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四百五十九章 午饭

覆手 覆手 第四百五十九章 午饭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这就是检控官水平差距。”看守所曹云说明了小石案的庭审情况,对陆一航道:“如果是司马落,我能赢但赢的不会这么漂亮。如果是九尾,九尾一开始就会提出故意杀人罪,我的工作量会倍增不说,万一九尾知道我的切入点,我有可能会输掉官司。”

陆一航问:“小山到底是为什么攻击小石?”

曹云:“没问。如果我问了,小山说,是因为道德和正义还好,他最多比较中二。小山如果说因为暗恋小花,情急之下动手,最少还符合庭辩我所说的。我最担心小山回答是,因被小石推搡侮辱,加之正义之心绑架和拯救暗恋对象,于是恶从胆边生……那我会很纠结的。我不喜欢接死人的刑案,就是因为有时候自己接受能力不够的原因。”

陆一航:“我觉得判决轻了一些,过失致人死亡罪名比较合适。”

曹云点头:“确实如此。不过案子已经结束,我也不想去回忆。你这边准备好了吗?”

陆一航道:“我很清楚自己没有任何教唆李宝的言语和证词,我一直认为赵晓之死是意外。李宝在遗书承认自己抓了赵晓的小腿导致其摔下台阶,显然我存在有不察的过失。我很难理解的是,为什么李宝在遗书中透露出对我的厌恶和憎恨呢?”

曹云道:“我不清楚你和李宝会面的情况。”

陆一航苦笑:“问题是中间间隔了两个案子,我也记不清当时我和李宝会面的细节。我虽然对会面进行了录音,但是在案件审理结束后,已经被后面案子的录音覆盖。”

曹云立刻提醒:“法庭上不能这么说。”法庭上陆一航说我记不清楚我和李宝说了什么,那麻烦就更大了。说‘更’是因为曹云并不看好陆一航的自辩。

陆一航点头,上法庭有时候不能坦荡和完全的诚实。陆一航自认为自己没有犯罪,但是他不能说出自己记不清细节这条证词。

曹云:“有一个坏消息,检察长认为司马落和你私人有较好的关系,特搜部也查到你们在案发前保持社交软件的互动,为保证客观和实事求是,九尾将成为你自辩的对手。”

陆一航一愣:“我怎么不知道?”

曹云:“你是自辩,你在看守所。不会电话通知你,肯定是通过邮寄通知的方式来告诉你这件事。一航,说实话,我不是很看好你的情况,你考虑一下是不是放弃自辩?”

陆一航摇头:“我内心非常清楚我是清白的。这是我的一个实验,不可能每个人都能聘请曹律师你。和我水准相当的律师很多,如果我通过自辩可以赢得清白,那代表大多数人能受益于律师的帮助。”

曹云问:“有具体的辩护策略和切入点吗?”

陆一航点头:“有点想法。我只是不理解为什么李宝在遗书中要这么描述我。我没有教唆他做伪证,没有逼死他喜欢的姑娘,还贴钱帮助他打赢了官司。为什么他会憎恨我呢?我想不明白这点,很可能是检方最有利的突破口。”

曹云点头:“确实,这个环节很难绕过去,你必须面对这个问题。如果是我自辩,我会对张宝的精神问题提出质疑。毕竟他自杀的行为并不符合大多数人的选择。”被甩了自杀,相同的例子很多。被甩了之后,前女友死了,他自杀,这个行为存在质疑的空间。第二步,收集证词,又是前文提到更换概念法。诸如向李宝三十位熟人收集证人,其中有两人认为李宝精神有问题,留下这两份证词,将其余二十八分证词扔到碎纸机中。

曹云:“魏君就做你的场外助手,有需要就联系她。一会我去见九尾,你既然想试,必须要有试的空间。她同意你才可能被保释,不保释的话在看守所内你受到很大约束,你的试验也不存在公平的环境。”

陆一航:“司法人员涉嫌犯罪通常不被保释。”部分发达国家奉行人之初性本恶之说,他们认为人性是坏的,有原罪,必须通过一些手段进行约束。司法人员、公职人员职务犯罪比之常人犯罪受到的惩罚更为苛刻。至于寺长、首相、总统,严格来说他们不是公职人员,属于国家或者地区雇佣人员。

