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一庭

覆手 覆手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一庭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在此不利的局面下,九尾起立:“法官大人,因为我的工作疏忽,有很多证据还没有整理,请法官大人允许休庭三天。”

曹云:“反对,昨天预审我方已经说明我方的辩护目标。控方如果真的有很多证据没有整理,那就不是工作疏忽,是渎职。三位有丰富经验的检察官组成了控席,被告被捕到现在已经二十天,这不是渎职是什么?”

法官看九尾:“辩方律师助理说的很有道理,检方有充足和足够的时间,也有充足和足够的人手。如果控方坚持休庭,那必须拿出能说服本席的理由。反过来说,控方准备这么久在庭审处于劣势,为什么有信心三天后能处于优势吗?”

曹云善意提醒:“魏君,你最近要注意下自己的人身安全,九尾可是富二代,为了自己的工作杀几个人不知道可以还是不可以。”

九尾大怒:“曹云,你不要诽谤。我什么时候杀过人?”

曹云道:“我刚才说:可以还是不可以?是问句,不肯定。提醒注意安全是应该的。再说我也不是空口无凭。为了一个案子,九尾你大公无私动用自己家的直升机去办案,反过来想想,九尾你为了能打赢这个官司会不会动用自己家的……呵呵,牙疼,哎呦!”我就不说,说了就有小尾巴,我不说就没事。

法官敲锤子:“控方,你们有休庭的足够理由吗?”

九尾很无奈:“没有。”

曹云用手肘撞了下魏君,魏君站起来:“因为本案涉及的人和事比较多,所以请法官进行阶段性裁定,也就是六月是否主观存在协助烈焰团伙的想法。”

阶段性裁定是庭审一个特点,比如甲被指控杀了乙,辩护律师认为凶器是锤子,控方认为凶器是刀,庭审中控辩双方对凶器进行庭辩,在双方都存在一定理由和证据的情况下,由法官进行阶段性裁定。凶器为锤子,接下去的庭审基础就是凶器为锤子。

但并非不可翻转,最后败诉后控方可以提出上诉,有十天收集证据。收集到刀重要证据后,可以以此理由进行上诉。二审法官会让控辩再次进行庭辩。假设二审法官裁定刀为凶器,那案子就会发回重审。有意思的是,一审法官可以再次裁定为锤子,控方又可以上诉,二审法官再次裁定为刀,再发回重审。

原则上只发回一次重审(高岩),但是规定符合一些情况的话,重审是不受次数限制的。在高岩,上级法院发回下级法院,下级知道应该怎么做。东唐一审法官和二审法官各有权限,一审法官认为自己没错就可以反着和二审干。按照东唐规定,如果发生类似情况,高法会介入监督庭审,甚至召开合议庭给出最终裁定。

九尾想到这里,感觉这就是一场马拉松庭审,关键是六月又没有什么价值,她实在不想在六月身上浪费那么多时间与精力。这案子打成这样让九尾很烦躁,如果曹云一锤定音赢了就算了,关键自己还有挣扎的余地。挣扎不仅很累,还未必会赢,赢了对打击烈焰团伙没有什么益处。

另外麻烦点是王传,王传今天出庭之后就要被证人保护小组接走。王传再出庭需要很多程序。程序没问题,六月有这个价值让自己走程序吗?但是不挣扎对不起自己控方的身份。

曹云不一样,他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他超级无敌闲。本案对魏君来说意义重大,辩方是不怕马拉松的。同时打赢官司对他们来说非常有价值。

另外一个问题,就算九尾有十天时间收集材料,能不能收集到对六月不利的材料呢?就算收集到了,曹云他们这十天不会什么都不干。下次开庭再碰撞,估计又是火星慢慢撞地球,你不死我没亡的一个尴尬局面。

曹云敏锐发现九尾有些走神。作为一名专业人士,不能因为庭审的进展影响自己的心情。因为心情会影响你的工作。

曹云让魏君稍停,突然开口:“既然控方对被告协助烈焰团伙的危害没有反对的看法,我认为法官可以下结论了。”

“等等?”九尾醒转:“什么时候到这个辩题了?”这是控方核心内容,怎么必须反对。

九尾忙道:“不好意思,刚才有些走神,麻烦辩方律师再说一遍。”

