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四百六十三章 双刃之剑

覆手 覆手 第四百六十三章 双刃之剑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高山杏终于明白曹云不住市中心的原因。曹云已经感觉到叶澜正在全面侵占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内心存有反抗意识。

如果叶澜是一位贤妻良母那还好,她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知道什么时候避让。诸如男人上班一天回到家,女生有几个选择,第一个选择,送上拖鞋和茶水,对男生的幸苦表示感谢。第二个选择:邀功式抱怨,孩子给她带来多少烦恼,怎么不听话。自己为了这家忙里忙外连坐的时间都没有,你倒好,回来以后沙发一趟什么都不管,什么都要我来。你看邻居XXX的老公……第三个选择:我在外面玩,家里事情你处理一下。

叶澜是第一类,曹云会很感谢她,同时也会督促自己更加努力,但是也可能会忽视她。不过这一类叶澜是无可替代的。第三类,合就合,不合就散,个性婚姻,无妥协,无退让。第二类是最惨的,曹云欠了叶澜一个世界,又偏偏不想看见叶澜。

高山杏掐指一算:就看曹云是否屈服,屈服于生活那就这么过吧。认真理智的想想,第二类叶澜也不差,也挺好。最少稳固了家庭的大后方。

曹云希望的爱人能分享自己成功、快乐和痛苦。今天发奖金,曹云:老婆,我们去吃大餐,希望妻子因为自己的成功而得到快乐。第二类叶澜回答:外面吃不仅浪费钱,又不干净,又没什么好吃的。曹云原本快乐的心情会瞬间砸到底,但是曹云无法反驳,因为叶澜是为了他的健康着想,为了家庭开支着想。

高山杏好后悔自己的八卦。社交礼仪第一条:别问他人的私事。

……

五天后,陆一航案第二庭开审。

开庭后,九尾重新陈述案情,曹云笑嘻嘻带着嘲讽的眼神看着她,看的九尾内心火冒三丈。同时内心提醒自己:不要生气,不要被影响。

曹云一开口,九尾火气腾的又上去了,曹云就问了一句:“说完了?”很嫌弃的口气:你烦不烦?

九尾深吸气,挤出点笑容:“是,我说完了。”

曹云道:“就本案来说,无论是李角的证词,还是李宝的遗书,所有的一切都围绕了李宝。所以我们必须先验证一个问题:李宝的精神是否正常?”

卧槽!你有没有廉耻?九尾惊呆数秒。突然不寒而栗,不对,这招好狠毒。为什么?因为已经李宝死了。九尾之所以能在上一庭中步步为营逼迫陆一航无处藏身,最大的原因就是李宝已经是死人。

还是以鲁迅先生为例。先生已经千古,你能这么理解他文章,我能那么理解他文章,最终拳头大就有理。

鲁迅先生刻个早字,可以理解为破坏公物的行为,怎么就变成了励志行为呢?事实上,三味书屋距离百草园只有30米,还西药刻早字?拳头大解释:这是弘扬正能量,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你这么理解就属于负能量。为什么人家敢这么解释,因为先生已经千古,没有人可以驳倒他。假设鲁迅还活着,他应该会不高兴自己文章因为弘扬正能量的需求被歪曲,事实上先生文章多是批判,几乎没有正能量。

所以死人是一把双刃剑,你能用,我也能用。

怎么说明李宝精神有问题呢?八十个人都觉得李宝正常,但是另外二十个人举例说明李宝不正常的地方,那李宝就不正常了。

比如曹云的第一位证人,李宝楼下的邻居称,李宝就是神经病,去年从楼上阳台勾我的内衣。

九尾很想问,勾你内衣……好吧。事后花费巨大时间和精力调查,也许真相是:李宝衣服掉到楼下阳台,然后去勾自己衣服,结果勾到了楼下的内衣。但李宝死了,没人可以解释。

同样存在误会可以有非常多。

小区保安:“李宝小朋友精神确实有问题,就说前段时间老是贴墙走路,鬼鬼祟祟。墙边有石墩,他还要跳上去,不时还会回头张望。当时搞的我们神经兮兮,还以为他得罪了什么仇人。”

李宝冤魂:老子那时候玩射击游戏上瘾好不好?

