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三百八十七章 毁容案

覆手 覆手 第三百八十七章 毁容案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曹云知道越三尺在撒谎,因为越三尺说的过于详细,生怕自己不信。精于撒谎的人通常都有这个特征。他们很注意细节上的问题,以至于说的太多。

把撒谎能力以1到10来区分,如果1分能力者说出细节,说明清楚脉络,可以认定他在说真话。相反,10分能力者注重细节,说明前因后果,可以认定他在撒谎。

以本次对话为例,前面两人存在很多心照不宣,直接了当的对话。但是在越三尺开始解释这件事后,对话风格为之一变。正常来说,越三尺不会解释,而是将过程简化,说明结果。曹云有疑问,越三尺才会解释。

越三尺将事情解释的过于清晰和完整,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越三尺准备过腹稿,并且思来想去的琢磨要怎么和曹云解释这件事。第二个可能,越三尺将谎言实质化。通过书面形势对谎言进行全面包装。

这时候应该提出自己的疑问,以证明自己有多聪明?不,这时候无论越三尺说的是真是假,必须信。

如同一对夫妻,妻子怀疑丈夫外面有人,丈夫真诚的解释了妻子怀疑的原因。聪明的妻子应该要选择相信丈夫。第一个可能,丈夫撒谎了,但是丈夫有可能因为妻子的态度,而修正自己的错误。第二个可能,丈夫是清白的。第三个可能,丈夫撒谎,并且继续养人,那么迟早还会再次发现。如果选择不相信丈夫,第一个可能,丈夫撒谎被揭穿,要么丈夫恼羞成怒,要么悔过,但是因为谎言被揭穿,再悔过的可能较小。第二个可能,丈夫说的是实话,那么妻子的怀疑就会导致夫妻之间关系产生裂痕。

曹云没有其他选择,必须信,而且接下来自己所有行为都必须符合信的态度。烈焰也好,越三尺也好,曹云认为和自己没有关系。同时曹云也已经传递出一个信息,如果动了曹云身边朋友和亲人,曹云是不惜翻脸的。同样越三尺那边也明白这道理。于是大家各退一步,离开对方的底线。

双方交锋一次后各自后退,事情真能回到原点吗?

如果曹云认为或者希望回到原点,那就等同把主动权交给别人。相反,曹云认为自己和烈焰的关系已经非常危险。烈焰不动自己,很可能只是因为现在动自己的成本高。也有可能烈焰愿意相信和信任曹云,但是曹云不会认为烈焰愿意相信自己。

屁股决定脑袋,灭烈焰成为了曹云目前的基准点。无论越三尺说的真假,无论诬陷寒子原因真假,因为此事,曹云在内心将烈焰当作了严重威胁自己安全的最大隐患。

假设越三尺撒谎,越三尺在哪里地方撒谎?她掩饰了什么?在远征遇害案中,越三尺是唯一倒霉的人,这其中肯定还有故事。是什么故事?

曹云已经不关心,当危险威胁到自己的时候,宁可杀错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个。只不过曹云没有硬实力,他需要机会,在机会来临之前,他会是一只很中立的很愿意信任烈焰的小绵羊。

……

东唐发生了大事,三大财团的银河集团股票停牌半天后,发布了董事会公告。原代理董事长孙地离任,由孙雪衣成为银河集团代理董事长兼总裁。同时董事长孙海表明,自己将在半年时间内将自己拥有的所有银河股权交给孙雪衣。

商业甚至是媒体界对这个消息都不惊讶,反倒是普通股民将此事当成重磅新闻。对于如此利好的消息,银河股票本应该封涨停,没五个涨停说不过去。散户们狙击银河股票,大佬们早在数星期前建仓,等的就是散户当接盘侠。

有一位朋友自己的公司已经有资格上市,问他为什么不上市。他说,他现在还在赚钱,等哪天想退休再上市。他还说,上市之后,作为上市公司老总的我也只是鲨鱼们眼中食物,没意思。

