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四百一十九章 正奇之道(下)

覆手 覆手 第四百一十九章 正奇之道(下)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曹云?”九尾开门后看见曹云很惊讶。

曹云拿咖啡,问:“还没睡?”

九尾很警惕:“有事?”

曹云点头:“有。”

九尾:“非要现在说?很晚了。”

曹云:“没办法,为了我们共同的利益,我必须很没有风度的请你让我进去。”

九尾看了曹云三秒:“进来吧。”

曹云进房,九尾关门,她不担心曹云有歪心思。曹云把咖啡递给九尾,九尾没有拒绝,也没喝,接过来请曹云坐:“什么事?”

曹云:“欧阳逸刚走。”

九尾:“嗯?”

曹云道;“有人三百万刀买我输,我不能赢。但是欧阳逸在,我估计不想赢都不行。”

九尾严肃道:“曹云,这是犯法的?”

曹云回答:“这又不是真法庭,有人给我三百万刀,让我表演下节目,我很乐意。我无法明着阻止欧阳逸,所以需要你的帮助。不……是你需要我的帮助。”

九尾:“我很认真对待这个案子。”

曹云道:“你又想堂堂正正的赢?”

九尾点头。

曹云道:“也好,不过我担心你没有心理准备,你输的也不服气。这样,我把欧阳逸的计划告诉你,但是我不告诉你怎么破局,办法你自己想。”

九尾做出明显戒备的动作,双腿交叉,人后仰,拉开和曹云的距离。但既然有这样的动作,她就不会拒绝听下去。只要听下去,基本就跳坑。

曹云开始说明,说明矿石死亡时间,井下的表现等,还提到本地医生没有对矿石进行抢救的细节。

曹云道:“从井下这些表现来看,我不肯定井下布置电猫的目的,但是我当时判断井下绝对没有故意杀人的意思。所以我支持陆一航和司马落与你进行三审。但现在问题是,井下对我来说,不值三百万刀,我必须帮助你赢。”

九尾许久后反问:“你知道不知道,假设井下是被冤枉的,他难得有这次翻案的机会。却因为你贪图钱财,导致最后冤死。你心中过意的去吗?”

曹云无所谓一笑:“我们都是一个目的,你要扬名立万,我要遗臭万年。这案子我们都输不起。你就说,如果欧阳逸从这个方向和你辩论井下是否存在主观恶意,你认为陪审团会偏向谁呢?”

曹云道:“今天庭审虽然辩方弱势,但是你那份铁证口供已经被动摇。它现在在陪审团看来是一件非常重要参考证据,而不是决定性证据。”

九尾沉思片刻,问:“当时井下真的是这样?”

曹云道:“我不知道真假,是小郭告诉我的。从村医检查来看,井下报警也非常及时。喂,别管真假……”

曹云身子前倾,右手手掌拍九尾的手背,压低声音:“如果你输了,你不仅名望大跌,而且还会被猜忌在审问时候动了手脚。你不能输,我也不能输。大家合作愉快。”

两人距离很近,九尾看着曹云的脸,曹云凝重的点点头。九尾:“你知道吗?我曾经一度还挺喜欢你的。”

曹云:“然后?”

九尾:“现在我看你这副嘴脸,觉得非常恶心。你现在马上给我滚,从我眼前消失。”

曹云:“我可是为你好,万一井下翻案,对主控官……”

九尾提高声量:“滚。”

曹云摊手,站起来:“不管怎样,你知道明天欧阳逸要怎么打,我会帮你的。”

“滚啊。”九尾很愤怒抓起靠枕扔过去,天下哪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自己瞎了眼,竟然对他动了心。讨厌曹云,更恨自己。

九尾最大弱点:她是富二代,她不为金钱而工作。这就表示她对法律或者正义非常执着。她不屑和小人为伍,她清高自傲。可怜曹云误会其为了名利,结果一份丹心没照汗青,反而惹恼了九尾,被其赶出门。

见到曹云如同丧家犬一般被赶出来,窥偷狂桑尼把门缝关上,偷乐中。曹百万,你也有今天?

