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四百一十八章 正奇之道(中)

覆手 覆手 第四百一十八章 正奇之道(中)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曹云对欧阳逸轻点头,伸手将麦克风拉到自己面前,看着九尾,问:“控方,我先请教一个问题。你说第二次审问警方和井下说明法律关系,有没有说清楚?有没有说明在没有主观过失的情况下导致矿石死亡,属于事故,井下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呢?”

九尾翻看一会:“没有。”

曹云道:“口供上写的清清楚楚,警察说明法律关系是这么说的:电猫是你布置的,人是电猫电死的,你就涉嫌故意杀人。井下说:你胡说。警察回答:这边在录像,送法庭的录像,我绝对没有乱说,也不敢乱说。然后没了,也就是说警察根本没有说清楚法律关系,而是有选择性用恐吓的手段来威吓一位老者。”

九尾回答:“警察没有义务回答法律问题,警察审问可以采取法律允许的任何手段。”

我不是要说服你,我只是说给陪审团听的。曹云继续道:“控方说,井下和妻子每年去其妻子娘家居住,所以井下一定知道电猫会电死人。这句话本身就是错误的,存在巨大的误导。我来东唐这么久,我仍旧不知道东唐有什么习俗。我知道东唐有和高岩不同的习俗,但是我没兴趣,我也不想问。对于一位已婚男士来说,特别是中老年人来说,对这世界哪还有太多的好奇心。”

曹云道:“电老鼠时节是在秋天,并非夏季,更不会是暑假。既然控方说井下一定知道电猫的威力,那么请拿出证据。控方可以传唤证人,证明井下肯定知道。”

九尾道:“辩方这是在狡辩了。即使井下不清楚,井下妻子难道还不清楚吗?你认为井下妻子就没有提醒过井下吗?”

曹云回答:“刚才我问过证人,证人说没有提醒井下。事情回到证人的身上,我不清楚证人有没有涉嫌故意杀人罪,我从证人证词上可以肯定一点:井下没有故意杀人罪。”

九尾毫不让步:“法官,我要求质询证人。”

桑尼点头:“可以。”这个案子开审下来,桑尼很认真。因为这个案子和前四个案子不同,是非常严肃的一个案子。控辩双方都有道理,有可能影响到真实世界一条生命。

令狐恬儿开始问证人,这是她擅长的领域,是从令狐兰学到的本领。不过问了几个问题,证人就露陷了。

令狐恬儿:“我给你一分钟时间想一想,欧阳律师今天和你单独进行半小时的会谈,都说了什么。”

曹云一开始就把证人提到庭上,问完问题不送证人回去,就是为了证人能完全知道庭审的情况,从而推断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曹云策略没错,但是曹云高估了井下妻子的能力。证人井下妻子完全编不出来半小时说了什么。

令狐恬儿见证人无法回答,问:“欧阳律师是不是让你顶罪?”

证人回答:“不是。”

令狐恬儿:“看来欧阳律师没和你说明什么叫同案犯。”

证人:“说了。”

令狐恬儿:“哦?说了?说了什么?”

证人:“……”

曹云:“反对,律师和证人说什么,和案件无关。”一般曹云会喊反对,多是因为要出问题。

令狐恬儿回答:“我怀疑辩护律师制造了证词,所以想通过证人核实这一点。”

桑尼:“反对无效,控方可以继续问问题。”

令狐恬儿:“这么大年纪背台词很不容易吧?”

证人:“……”

令狐恬儿:“为什么井下要买电猫,需要通过孩子去买呢?”

证人想了好一会,令狐恬儿继续道:“这个问题我也可以问你孩子。”

证人回答:“他们在念大学发现有人在网上卖电猫,做的还不错。我母亲,我弟弟等因为有需要,我让孩子陆续给他们买了几个,也帮邻里买过几个。”

令狐恬儿笑:“孩子很热心。”

证人点头:“是,也很孝顺。”

令狐恬儿:“孩子怎么知道电猫?”

证人:“他们在我们娘家最喜欢电老鼠。”

曹云和欧阳逸苦笑。

令狐恬儿带有指责语气:“电老鼠很危险,你们做父母的是不是太不负责了?”

证人:“不是。每次我们都在旁边看着,还千万交代他们别靠近电猫……”

令狐恬儿:“我们是你和你先生吧?”

