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四百八十六章 刑辨之难

覆手 覆手 第四百八十六章 刑辨之难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曹云拿起手机,看未接电话,拨打电话:“李退休局长,找我有事?”

李龙笑:“这称呼不错,出来喝一杯。”

曹云:“我在大宇岛。”

李龙吃惊:“大宇岛又有什么商机?”

曹云:“说的没有钱我就不会出现一样。我是那么势利的人吗?”

李龙:“你不势利,但是没有利你理都不会理。什么时候回来?”

曹云:“晚上我不太会开飞机,明早吧。”

李龙:“明天中午一起吃饭。”

曹云:“喂,你现在不是局长,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李龙:“我请客。”

曹云:“那行。”

李龙:“定位发你,明天中午见。”

曹云:“好。”

曹云挂电话,再拨打高山杏电话:“老板,什么事?”

高山杏道:“没什么事,就是告诉你一个大新闻。”

曹云问:“什么新闻?”

高山杏:“你知道越三尺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捕吗?”

曹云:“知道。”业内肯定都知道这类大事。

高山杏道:“我刚刚听说,总检察长麾下第一检控官将成为本案的主控官。”

曹云惊讶问:“难道是诸葛明?”

诸葛明,四十八岁,是东唐所在国家总检察长的第一左膀右臂。其二十七岁在横唐法庭第一次以检控官身份出庭,二十多年时间,其指控案件超千件。最牛的是诸葛明胜率高达99.9%。没错,99.9%的传奇人物诸葛明。

99.9是一部日剧。剧名来源于现实中检察机关一旦正式起诉某嫌疑人,嫌疑人99.9%可能会被判处有罪。这部电视剧的主角律师是追查0.1%的人。根据高岩官方数据统计,公诉后无罪率比0.1%还要低。同时高岩刑辨律师不仅要顾虑著名的306,还有治政上的风险。

不要因为李狗嗨还有本书描写就误会了刑案律师。刑辨律师在高岩和东唐的生存都极其艰难。优胜劣汰之下,好律师更愿意做商业律师,钱多风险小。普通律师无奈之下接案,多是走走过场。

不过书还是要宣传正能量,本书将检方胜诉率平均线下拉到85%,最少能给人一些期待和期望,最最少给刑辨律师工作价值的肯定,否则有他们和没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诸葛明的胜率超过平均线,而且是远超平均线,他的出场基本上确定了越三尺的下场。不过目前诸葛明还没有提出最终指控。作为99.9%检控官,他需要有确实的越三尺有罪的铁证,并且越多越好。

越三尺案件能劳动诸葛明,自然也是因为越家在司法体系内的影响力。为了公平公正,所以才调诸葛明到地方城市办案。也向公众说明,司法部门不会徇私舞弊。

……

饭无好饭,李龙作为前辈请客吃饭,自然不是为了吃饭。

退休后的李龙脱掉了穿了几十年的西装,换上了廉价内衣加夹克,很不上档次。但是穿的舒服,李龙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关键是自己要舒服。

曹云给李龙倒茶:“胖了一些。”

李龙道:“胖说明身体没问题。”

曹云:“哈,你这理论反医学。”

李龙道:“恰恰是医学上这么说,胖最少说明我的肠胃没问题,吸收好。退休之后,吃的更多,消耗的更少,胖是应该的。”

曹云:“我听说警察学院聘请你当客座教师?”

李龙摇头:“没那资格。我的警察生涯多数时间是在搞行政,我教不了他们做事。我不能教他们做人。因为人做的好,对司法不是好事。就说李墨是我提拔的,为什么我会提拔他?就冲着我把他从探员提拔到探长之后,这小子敢和检察官勾结立案暗中调查我,我就觉得他有种。司法人员就需要这样的人。我朋友替我不值,说养条狗还会摇尾巴。我说狗是市民养的,我没资格养狗。”

李龙:“我在职时,向我表忠心的都被我灭了,或者是赶到角落去。你的好基友桑尼也一样,我不放心只是他和鬣狗还有没有关系。后来我想通了,无所谓,有能力上来。上来干了坏事,大家看的更清楚。”

曹云:“李局,你这么多感慨让我很担心今天的饭很难吃。”

李龙:“确实不好吃。”

曹云苦笑:“别是当越三尺律师吧?”

李龙反问:“被诸葛明吓到了?”