……

第二天晚上八点,开庭后九尾先站起来说明。

九尾:“这个案子在督办的时候,我忽视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在矿石触电之后井下的表现。我今天白天和大宇岛派出所所长,还有大宇岛医生进行了沟通。从他们的描述等说明,井下在得知矿石触电之后,是非常担心和紧张。同时井下特意设置了声音警报,警报响起后,井下立刻去查看。而不是只接通显示灯。”

九尾:“这个细节,这个情况在法庭一审,二审和三审中始终没有人提出。这是一份非常重要的线索和证据。所以从我作为督办者,检控官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提出井下涉嫌故意杀人罪有违事实。我下午已经和检察长通过电话,他们将会处理此事。傍晚六点,检察长回复我,检方决定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起诉井下。不过存在很多程序上的问题,所以在短时间内没有办法完成这件事。也请井下夫人多一点耐心。谢谢。本案审理就到这里,大名城检方决定暂时撤诉。”

大家一起鼓掌,九尾向大家鞠躬,坐下时候,看见对面曹云和欧阳逸击掌。曹云发现九尾在看自己,立刻收了笑容,面色凝重的轻鼓掌,似乎若有所思。

先不管九尾怎么想,管家懵圈了。搞毛啊,这案子特意请了两个陪审团,你们竟然撤诉,几个意思?

管家让大家稍等,和节目助理去一边的房间,与投资方大佬进行联系。

许久后管家回来,请大家安静:“九尾小姐,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九尾道:“请说。”

管家问:“你三审都没有发现这个问题,请问现在是怎么发现的?”

九尾回答:“昨天有人提醒我。”

管家问:“谁?”

九尾:“……曹律师。”

管家问:“九尾小姐有没有想过自己被利用了呢?一个人知道电猫威力,可能电死人,可能电不死人。九尾小姐昨天说过一点,井下并不知道矿石被电猫电死后,自己是要负法律责任。联系到你刚才所说的细节非常可笑。”

管家道:“在座很多警察,知道一种常见情况。一个人谋杀了另外一个人,谋杀之前心态很好。真正动手,导致他人死亡后,心态就崩了,非常紧张,甚至后悔。井下做好了电死人的布置,但是并没有做好真正电死人的心态。矿石触电之后,无论矿石死活,井下目的已经达到,他做出积极行动完全符合常理。”

九尾发现被管家这么一说,自己心中竟然动摇了。看看曹云,再想想昨夜……

一直站立在被告席的犯伍开口:“有些情况我对大家撒谎了。也是九尾小姐提到过的一点,全岛有大半是井下的学生,为什么大家并不喜欢井下?除了昨天九尾小姐说的原因,还有很重要一点,井下崇尚打骂暴力。我们大宇岛缺少教学资源,没出现几个优等生,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受过体罚,甚至是一些不堪回首的体罚。”

犯伍道:“井下是一个极端认知的人。没错,他热爱环境,但不代表他都是对的。不过这个突发情况让本案变得索然无味,就算再审下去也没有意思。既然九尾小姐决定撤诉,我尊重九尾小姐的决定。”

九尾脸色不太好看,这时候听审席李龙悠悠问:“犯伍,什么时候加入的烈焰?”

犯伍呵呵一笑:“龙哥,这话是什么意思?”两人曾经一度关系很好,称兄道弟。

李龙回答:“没什么意思,随便问问。我就奇怪,哪个熟悉司法机构,在职的司法资深工作者会那么闲。我一个一个名单的排查,竟然忘了排查被开革出司法系统的前司法人员。我还奇怪越三尺怎么查一半就失心疯了,原来是她爷爷最得意的弟子。”

越三尺一边看天花板,不吭声。

犯伍笑:“龙哥,这可是诬陷。”

李龙反问:“诬陷什么?”

犯伍摊手:“三尺,你如果有我是烈焰成员的证据,可以交给李局长。”

三尺迷糊回神道:“什么?好困啊。”

李龙笑,问:“管家,犯伍先生曾经是东唐中流砥柱,我和越传都决定把节目录完。犯伍先生是不是也会留下来呢?”

管家还没吭声,犯伍道:“留,为什么不留?烈焰可以给我一个赚钱的机会吗?”