证人终于没有再回答。

欧阳逸一手撑下巴,神情迷惘。这是令狐兰的套路。先问一些不好回答,但是思考过觉得回答没有问题的问题。而后再引开话题让证人心情放轻松杀个回马枪。令狐恬儿问的问题并不算好,但是证人表现更不好。

没办法,律师可以教你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但是律师没办法让你背诵所有问题的答案。

令狐恬儿:“我问完了,谢谢。”

稍微沉默之后,曹云问:“矿石死亡之后,也就是检控官你到达大宇岛之后,你并没有让本地的派出所所长参与案件调查,这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九尾一愣,这什么问题,回答:“大宇岛几乎没有刑案,我想派出所应该没有什么经验。”

曹云问:“你可知道派出所所长曾经是搜查一课的主力探员吗?”

九尾:“知道又怎样?”

曹云再问:“为什么不让搜查一课的主力探员协助办案呢?是因为他反对你的审讯手段吗?”

九尾回答:“当然不是,不用他是因为他是被搜查一课流放的探员,是出了问题的探员。”

曹云问:“你知道出什么问题吗?”

九尾摇头:“不清楚,我也不想知道。”

曹云道:“对,就是这个态度。你知道一个结果就可以了,过程对你来并不重要。所长是我朋友,我也是因为他才去大宇岛。业内都知道他被流放绝对不是因为负面事情。”曹云看李龙。

李龙首肯的点头。

曹云道:“就井下案也一样,你要一个杀人的结果。当口供不符合杀人结果,你就继续审问。我大胆假设,如果第三天井下还是不承认自己布置电猫想过会死人,那么你打算再审几天呢?”

九尾回答:“这要看情况,我不会冤枉任何人。”

曹云:“情况?根据镇警察说明,你已经批准了延长羁押的决定,并且对前两天审讯不满,要求镇警察加大审讯力度。镇警察问,什么是审讯力度。你反问,你难道没有分寸吗?镇警察认为你想要的结果是井下杀人。不接受井下没有杀人的结果。”

九尾皱眉:“我没看见有这份口供资料。”

曹云道:“这是司马落动用检察官身份问出来的一段话。三审时候本打算用,但是他们觉得对你太残忍,再者也担心这位警员因此会遇到一些麻烦,所以并没有拿出这份证据。”

九尾道:“我确实这么说过,但是我不是这意思。我从口供上判断,我认为井下含糊其辞,几份证词前后不一。特别是主观上想法不一致。我的要求是警方审问确立一份可信的证词。这应该是我的错,我没有说清楚。”

桑尼突然开口:“控辩不要在一些问题上纠缠不清,本案重点在于井下有没有杀人的主观想法。”作为法官,桑尼第一次感受到神圣感和责任感。

曹云道:“我们无法证明井下的想法,我们只能用自己调查所得的线索和证据去说服陪审团接受我们的看法。这里我要强调一点,法律精神,疑罪从无。”

这是一张基本牌,也是曹云的王牌。井下有没有杀死矿石的想法,是主观想法,很难证明有或者没有。曹云先混淆了十份口供的作用,对第十份结论口供提出质疑。在得到一定质疑基础后,就可以扔出疑罪从无这张底牌。

对这张基本牌九尾很头疼。曹云能将基本牌变成王牌的原因是,警方审讯次数很多,审讯所得的口供不一致。不一致不是同问题答案不一样,而是一些关联问题不一致。比如问:你为什么不把安装电猫的事告诉岛民。回答:忘记了。第二次审问问:你知道电猫会伤人吗?回答:知道,我想他们也知道。这两个答案就出现矛盾。井下知道电猫对人有害却忘记提醒岛民。到底是忘记了,还是故意不说?

九尾需要确切的答案。第三次审问,就直接问这个问题。井下竟然给了第三个答案:我在自己家干什么,为什么要告诉他们?

在口供证据被两名辩护律师慢慢松动后,九尾必须拿出铁证,否则疑罪从无、

九尾举手:“我要再询问证人几个问题。”

桑尼:“可以。”

九尾走到证人席边:“证人,电猫是你安装的,还是你丈夫井下安装的?”

证人回答:“我丈夫。”

九尾:“你说你丈夫对电猫不了解,安装过程复杂吗?”

证人回答:“有说明书,产品附带了说明书。”

九尾:“你丈夫阅读了说明书?”