社区医生:“他有一次找我拿安眠药,说自己晚上难以入睡。我和他谈了谈,感觉他很焦虑和焦躁。他告诉我他每天只能睡四个小时,他也希望一觉到天亮,但是总是忍不住就醒过来。”

李宝:老子是说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一醒过来就想玩手机,一玩手机就停不下来。上班没精神,下班玩手机又不想睡觉。不是只能睡四个小时。

张大娘:“和狗吵架,狗对他叫一声,他对狗叫一声,吓的我家旺财转头就跑。他就一神经病。”

九尾忍不住在第四位证人时候反驳:“辩方律师,你根本是胡搅蛮缠,他们所说的李宝行为都属于正常人的行为,请问你有没有医学上的报告呢?”

曹云回答:“第三位证人是社区医生,他提供的医学报告是可以作为参考资料。”

纳尼?被埋雷了?九尾回忆,没错,社区医生的证词有一定的参考度。死小人,四个证人中夹杂了一个异类,自己竟然没抓出来。怎么办?要求第三位证人重新出庭?当然不需要。

九尾正色道:“没有法律效力医学报告,不能得到法律的承认,否则不等同视法律为儿戏吗?”

“说的好。”曹云反问:“你们又有什么法律效力文件证明陆一航教唆他人做伪证?遗书?遗书上有写陆一航教唆李宝做伪证吗?你们是什么逻辑?陆一航对李宝好,李宝不知感恩,反而讨厌陆一航,所以一定是陆一航让李宝做伪证?这叫什么?这才是将法律当儿戏。”

“你们提出了一个看法,没有法律证据支持,你们可以。我提出一个看法,同样没有法律证据支持,你们说不行?”曹云拍案而起:“简直是岂有此理,欺人太甚。”

一时间法庭内鸦雀无声,九尾将自己脑子资源使用百分百,仍旧是找不到曹云这番话的破绽。相对控方推断,曹云给出的证人似乎更有说服力。凭什么要接受控方的辩解,而不接受辩方的辩解?

曹云在大家被自己唬住后,趁胜追击,愤怒的将桌上一叠资料拿起来:“这是陆一航三个月承办的另外十起诉讼案所有被告的证词,赢的感谢陆一航,认罪的也感谢陆一航。请问是不是就因为陆一航收费太低,水平太高,所以你们难以置信?这世界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们一样,也有人想做点事,想为这个社会做点事的人。不要将你们的小人之心去度他人之腹。”

曹云声量再次提高:“还不满意?把司马落叫出来作证,让司马落告诉你,告诉大家,陆一航是什么样的人?口口声声司法公正?从法律角度来说,你们就是在耍赖。从道义角度来说,我手上拿的都是良心证词,看、看……你们自己看。”曹云怒而将一份份资料拍在控席,拍在法官席上。

曹云回到自己的辩护席,深吸口气:“我说完了,谢谢。”

司徒岩学生们首先鼓掌,现场一片喧闹,法官忙抓小锤子制止:“肃静,肃静。”

肃静后是很尴尬的沉默,法官等待许久打破沉默:“结案陈词吗?”

曹云解开着领带和白衬衫第一颗纽扣,带着很大怒气的一抬手,表示同意。九尾手指在桌子上敲动,哪错了?哪错了?曹云已经将军绝杀,怎么办?曹云的辩词里肯定有问题,在哪?在哪?

法官:“休庭半小时后结案陈词。”

控辩双方和法官离场,学生们围绕了司徒岩。司徒岩道:“这就是法庭情绪管理,情绪管理不是让你们面无表情。相反,情绪管理是表演学。”

学生问:“教授,曹律师的说辞有问题吗?”