节目助理道:“非常欢迎犯伍先生能留下。犯伍先生作为嘉宾进入第二阶段。但是能不能留下,不是想留就留,要看大家的本事。”

节目助理:“很遗憾,井下案就这么结束,让原本应该完美的第一阶段有些遗憾。不过在井下案中我们看出律师对案件的影响力。诸如曹律师,根本不用上庭,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在深夜把美女检察官给‘说’服了。佩服佩服。”

曹云苦笑,踏马的你们盐洒够了吗?再火上加油,回头我很难收拾的。不过曹云对节目助理的心态还是理解的。烈焰本打算在井下案发射火箭,结果因为自己的捣乱,火箭变成了窜天猴。花了火箭的钱,Biu的一声后,没声没响了。是我我也难受啊。

节目助理道:“恭喜各位闯关成功,进入大名城真人秀第二阶段。具体游戏规则明天晚上我们再详细说明。时间不早了,大家请回去休息吧。”

……

回到自己的房间,曹云唉声叹气,站起来走走,又坐下来,再叹一口气。

来回几次后,曹云终于是去隔壁敲门了。

两次敲门后,门终于是开了。九尾开门,后退一步,一改自己很有礼貌的态度:“又有事?”

曹云干笑:“哈哈,为什么说又呢?”

桑尼的卧室拉开一缝,桑尼拉长耳朵……

九尾:“说。”

曹云:“不请我进去?”

九尾:“不。”

曹云:“井下案还有很多故事,特别是三审,发生了很多曲折迂回的事。”

九尾:“滚。”

曹云:“你对司马落和陆一航有什么看法?”

九尾:“没。”

曹云:“难道你不好奇,为什么他们会组队和你硬刚三审?你知道不知道,陆一航已经进行司法考试,打算转为主控官?另外,在三审时,你认为你真的打败了他们?你可知道他们败的真实原因?”

九尾动摇中。

曹云道:“之所以我主观判断井下不存在故意杀人的嫌疑,还有一个原因。在案发之前,我在井下家坐了数小时,和井下进行了商谈。并且开出一千万的价格希望他能卖地。”

九尾咬嘴唇,心中天人交战。这家伙是王X蛋,不要听他说……

曹云:“我知道你根本不在乎名利。你难受是因为不清楚自己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我可以公正的将我知道的所有事情告诉你,由你自己去判断对还是不对。案子基本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没有必要撒谎,而且我所说的一切都可以有迹可查。”

曹云真诚:“钱对我很重要,对错对你很重要。我赚到了钱,你还没有得到真相。”

九尾许久后:“你好像还没说对不起。”

曹云鞠躬:“对不起。”

九尾人让开一边:“请进吧,喝什么?”

……

曹云说了自己和井下的交谈,说了三审时候的情况,说了陆一航和司马落没有拿出来,和说出来已经准备好的辩词。

曹云道:“客观来说,我认为井下是有杀人动机的,并不是你们所想的保护家庭。”

九尾有些惊讶:“难道我疏漏了?我调查未发现矿石和井下有私人恩怨。”

曹云道:“我稍微了解过井下子女的经济情况,还不错,但是不至于非常不错。毕竟是从农村出去的孩子,才三十四岁,有房有车就算不错。”

九尾不太理解,想了一会,大悟:“井下宁可得罪全岛人,宁可放弃一千万,甚至你表示了还可以再谈条件,但是井下没有因此而犹豫。这说明井下性格非常执着,或者说固执,他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九尾边说着,一拍掌:“他杀人的动机是为了保护大宇岛不被开发。因为卖地的事引发人命案,旅游公司也必须认真考虑大宇岛是否值得投资,毕竟可选的地方很多。再者,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岛民们只能被迫冷静下来。井下根本就不怕得罪全岛人,他带头反对卖地,就说明了他的态度很强硬,愿意和全村人为敌。”

九尾:“这才是井下杀人的动机。只不过井下并不清楚后:在自己家里杀死入侵的人,有可能被判死刑。不过,既然你想的这么清楚,井下也没有给你钱,为什么你要站立在井下无罪的立场上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