曹云道:“检方把这么重要的案件交给一个迷糊小姑娘,是不是有些不妥当。如果检方需要更换主控官,为了司法公平,我同意休庭。”

“对不起,对不起。”九尾深深鞠躬。

法官:“辩护律师请再说一次。”

魏君道:“……综合庭审情况,请法官大人进行阶段性裁定。”魏君将刚才主辩的情况总结后,让法官阶段性裁定。根本就没有进入控方需要的主题。

九尾一听,双脸通红,不仅是羞,还有气。如果是卡通片,曹云保证九尾双耳和鼻孔正在冒烟。曹云在九尾看来,是一只吵了自己一个晚上的那只蚊子,明知道它在,明明很讨厌他,就是无法消灭他。

法官询问:“控方对此有什么说明和补充吗?”

心乱,气乱,九尾根本没有准备台词,站起来后许久没开口,她在搜寻脑海中有利控方的庭辩内容。

法官无奈道:“本庭裁定,被告没有主观协助烈焰犯罪团伙的意愿。不过被告客观上协助了烈焰犯罪团伙,接下去的内容是,被告的行为对烈焰犯罪团伙的帮助有多大,被告是不是不可代替的等。”

拿下一分!在海洋法系中,主观是很重要的量刑标准。即使最后被认定危害极大,但因不存在主观恶意,量刑上会有充分考虑。

法官道:“鉴于控方主控官经验不足,本席决定暂且休庭。辩方有意见吗?”

魏君回答:“没有。”

法官道:“再开庭时间会以书面形式通知,今天庭审就到这里,散庭。”

……

曹云心情不错,第一个环节胜出后,一百万美元奖金已经稳了。除非第二次开庭翻船,否则怎么也不达不到五年。

魏君有魏君的优点,上车后魏君说了自己的担忧:“曹云,烈焰法庭曾经当众射杀了警方卧底。”

“只是线人。”

“我担心检方会特别提出有证据的这桩命案。我的思路是,命案发生时候,王传还没有加入烈焰。不应该要为此买单。”

曹云道:“不,不是这样。假设一个流窜抢劫团伙,干了两年了。第三年A加入团伙,第四年A被捕,你说A要为第一年和第一年抢劫团伙的犯罪买单吗?”

魏君想了好久:“应该不会吧?”

曹云道:“假设这个团伙做的案没有和这个团伙联系上,那A是没问题的。但是注意一点,烈焰法庭杀人、绑架,挟持都有罪证。警方通缉抢劫团伙,这时候A加入抢劫团伙,就算什么坏事也没干,也算犯罪团伙成员。”

真实案例,张X强,HK启德机场一亿多抢劫,绑架首富孩子,最终在大陆被捕,团伙成员均死刑。其中有一位马仔才跟了他几天时间,一样死刑。

曹云道:“不过真实案例有其特殊性。按照法律理解,王传后期加入团伙,烈焰后期不存在太激烈的犯罪行为,理当从轻处罚。不过本案之所以没办法从这点入手,是因为王传签署了交易书,交易书是法定文书,上面认定了王传是主犯。主犯不仅要为个人犯罪买单,也要为团伙犯罪买单。犯罪团伙重要成员以上身份者必须为团伙犯罪负责。”

曹云:“王传之所以迟迟不接受交易,也是有这方面的期待。王传的下属是六月,六月是绑在王传这条船上,王传无罪,她自然无罪。王传有重罪,她就有重罪减。也就是俗称的从犯。你考虑的角度有一定道理,但是无法适用本案。”

魏君道:“我们接下去的辩护切入点在哪?”