曹云叹气:“这越三尺真杀人呢,倒也算了,说不准可以糊一把稀泥。我认为越三尺没杀人,但是被诬陷了。你知道敢诬陷越三尺的人都是什么人。不把他们逼急了,他们也不至于下手这么黑。我没看资料,也能确定基本上可以说天衣无缝。”

曹云道:“更要命的是,越三尺,越局都不太愿意接受证据不足无罪释放的局面。他们只接受无罪释放的结局。而且这个案子牵扯人很多,很多我不了解的人。再者,越三尺都把人逼到这地步。我多管闲事,说不准把我一起干掉。”

李龙:“我听出你的几个顾虑。一:怕死。二:怕输。三:怕麻烦。”

曹云鼓掌:“总结的很到位,加一条,怕辜负大家期待。”

李龙:“你认为是越传让我当说客?”

曹云:“不是?”

李龙:“是我单独约你。实话和你说,欧阳逸已经接案,现在正从欧洲拍马赶回来。但是欧阳逸担心自己扛不住,联系了我,问能不能说服你一起联合辩护。我说很难,我说你这人趋利避凶,墙头草一枚,不会参与这类案件。”

李龙:“欧阳逸虽然是著名刑辨律师,但他不是道上的人,他对鬣狗、烈焰等之间的关系和人员完全不了解。说实话,最适合接本案的律师就是你。扣除四怕,你会接吗?”

曹云:“越三尺对我没有善意,理论上我不会接。不过她是我比较佩服的司法人员,接和不接两可。关键是我接了也赢不了。假设我能赢,李局你出面,越传再出面,我怎么也得给两大局长面子。毕竟越三尺是被坏人诬陷的。而且,怎么就肯定越三尺不是坏人呢?”

按照叶澜所说,叶澜是烈焰的人,越三尺是公正严明的调查人员。但叶澜的话能信吗?有没有可能叶澜是走叉的人,越三尺是烈焰的人?

鬼知道。

李龙说的很好,这种浑水曹云是不爱碰的。更何况就目前情形来判断,越三尺基本没救了。

李龙的鸿门宴没拿下曹云,曹云因各方面的顾虑最终还是婉拒了李龙。对此曹云有些过意不去,难得抢买单表示歉意。

开车回律师所的路上,曹云心中觉得挺可惜的。天妒英才不仅因为史书不记载普通人的死活,更是因为忌才。不是天妒,是人怕。想来法官多少会给点面子,不至于上死刑,可怜如花似玉的奇才就要在监狱中度过一生。

……

律师所一片死寂,高山杏独自在吧台喝果汁。见曹云回来,高山杏招手,曹云落座。

高山杏看了眼关闭的陆一航办公室门:“七连跪。”

曹云:“又输?”

高山杏:“自从你让他不要特意选择嫌疑人拒绝认罪的案件后,一场没赢。盗窃案跪,盗窃案跪完抢劫案跪,抢劫案跪,抢劫案跪完伤害罪跪……昨天下午,嫌疑人认罪,陆一航辩护上走轻罪策略,结果被挂了第一档二十年。”

陆一航办公室门打开,陆一航一头乱发走出门,对曹云勉强挤出点笑容。曹云问:“怎么又输?”

陆一航悲从心来:“根本打不过检控官。”

曹云:“打不过是正常的,检控官必然拥有正兵碾压的威势,才会提出指控。要赢必须剑走偏锋,攻其不备。诸如杀人罪,有动机、凶器、时间和地点四个因素,控方少了哪个就打哪个。”

陆一航问:“都有呢?”

曹云道:“都有就代表客观理性打不过,转而打主观。比如陆一航你抢了我女朋友,我杀了你。其中又分为蓄谋杀你和激情杀你。杀人又分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和故意杀人罪。现场就两人,一个已经是死人,另外一个就有话语权。”

陆一航坐到沙发问:“比如越三尺这案子呢?房间内有尸体,尸体死于越三尺的配枪,没有其他人出现在别墅的痕迹。”

曹云:“简单,越三尺约见线人蒋寒月,蒋寒月不想受制越三尺,夺枪,被越三尺击毙。”

陆一航:“可是,在案发后越三尺的表现完全不符合这个假设。”

曹云道:“这就是律师第一时间介入的重要性。”

魏君刚洗了头发,在后院晒太阳,听见议论,走进来问:“越三尺没救了吗?”

曹云问:“你们关心这么多干嘛?”

魏君道:“不仅是我们关心,业内都在关注。各群,各司法频道都在讨论这个案子,各种猜测都有。”

高山杏:“叶澜呢?”

曹云:“分手了。”

大家:“什么?”

曹云随意道:“玩腻了,甩了。”

大家鄙夷,曹云道:“我没说是我甩她呀。”泪奔。

魏君:“这就不好判断了。”

曹云道:“越三尺案件也是如此,不是局内人很难判断,只能瞎猜。一航,下一个什么案子?”