三天后,孙雪衣召开第一次董事会,明确将在两年之内裁减本土15%的员工,导致股价再次下跌,一时间哀鸿遍野。

……

夜景为什么那么美丽?是加班狗们用生命点燃的璀璨。

曹云站立在后院悬崖边,远眺城市夜景时想起了这句话。律师所也有加班狗,陆一航和司马落还在加班加点。明天大宇岛井下案件将在东唐最高法进行三审。陆一航将担任井下的辩护律师,司马落将作为陆一航的法律助理出庭。

直到现在司马落和陆一航还没有跨过心理障碍,那就是踩死九尾。曹云在晚饭后以律师所老板身份询问了情况,并不是很乐观。司马落和陆一航都是比较优秀的司法人员,但是他们缺乏一个性格,那就是狠。

曹云看他们准备的辩词,表面没吭声,心中只有苦笑。从辩词上看,他们甚至希望九尾自己承认在审讯中存在过错。大哥,就算九尾是有超级有良知的人,但是九尾不认为自己有错。成年人,你要说服一位认为自己没错的成年人检察官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是不可能的任务。

曹云必须承认这是自己的失误,陆一航接案,司马落协助,两人全面调查案件,这些曹云都猜对了。曹云也算到了他们一定会齐心协力。但是曹云没算到到了三审之前,他们还没有必须踩死九尾的觉悟。

高山杏走到曹云身边,递给曹云一杯绿茶,曹云看了一眼,高山杏道:“你还没结婚,注意体形。”

曹云接过绿茶,笑了笑,高山杏回头看陆一航办公室:“怎么?”

“什么怎么?”

“你站在这里看夜景,说明你对明天开庭的案子没有信心。”

“打官司有胜有败,很正常。我是担心这两个年轻人会因为明天输了官司而落下后遗症。”曹云接电话:“你好……白茹?你好,找我有事?……OK,我现在就过去。”

高山杏问:“大明星请吃宵夜?”

曹云摇头:“白茹私人助理给我电话,说白茹住院,想请我过去调查一些事,但是不希望惊动媒体和警方。”

高山杏立刻来了兴趣:“曹律师,需要司机吗?需要提包的吗?”

“你怎么对娱乐八卦有兴趣。”

高山杏:“喂,我一直对娱乐八卦都有兴趣,你竟然这么不了解我?”

“哈哈,早点睡吧,拜拜。”

……

白茹晚上十点有个户外拍摄广告的通告,由于拍摄点距离白茹工作室比较近,白茹八点开始按照广告商的要求进行化妆,换衣服,十点左右直接到地点拍摄。

今天的化妆出了问题,有针对性的化妆要先卸妆。卸妆之后,白茹的化妆师给白茹打粉底。刚开始白茹觉得有些痒,忍着,但是慢慢感觉脸部皮肤有疼痛感。询问化妆师,化妆师试了底粉后发现不对,认为是过期了。

白茹也没在意,她对工作人员还是比较温和的,重新用卸妆水卸妆。但是这次卸妆水厉害了,一抹到脸部,白茹就感觉到火烧一般的疼痛。化妆师见状,立刻拉白茹到水龙头处冲洗脸部。白茹私人助理马上联系私人医院救护车。

白茹私人助理:“白小姐左脸发梢位置向下有四公分长度的轻微烧伤,医生表示不会留下伤疤。白小姐让我不要报警,并且联系曹律师过来调查此事。按照医生的看法,化妆品内被人为混入了化学物质,有人有心要毒害白小姐。”

律师除了法庭辩护之外,有一条法律权利。律师拥有调查权。有一个小问题不少人误会,实际上记者是没有调查权的,记者只有采访权。民事个体中只有私家侦探和律师拥有调查权。在高岩私家侦探为非法职业,严格意义来说,民事个体中只有律师拥有调查权。