证人点头:“没错。”

九尾拿出自己手机举在手中,面向陪审团:“在三审结束后,我一度对结果有怀疑。于是我在警方帮助下,联系了制造电猫的小作坊。在法律角度来说,生产和销售电猫是违法行为。但是这家小作坊还是比较良心,他们产品都附赠了一份说明书,非常详细的说明书。开篇第一页就说明,本产品在使用过程中有可能导致人畜死亡,请严格按照说明书进行安装使用。“

九尾将自己手机插入接口,打开图片,是九尾拍摄的说明书图片。这可能是伪证吗?也许未必是本产品说明书。肯定不会,检控官绝对不会犯这么大的错误,错误不是指明知故犯,而是因为这个错误很容易调查清楚。

九尾道:“各位,现在事实很清楚,辩方一直称井下不清楚电猫的威力。事实上说明书解释的非常清楚,并且用警示大字在第一页说明。证人证明井下阅读了说明书,也就说井下很清楚电猫是有可能导致人死亡的一件工具。并非如辩方所说,井下对电猫一无所知。”

大家看辩护席,欧阳逸和曹云互相看一眼,心中叹气。辩方三审没拿下控方,是大大的坏事。不仅导致九尾对有关审讯的问题有了充足的准备,甚至还让九尾额外收获了线索与证据。精于一案的九尾,对自己负责的案件有着无比充沛的精力和时间。此证据一出,辩方凶多吉少,并且曹云的王牌因为铁证的出现,变成了基本牌。

曹云:“由于控方提出未呈堂的新证据,辩方要求休庭验证证据真假。”这是合理要求。

桑尼问:“一天够不够?”

曹云:“够。”

桑尼:“好,今天庭审就到这里,明天晚上八点继续就本案进行第二庭审理。”

……

清风明月,竹影下喝茶。

欧阳逸举杯:“九尾阵地战太强了,心理素质也不错。按照道理,她多次败在曹云你手上,加上我的名头,应该有些忌惮。没想到她内心这么强大。”

曹云:“欧阳,我对刑事辩护还是门外汉,平时就靠三板斧骗点钱。你……”

欧阳逸道:“懒是人的天性,我们已经习惯了走捷径。毕竟时间就是金钱,别人的案子,自己的时间,越快解决当然是越好。今天的辩护之所以失利,是因为我们的核心观念不对。”

曹云:“今天我们核心观念是希望通过井下妻子混淆口供,最终疑罪从无拿下官司。”

欧阳逸摇头:“不、不。今天我们的核心观念是走捷径,钻漏洞。但对方很强大,并且战场小、局限大,很难发挥出我们的实力。既然如此,我们就必须改正自己的核心观念。”

曹云请教问:“狐?”

欧阳逸:“不忘初心。”

曹云:“……”你、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词?

欧阳逸道:“我刚当律师时,就是希望能通过法律正气凌然的打赢官司。后来慢慢的我开始钻法律漏洞。毕竟面对辩方律师,控方更显得弱势。要打赢本案,我们必须回到初心,不用奇计,布置正兵应战。”

曹云:“我不太理解。”

欧阳逸问:“曹云,你为什么主观认为井下没有杀人的念头?”

曹云道:“就是主观。”

欧阳逸问:“假设矿石触电之后,井下并没有报警,也没有联系医生呢?”

曹云一拍掌:“没错。我们假设井下真有杀人的意思。首先,他不会开设电猫警报声,只会开启指示灯。其次,他不会马上关闭电源。再者,他不会立刻通知派出所和医生。”

欧阳逸:“我们都是投机取巧的人,希望快速的结束案件。这导致我们忽视了很多细节,忽视了客观存在的事实。”

曹云:“我看行,不过为避免九尾有准备……”

欧阳逸一笑:“喂,刚说了,要用正兵,怎么又想诡计了?我的建议:曹云你现在去找九尾,把我们的准备好的辩护观点告诉她。”

曹云:“可是,她应该不会相信我的话。”

欧阳逸:“要的就是这效果,正兵也有用兵之道。”

曹云:“现在凌晨一点,人家应该睡了。”

欧阳逸:“疲兵之计。”

卧槽!什么鬼正兵还附带这么多坏水?欧阳兵法吗?

两军对垒,互相冲杀,这是正兵。两军对垒,互相冲杀,蓝军掉进白军挖的坑中,这就是诡计。或者昨晚少量白军到蓝军阵前跳广场舞,导致蓝军无法入睡,今天交战,蓝军自然输多胜少。

果然,名律师都有压箱底的坏。平时不用是不需要用,为了保持自己形象。关键时候用,可以解释为律师的职业道德。

曹云站起来,研磨咖啡:“孤男寡女,没咖啡怎么行?说不准我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哦?我很期待。”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