陆一航头疼:“我当事人是一位火气很爆的车主,被一辆豪车别车。他拦下这辆车,双方发生言语上的冲突,一怒之下,我当事人从后备箱拿扳手把豪车给砸了。保险公司估价损失超过五十万,属于重大损失,构成刑事犯罪,量刑为三年以下。”

曹云问:“你怎么打算?”

陆一航:“现在只能和对方车主进行协商,给予赔偿,道歉,希望车主能在法庭上求情。最终判处缓刑或者社区服务。”

曹云道:“你知道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规则,如果对方要求你当事人砸了他的车,无论是气话还是真话,你的当事人砸车是协助和帮助行为。”

陆一航:“纳尼?”

曹云道:“我做个假设,你在餐馆看见A正在用力拍打B的背部,你觉得……”

陆一航:“要按照实际情况分析,假设A噎着,要求B拍其背部,B拍打的行为就是合法的。假设是B袭击A,B行为就是违法行为。”

曹云:“假设A说B袭击他,B说A要求自己拍他背。那你信谁?”

陆一航沉思片刻:“假设有证据表明是A要求B拍他,那B无罪。没有证据的话,B可能就有麻烦了。”

曹云指高山杏:“死38,有种打我啊。”

高山杏铺天盖地掌,打的曹云抱头求饶:“停……停……救命……卧槽……”

一分钟后,高山杏寂寞的拿起果汁继续喝。曹云深呼吸,抹平自己乱发,问:“请问,高山杏殴打我的行为触犯了法律吗?”

陆一航有些明白:“虽然你的本意并非要求高小姐打你,但是你的言语表达的意思是让高小姐打你。高小姐没有义务去了解你的内心想法,也没有义务去考虑你的真实感受,她对你进行了协助,顺应你的要求。她不仅没有犯法,而且是在帮你。”

曹云笑:“没错,这就是剑走偏锋。假设车主曾经说过:你砸我车试试。宾果,这就是要求和请求。你的当事人没有义务去理解车主这句话是反问句,还是疑问句。他可以直接了当从字面去理解车主的意思。当然,通常法官会采纳多数人认为的正确理解,但是法律不是为多数人服务的,你可以据理力争,不是没有赢的可能。”

这里有大陆系和海洋系的区别,大陆系为什么对法官要求极高,法官需要进行判定。海洋系律师具备发挥空间。一个词语矛盾大陆系法官有判定的权利,海洋系则需要论证,多数人认为是对的,未必是对的。

诸如定和订之争,更接近海洋系之争。大陆系由法官根据当时情况判定是定还是订。一旦法官缺失监管,其权利将无限大。

(特别很认真非调侃说明,大陆系说的是以法国为代表的大陆系法律,和高岩没有关系。本书所有案例不适用于高岩。)

曹云:“怎么据理力争?拉证人,你去做一个一千人的调查,其中有三十人认为车主要求你当事人砸车,你就把这三十人拉到法庭上作证,表示法官认为多数人正确的理解,未必是多数人正确的理解。也说明法官很可能是少数人。”

曹云:“假设控方休庭,他也做了一个类似的试验,找一千人,其中只有三十人理解和你当事人行为一致。你可以质疑他报告作假,要求其出具一千人,包括少数人的证词。并且要求休庭,验证一千份证词的真假。”

曹云:“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忘记自己当时的立场,或者当时敷衍调查导致记不清楚。那你可以反告控方做伪证。999份证词是真的,1份是假的,那整份报告就是伪证。”

曹云:“再假设一千个人都是真的怎么办?有没有利益人?比如亲戚,同事,朋友,邻居之类的人在内,假设有,这份报告证词就是无效的。你要全方位的去质疑控方拿出的所有证据。如同疯狗一般的见谁咬谁。”

陆一航豁然开朗,如同看见一个新世界。这是曹云擅长的换概念,至于是合法的换还是非法偷换,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不能生搬硬套,需要灵活应用。

诸如看见漂亮妹子,男人会多看几眼。帅哥多看几眼落在妹子的眼中就是欣赏。丑男多看几眼落在妹子的眼中就是亵猥。实际上他们干的是同一件事。假设妹子告丑男亵猥,如果是帅哥算不算亵猥呢?进而换概念,妹子对自然人存在严重的歧视眼光,对妹子道德进行拷问。

能做到这点的律师,属于不择手段的好律师。只会背条款的律师就敢和检方去硬碰硬,那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