边有死刑犯十几年才最终执行死刑。在业内通过法律渠道将死刑执行延期的行为称呼为续命。通常是没救的,但是能续一天算一天。不过续命费很贵,普通律师续不了这命的。

在高岩,刑事案是有法定的收费标准范围。一方面为了规范了市场,让律师不会狮子大开口,被告不至于为了打官司倾家荡产。另外一方面导致一些优秀的律师不愿意接刑事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