曹云:“所以需要九尾同意。”否则直接向法官申请就可以了。

……

曹云约九尾吃饭,由于工作等原因,九尾表示自己请客才能一起吃饭。曹云无所谓谁买单,到了曹亿这阶段,抢买单属于中二行为。实际上在同等情况下,中产收入阶层甚至部分低收入阶层很少人愿意为了一餐饭钱欠别人人情,抢买单有时不会让对方感受到你的好客热情。同事之间要么今天你掏钱,明天我掏钱,要么AA也不错。当然也不排除个别死皮赖脸蹭吃蹭喝的人。如果是经理和下属,经理买单属正常行为。如果是领导和下属,下属买单属于正常行为。

九尾一边切牛排,一边很认真听完曹云巴拉巴拉说明陆一航一颗正直的心,一颗试验的心,一颗红心……

九尾咀嚼牛肉吞咽下去,慢条斯理道:“曹云,你在影响司法公正。”

“哈?”

“没用的,我一视同仁。我从来不相信一个人的道德,或许陆一航比绝大部分人的道德都要高尚,但是无法排除其偶尔的阴暗。比如你曹云吧,有女朋友了吧?遇见很不错的女生时候,内心就没有一点想法吗?”

曹云:“今天的菜不错。”

九尾道:“这就是人性,生理你无法控制。但你能控制理智,甚至在对方引诱你的时候,你用理智守护自己,让自己不会背叛女友。陆一航情况类似,我相信他是一个好人,道德高于平均线,但是他还是人,不是神。就算是神,你看希腊神话,北欧神话,还有古典神话,有多少神干了坏事?”

九尾:“你如果还要继续你的说词,我会将此事告知律师委员会。”

曹云不满:“假设我们结婚,那是不是就不能聊天了呢?”

九尾:“首先你不是聊天,我听的出来。其次,这办法你已经用了第二次。”

曹云一愣:“第二次?”

九尾:“大名城上井案,不战而屈人之兵。”

“哈哈!”曹云干笑,九尾进化速度不符合达尔文的进化论。

九尾一手撑下巴等着。

曹云叹气:“你随便说句话吧。被你当场揭穿我很尴尬的,我不知道说什么。”

九尾问:“说句实话?”

曹云点头。

九尾道:“我可以同意保释。前面说过,我个人认为陆一航道德值高于平均线,所以我请你转告他,最好请你当律师,放弃自辩,这样多少还有一线生机。”

曹云皱眉:“哦?”九尾的意思是她已经有九成把握打赢官司。曹云不了解本案的细节,陆一航能说的,多是他在李宝案件庭审时候了解到的细节。作为检方肯定会全面了解问题。

曹云转移话题道:“你刚才说遇见不错的女生引诱我?”说到这里就必须结束,九尾表达了她的观点。再问,再装傻会适得其反。

九尾:“嗯,你会动心吗?动心后能因为道德而拒绝吗?”

曹云:“你为什么不试试?”

九尾放下刀叉:“如果我引诱你,你会拒绝吗?”

曹云:“不会。”

“渣男。”九尾不知道怎么接话,她修炼一千年也无法比曹云无耻。

曹云不满:“你得先引诱我,让我占便宜之后,你才有权利说我渣男。”

九尾:“当就你说这句话,你已经不是一位合格的男朋友。”

曹云反问:“你看宫斗剧吗?”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九尾点头:“有时间会看看,挺有意思的。貌似大部分女生都喜欢看。”

曹云道:“没错,很多女生还希望女主角就是她,穿越回去,和群女明争暗斗。”

九尾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曹云道:“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让自己男人多找几个老婆呢?不用穿越就可以斗了。作为男人,我们也很乐意看你们斗来斗去,这样你们才能用尽浑身解数来伺候好我们。你别否认,争来的东西永远比送来的东西香,这也是人性。”

九尾:“你在勾引我?还是在扰骚我?让我想想……如果我将你想的很黑暗,会得出一个很可怕的结论、”

曹云不明白:“结论是?”

