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四百九十章 泰国行(上)

覆手 覆手 第四百九十章 泰国行(上)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诸葛明静静坐在办公室一声不吭,眼镜女陪伴在身边,两人没有看材料,就是在发呆或者是思考。

诸葛明站起来,拉开窗帘,阳光投射而入。

眼镜女:“曹云无赖律师称号真是名副其实。”

诸葛明眯眼看世界:“不是曹云,曹云能打掉叶澜的证词不是因为他的阴谋诡计,而是因为叶澜确实是陷害越三尺的人。要揭穿谎言远比守护谎言要简单。我现在有些看不懂这个案子。从证据来说,越三尺杀人无疑。如今叶澜被曹云坐实诬陷者身份,这两份截然相反的矛盾证据让我很难接受。”

诸葛明自言自语:“叶澜诬陷,越三尺杀人……到底真相是什么呢?”

眼镜女:“哥,有电话,不明来电。”

诸葛明接过电话:“嗯?”

“你是不是很迷惑?”电话那边人问。

“迷惑什么?”

对方:“假设叶澜诬陷越三尺,那代表越三尺被设局,越三尺就不是杀死蒋寒月的人。假设越三尺杀了蒋寒月,又怎么解释叶澜的诬陷呢?”

诸葛明:“你哪位?”

“热心市民。”

诸葛明问:“热心市民,你有什么高见?”

热心市民:“有没有这样一个可能,叶澜是越三尺的帮凶,故意设计出诬陷之局?目的是为了洗脱越三尺杀蒋寒月的嫌疑。”

诸葛明:“你意思是,一切都是越三尺策划的?”

热心市民:“蒋寒月会私下在无人之所会见的人很少,越三尺算一个。但越三尺不是刺客,她怎么杀人呢?答案是直接杀人,只要有人帮助她打掩护就可以了。”

诸葛明问:“这就是真相?”

热心市民:“是不是真相不需要你关心,记住你自己的职责,你的职责就是将嫌疑犯定罪。再见,祝你好运。”

诸葛明挂断电话,眼镜女问:“怎么回事?”

诸葛明看窗外:“叶澜要翻供……他们似乎一定要踩死越三尺,甚至不惜牺牲叶澜。”

眼镜女:“那意思是越三尺就是无辜的?”

诸葛明:“或许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我动摇越三尺有罪的信念。”

眼镜女:“左右选择都为难,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诸葛明问:“叶澜在哪?”

眼镜女:“涉嫌伪证罪被警方刑拘,随时可以提出指控。”

诸葛明:“我们不能被叶澜证词左右,无论幕后主谋是谁,叶澜诬陷越三尺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叶澜被指控的话,她可以私下会见律师,她提出的新证词就是有效证词。她的新证词会让这个案子越来越复杂。”

眼镜女:“那……”

诸葛明:“不提出指控,对叶澜的伪证行为进行警告。”

眼镜女:“这……好像不太合适吧?”

诸葛明道:“叶澜的诬陷罪是不成立的,因为她现在最多只是一个帮凶,我们无法单独起诉她诬陷。真相大白后再以诬陷罪逮捕她。她实际行为并没有直接诬陷越三尺,除非抓到幕后首脑,才能起诉叶澜的诬陷罪。至于伪证罪也立不住,因为叶澜有权利拒绝作证,她也没说任何和笔录不符的言语。我们起诉叶澜的唯一目的:就是逼出叶澜的新证词。现在这水太脏了,叶澜再放进去的话,案件审理的难度会成倍增加。加上我们的对手无孔不入,当就叶澜证词我就不清楚需要开几个庭才能有最终结论。”

诸葛明:“既然法官,陪审团已经认同叶澜的诬陷之实。叶澜再出庭,只是一根搅屎棍,曹云最擅长就是使用搅屎棍。”

眼镜女点头:“那我去办了。”

诸葛明:“……”

眼镜女:“怎么了?”

诸葛明:“我刚才说的我自认为很有道理,除非……”

“除非?”