第一庭是行为,曹云赢了,法官认为六月主观不存在故意犯罪。

第二庭是结果。

曹云道:“我不看好结果,烈焰法官之间的金钱流动都是以千万甚至以亿为单位。一旦检方拿出比较准确的金额,那就要命了。”

用金钱量化来计算是法律的一个特点,前文提到逃逸之间的区别,是不是逃逸主要看造成的财产损失有多大。盗窃犯罪行严重与否和盗取的金钱额有直接关系。王传投资烈焰超过最高法律认定限额,就是最高一档刑罚。作为王传助理的六月自然也水涨船高。

在法律估算中都比较保守,似乎规则是为穷人定的。(高岩)最重大财产损失才一百万,现在随便一套房子都不止一百万。诸如贪腐最高一档金额是很低的,导致了只要贪腐基本就是最高一档。按照法理来说,贪三百亿和贪三百万是没有区别的,因为都是最高一档。最高一档十年起步。

王传这个金额和其烈焰法官身份,还有主犯身份的认定,代表了王传投资烈焰的行为极其严重。王传在烈焰中的事情,一是投资,二是出席庭审。投资的事务基本由六月完成。所以曹云认为第二庭很不乐观。并且从第一庭看,检方重点准备了第二庭的材料。

这个阶段法官不休庭,曹云也会要求休庭。

曹云在阶段性裁定后爽快认罪。认罪好处在,刑期五年左右。认罪的坏处在刑期五年左右。以曹云的判断,六月被判三到七年之间的刑期都算合理。不争第二庭,等同把命运完全交给法官。

争,又要怎么争呢?

……

深夜,曹云还在自己卧室内偷偷加班。在今天晚饭曹云表示案子第二部分就由魏君自己搞定,他和令狐兰约好去欧洲。高山杏等人就曹云小牛吃老草行为进行了批评。司马落饭后偷偷的溜走,查询旅行社发现曹云还真预定了机票和酒店。

但是司马落已经不信了,被玩很多次了,再信就有鬼了。但是他也不肯定曹云是在耍自己。和九尾迷糊通话,九尾迷糊非常坚定回答:她不在乎自己对手是谁。九尾迷糊之所以如此坚定,是因为在庭审后,其迷糊的外号在业内传开。甚至检察长都找她聊了一会,判断九尾到底是迷糊还是被迷糊了。

在检察长看来区别不大,九尾在心理素质方面不如司马落,对上曹云很可能再次吃瘪。不过九尾迷糊的态度非常坚决,检察长只能鼓励,顺便联系奸细司马落。司马落打探到最新信息后立刻向九尾迷糊汇报,没想到九尾迷糊已经杠上了。

九尾迷糊出身世家豪门,从小处尊养优。一腔热血为了正义成为一名检察官。凭借其聪慧和能力,在名唐中杀出了名声。名唐当年两大新生代女性检察官,一位是九尾,一位是越三尺。越三尺主特搜部,九尾主检控工作,她们也被称为名唐双娇。

到了东唐,三尺还是那个三尺,九尾第一庭就现行。九尾认识到这是自己赌上名誉不能输的一战,性格倔强的她不会退让和放弃。

辩方这边拿着高薪的曹云背后也有不为人知的付出,曹云深夜加班在看六月的材料。

材料相当糟糕,六月帮助王传操作账户,和三家皮包冼钱公司有直接金钱往来。其中知更鸟提供的公司两家,银行一家。账户流水清晰明了,无法狡辩。金额也很惊人,达到了四千万美元之多。目前还有一千多万美元被冻结在银行账户内。

银行是国际冼钱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据说俄国有官办专门从事冼钱的银行,主业务为国内大佬转移资产。

本案证据链太清晰,王传全招了,想要翻案是不可能的。问题严重在金额实在太高。头疼。法律不是法师,不能将账户变没。

要翻案只能出奇兵,超级奇的奇兵,奇到自己都不敢想的奇兵。至于胜率……反正没有什么希望,说不准能赢呢?

至于追逃远征肯定有一些事,不过一件事一件事的处理,本书时间轴并不重要。

“喂!”曹云接狐狸送来的电话。

狐狸:“需要做点什么吗?”

曹云:“什么意思?”

狐狸:“第一庭虽然赢了,但是第二庭难度很高。我们这边有专业的好手,如果需要从盗窃,涂改,绑架,威胁,甚至是杀人……”

曹云问:“你哪位?”

狐狸:“嗯……”

曹云道:“莫名其妙,不要再乱打电话,小心我报警。”才不会和你讨论犯罪的事,哥是律师,就你们那点钱也想拉我下水,去死吧。以曹云目前的收入,钱已经不可能将曹云拉下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