当然,调查权也有很大限制。比如在本案中曹云要拥有合法调查权,必须得到委托的基础下,调查取证才有法律效力。

怎么理解调查权?假设曹云和某记者要调查某公司,他们都想拿到公司账户的银行流水。记者是拿不到的,记者通过采访银行人员等获得的账户信息属于非法行为。曹云可以申请银行给自己流水,银行有可能拒绝,也可以选择拒绝。在这种情况下,曹云就可以向法院或者检方申请,拿到调查令后,强制拿到银行的公司账户流水。(高岩)严格来说,还需要警察、检察等司法机构的配合,律师才拥有实质的调查权。

其次是作证。比如本案中,记者向化妆师了解案发情况,化妆师吧啦吧啦说了一堆,这些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化妆师上庭后可以无视自己对记者说的内容。反过来,律师向化妆师了解情况,化妆师就要为自己所说的话负法律责任。

在很多娱乐新闻中,经纪人回答记者问题的答案和实际情况并不相同,经纪人的行为没有犯法。如果是律师问经纪人问题,经纪人就不能乱说话,他说的话有可能变成呈堂证供。

按照道理来说,本案涉嫌故意伤害,曹云必须说服白茹报警,因为故意伤害属于刑事罪。假设曹云调查发现化妆师是主谋,然后白茹找人打伤了化妆师,曹云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当然理论上不报警也是可以的。

白茹委托了曹云,曹云有多大权限呢?基本没有多大权限,曹云可以要求和化妆师谈话,进行调查,化妆师是可以拒绝曹云的要求。除非曹云通过司法机构帮助,强制化妆师接受自己调查。不过这么一来,警方会接手调查权。

这也只是道理。在实际操作中,曹云拥有整个白茹工作室场地和员工的调查权。

……

白茹在医院和曹云视频,曹云还是按照正规流程,道:“白小姐,此事已经涉嫌故意伤害,我个人建议你报警。”

白茹道:“我暂时不打算报警,只想请曹律师做个内部调查。”

曹云很想问,为什么是自己?为什么不打算报警?

但是曹百万有百万报酬后,他是可以没有好奇心的。

私人助理说明了情况,中午十一点左右,化妆师帮白茹卸妆和换妆,以比较淡雅的妆容和东方在东方山庄吃了午饭。而后白茹返回东唐城,在车辆上,化妆师给白茹补妆,白茹在下午五点出席了和一部电视剧有关的发布会。

七点,白茹在发布会用完晚餐后返回白茹工作室。七点二十分到达,白茹去休息室休息,这是化妆师等员工们的吃饭时间。八点五分,白茹按照广告商要求化妆,结果出事。

按照行程分析,有人在七点二十分到八点之间换掉了底粉。今晚在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一共七人,化妆师,发型师和服装师各一人,保镖两位,司机一位,私人助理一位。私人助理说明,在白茹小憩时,他们在工作室的小会议室吃便当,大家很随意,进进出出,每个人都有机会换掉底粉。

曹云几乎没用过调查权。有些案子找目击证人了解情况,有些案子从警方资料中的线索扩展证人。有些案子是翻垃圾桶。不过曹云好歹是在警察学校待过的人。

在经纪人和私人助理的陪同下,曹云和六名工作人员进行了对话。六名工作人员也很配合,对白茹遭遇此事多少都有些愤慨。

问完话后,曹云与医院的白茹视频连线:“白小姐,我想问一个问题,找到掉包粉底的人,你会怎么做?”

白茹回答:“我不想把事情闹大……”

曹云问:“请问白小姐身边是东方先生吗?”

东方出现在镜头,东方坐轮椅微笑:“你好曹律师,调查进行的还顺利吗?”

曹云回答:“有一些怀疑倾向,不过作为一位律师,这种情况我必须说服白小姐报警处理。”

东方道:“曹律师,报警和不报警的区别在于报警会把事情闹大。就算抓到了罪犯,白小姐也不想和对方计较。退一步说,白小姐构不成轻伤,报警的话,最多只能将罪犯拘留几天。”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