诸葛明道:“除非曹云就是打电话的热心市民。”

眼镜女:“曹云?这么嚣张?”

“不,这不是嚣张。这是以退为进,我虽然怀疑是曹云,但无论是不是曹云,这通电话已经说服了我。再者,我们损失的只是无关大局的叶澜,曹云得手会很得意,我希望他能因此看低我。所以即使是曹云,我也会放人。叶澜被控提出新证词,对我们不利。”

……

曹云在酒店临时办公室午休,接到寒子的电话:“美女。”

寒子:“放人了,你色胆包天。”

曹云并没有太高兴:“我和叶澜已经分手,有点旧情也不至于让我匿名去冒险。除了把叶澜弄出来之外,我更想了解诸葛明是怎样的一个人。如果诸葛明不放人,我会请南宫腾飞介入本案成为叶澜的律师,叶澜的诬陷罪和伪证罪都难以坐实,最终她还是会被释放。诸葛明在接到电话不到二十分钟就决定放人,说明这家伙很难对付。”

曹云目前只是否了叶澜的人证,如诬陷罪难以坐实一样,叶澜是否约见越三尺,和越三尺是否杀死蒋寒月在法理上没有直接联系。

除非叶澜承认,自己为了诬陷越三尺,说明了诬陷计划,那么叶澜才会被定罪。如果是这样,叶澜涉嫌的不仅只是诬陷罪这么简单,其还涉嫌故意杀人罪。

反过来说,就算叶澜要背锅,曹云也不答应。从叶澜的行为分析,叶澜没有参与直接诬陷行动中。所以叶澜承认诬陷计划是无效的,叶澜是顶罪的卒子。

大部分问题曹云都能解决,见招拆招,曹氏剑法能屈能伸,天下无敌。但曹云解决不了核心问题。案发现场,杀人罪证等技术证据让曹云与欧阳逸束手无策。

曹云挂断寒子电话,出卧室,欧阳逸还在客厅看案发现场的资料,曹云道:“欧阳,我去趟泰国,找一位诬陷高手分析下本案。”一些情况和技术已经超过了曹云的能力或者认知,曹云需要最专业的人氏提供帮助。

诸葛明放叶澜,对辩方是坏事,代表叶澜的点没法打。检方承认越三尺被叶澜约见。约见的目的呢?叶澜不说,大家拿她没办法。她甚至可以说自己爱上越三尺,想和越三尺在黑暗的房间鼓掌。

……

从曼谷出机场,并没有感觉这是一个东南亚国家。但是乘车离开机场后,完全可以肯定,这是国外。

镜头派遣的司机送曹云到了一个在高岩可以称为乡镇的地方,进入专用道,私人领地。最后到达一个庄园兼农场。说其是庄园吧,总感觉不够档次。说其是农场吧,庄园内的佣人却很多。

镜头的妻子很漂亮,身材好,就是有点黑。两人在庄园停车处迎接曹云,曹云入乡随俗,双手合什:“萨瓦迪卡。”

镜头妻子直接笑喷对镜头说了句泰语,镜头一脸黑线:“她问我们是不是基友。”

“什么鬼?”

“你个白痴,这句问候语是女性还有妖人专用问候语。你见过哪个大男人会说这句话?”

曹云回忆:“不少啊,综艺节目,电视剧,还有电影。”

镜头用泰语对自己妻子道:“他刚开始接受手术。”

镜妻恍然大悟,双手合什:“萨瓦迪卡。”

也不知道镜妻是干什么的,或者她老爹是干什么的,这个庄园佣人很多。三人走进去,路过佣人附近,佣人们都会停下手上工作,礼貌的向三人致意。一路聊着东南亚气候走到凉亭位置,凉亭摆好了瓜果,还放置好茶水,一名身穿传统服饰的美女向三人问候后请三人入座。

镜头对镜妻:“我和他先谈事。”