“问题应该有,不过我暂时也被唬住,考虑不到问题在哪。”司徒岩整理了一会道:“曹云的辩护策略很成功,他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李宝的遗书还存在另外的可能,并且提供了一些旁证支持。但是他举的旁证互相之间没有关联,无法加深其举证内容。控方旁证则可能形成证据链。”

司徒岩一拍掌:“我知道问题了,他将遗书等归类为一个结论,而不去理会细节。他的结论是:陆一航教唆李宝作伪证是检方的臆想,实际上第一庭你们都来了,不是臆想,是非常合理的怀疑。曹云必须掩盖掉这个细节,于是他开始表演。但是不能否认曹云说的很有道理。九尾第一庭占优势是因为李宝死了,陆一航无法辩解。曹云第二庭占优势也是因为李宝死了,九尾无法辩解。两者条件很接近,既然有这个可能,自然有那个可能。一会结案陈词会更精彩。九尾始终还不是曹云对手,开庭气先乱,就已经输了两分。”

……

结案陈词九尾仍旧围绕遗书做文章,强烈强调其中的矛盾点,她只差没说形成盖然性证据。最后九尾重点说明,陆一航承认让李宝不要乱说话。这张牌她必须用上。

曹云结案陈词又出乎意料,他没有就刚才震慑到大家的证词进行延续,因为曹云知道现在怎么说也已经达不到刚才的效果。

九尾结案陈词已经结束,她没有任何防御和攻敌的手段。熟悉战场的九尾对曹云结案陈词判断错误,导致其没有固守阵地。曹云一反常态,杀入九尾的阵地。也就是李宝的遗书。

曹云:“遗书我也要谈,遗书存在一个最大的漏洞。在遗书中李宝说明了很多细节,比如抓赵晓小腿导致其摔下台阶,比如说自己内心的煎熬等等,非常详细,也说明李宝有充足和充裕的时间来构思和写遗书。同时在描写陆一航的时候也有很大的篇幅,也很详细,表达了对陆一航的厌恶,憎恨之心。但是遗书从头到尾都没有写陆一航教唆其做伪证。一份这么详细的遗书,这么在乎细节的遗书,李宝那么憎恨陆一航的情况下,就是没有写上陆一航教唆李宝做伪证这一句话。为什么不写,憎恨陆一航的原因是他憎恨自己,对憎恨的转嫁。他写不出陆一航的劣迹,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表达自己对陆一航的讨厌。这也恰恰说明陆一航没有教唆李宝做伪证。请法官大人明察,我说完了。”

遗书可以是你的武器,也可以是我的武器。

最终宣判:陆一航教唆伪证罪名不成立,当庭无罪释放。

案子结束,法官走了,被告被带走了,听审也走了。

曹云撑了下巴笑呵呵的看着对面的九尾,九尾一手撑头,一手拿笔在纸上漫无目的的画着,情绪很颓废,很挫败。

九尾看了看曹云,心气极度不爽,一根笔飞了过去。曹云看着其命中自己万元西装,道:“我现在可以让你下岗。”

九尾一甩站起来:“我也不想干了。”说完就走。

怎么这样?我牺牲西装想和你开个玩笑,怎么就这么开不起玩笑呢?也对,自己是胜利者,胜利者的玩笑是失败者的痛楚。工作是工作,不要把工作的情绪带到生活中来,这样很不专业。

曹云看手机,回电话:“嗨!刚出庭,没办法接电话。”

叶澜:“结束了吗?我今天亲自下厨,算你占便宜,来试试我的手艺。”

曹云道:“出去吃吧,自己煮饭很麻烦。买菜、洗菜。吃完之后,还要收拾,洗碗。把地板弄脏了,还得重新拖地板。”

叶澜:“你怎么一点趣情都没有,我很幸苦的才弄一桌菜。”

曹云:“我……好吧。”

叶澜听出曹云语气,热情瞬间被浇灭:“不愿意就算了。”

曹云耐心解释:“案子赢了,陆一航在办手续。我扔下他,自己回家吃饭不太合适。”

叶澜理解:“哦……让他一起来吧。”

曹云:“行,那我先挂了。”煮什么饭?官司要赢了,陆一航不会去。官司输了,你觉得我有心情和时间吃饭吗?外面随便吃点不行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