九尾:“结论是你在损己损人,你要把我从陆一航案检控官位置拉下去。”

曹云:“这……这我怎么做得到?”

九尾看着曹云眼睛:“我很坦诚告诉你,我喜欢你。你很坦诚告诉我,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这死女人水平见涨,两人带有跳跃性质的对话,但是双方都听得懂。曹云任意回答,下一句就可能诛心。诸如九尾道:你知道我喜欢你,所以你会利用这点,导致我无法出庭。而你占了我便宜,同时又因为救助陆一航无奈的牺牲自己,叶澜百般不愿也会原谅你。你是做了开心的事,又占了道理,并且戏耍大家于股掌之中。

九尾:“街道对面就有宾馆,你邀请,我就去。你敢做,我就敢接。”

一道冷汗从曹云耳鬓流到脖子:“哇……九尾你可以啊,我不知道怎么说了。你赢了。”自损杀敌法,根本接不住。

九尾问:“那你知道不知道我喜欢你?”

曹云于是开启扯淡**:“你喜欢我很正常,我又帅,又有钱,有事业,有绅士风度,无不良嗜好……等等无数的优点,不喜欢我的女人才是瞎……”

九尾:“每当你无计可施的时候,就会自贬以逃遁。现在请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曹云看九尾,九尾凝视曹云,曹云伸手摸向九尾的脸,九尾下意识一躲,又坚持不动。曹云手摸上九尾的脸,手指伸到其耳朵处,拔出一个耳麦:“桑尼,你个王X蛋。”手指顺手将九尾的头发拨到而后,立刻知道动作不妥,触电一般收了回来。九尾左顾右盼,不敢和曹云眼神接触。

九尾太反常了,九尾是要脸的人,不可能以自爆为代价展开全面进攻。九尾在无法肯定曹云意图情况下,不会先说破曹云在设法帮助陆一航。这餐饭从一开始就不对,九尾如同换了一个人。

曹云把耳麦放进自己耳朵,桑尼声音传来:“我录音了。”

曹云:“老子告你。”

桑尼道:“鉴于你和陆一航关系,主动约见办案检察官,办案检察官留下录音是合法的。曹云,九尾是单身,无所谓的。你呢?后院起火好不好玩?我再挑拨离间,叶澜要么打死你,要么直接和你分手。”

曹云不满:“你和我有仇?”

桑尼:“你说说你自己在干什么?为了保陆一航,你酝酿了一番说词,将陆一航包装成正义的战士去影响办案检控官。你利用调戏人家来干扰人家,你还有没有廉耻?你还有没有节操?你还有没有底线?我桑尼虽烂,但我烂在明处。你呢?你的心都烂了。”

曹云:“怎么?抓到一个破绽就这么开心?喂,九尾怎么会联系你当帮手?”

桑尼:“公务,恰巧你约饭。我挂了,你们继续吃饭,哈哈。”

曹云把耳塞还给九尾,九尾接过耳塞道:“果然最了解你的人是桑尼,他告诉我,只要我按照他说的话去说,就可以让你丑态百出。”

曹云认真道:“针对你的问题,我的回答是:是的,我知道。如果你和叶澜都不在乎,我个人也不介意,你知道我的道德。再说三妻四妾是老祖宗留下的传统,老祖宗奉行了数千年的传统,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们不能连祖宗的规矩都不要对不对?”

九尾忍不住一笑:“你刷新了你的无耻记录……放心吧。我只是喜欢而已,你不是我喜欢的第一个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另外我很认真的说一句,陆一航和你都没有明白目前的处境。我只能祝陆一航好运了。”她明智的转移话题,再聊下去玩笑不是玩笑,暧昧味道出现,那就很难办了。人和动物区别在于人有理智,能克制自己。喜欢做的事很多,有些事不能做,有些事可以做,必须理智的区分对待。

曹云心中有些奇怪,九尾是专案专办,九尾现在在跟进陆一航的案件,怎么会和桑尼有关?难道陆一航的案子还涉及到调查部分?

九尾和桑尼没有私交,在工作日和工作时间见面必有公务。

未雨绸缪,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