镜妻亲吻下镜头的脸颊,对曹云行礼后告辞。

“不理解。”曹云目送镜妻离开:“据我所知,无论是东南亚,还是南美,印度……这些国家的大户人家,都会让自己的儿女掌握英语。虽然泰式英语很牛,但好歹还是英语。”曹云一朋友在英国留学多年,一口标准的伦敦腔。第一次去泰国由自行后,他对自己所学的英语产生了怀疑,因为他发现自己和当地会英语的人交流之间存在语言障碍。

镜头道:“她是穷人家出生的孩子。”

“那……”

镜头:“她嫁给了这个庄园的主人。结婚当天,八十多岁的主人为了表示自己的雄风,吃了几片药后,当场死了。我帮她找了最好的律师,由于药片是遗嘱指定继承人主人儿子所拥有。最终儿子去坐牢了,坐牢没几天就被因为被卷入监狱斗殴,挂了。美人和家产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了。”

曹云竖大拇指:“厉害。”

镜头:“这可是白毛女的故事。一位妙龄少女被迫嫁给一位老头,所不同的是,白毛女没遇见我,所以毛白了。她遇见了我,从此过上快乐和幸福的生活。没点手段,怎么收拾这么大的产业。”

曹云:“什么产业,种田?”

镜头:“泰国产业就是种田,你看我庄园周围这么多农田,一年三熟。泰国米在东唐的信誉不用的,价格多少你应该很清楚。”

曹云剥香蕉:“资料都给你了,怎么看?”

镜头把大墨镜放在一边,打开桌子上的雪茄盒,边剪边道:“看了资料之后,我当时很惊奇,怎么会有比我还牛的人。叶澜等我先不管。我先说这个案发现场,如果是诬陷,布局者是真厉害。”

曹云道:“越三尺在昏迷状态。”

镜头不置可否:“我想到第二个可能,会不会就是越三尺枪杀的蒋寒月?现场太真实了,各种细节无懈可击。客观来看,从血液喷溅、硝烟覆盖等都说明当时房间内人很少。”

镜头先举例说明蒋寒月后背墙体的血液喷溅。按照现场来看,有人扶住越三尺,开枪杀死站立的蒋寒月。这个假设是曹云辩方唯一的,越三尺无罪的假设。但是这个假设和现场矛盾很多。

越三尺是昏迷,必须有人控制越三尺朝蒋寒月掏枪和开枪。

物证人员在地面采集了硝烟反应,硝烟反应是朝开枪者喷射,地面硝烟分部说明,阻挡硝烟的只有一个人。

那么只有最后一个可能,有人从后面抱住越三尺,让越三尺保持站立,掏枪出来,射杀蒋寒月。这个情况是符合现场的,但问题又绕回来,一个人控制越三尺完成这些动作需要一定时间,蒋寒月为什么没有反应?

蒋寒月周边的血迹喷溅说明她是一个人站立。作为尸体的蒋寒月其身体内未查处任何可疑药物残留。

镜头:“我的看法,就是越三尺掏枪杀人。或者……”

曹云问:“或者?”

镜头道:“有一个可能是可以布置成这样的现场:那就是蒋寒月送死。有人掏出越三尺的枪械,将越三尺从后面抱住,完成证据中的射击高度。让越三尺拿枪,帮助其扣下扳机。这样一来会有个麻烦,越三尺用左手,后面抱住越三尺的人应该也用左手。如果是越三尺杀人,她左手臂上的衣服会布满硝烟。如果不是越三尺杀人,左手臂有部分被遮挡,测不出硝烟。”

镜头道:“这就是为什么要把越三尺扔到洗手间去冲洗的最重要原因,目的是破坏唯一的证据。如果是蒋寒月求死,一切可以说得通,并且布局水平并不高。如果不是蒋寒月求死,那必然是越三尺杀人。”

曹云问:“我基本肯定是诬陷,现在这个情况有办法破局吗?”

镜头道:“生命是美好的,一个人就算有死志,在死前也必然会留下很多痕迹。比如遗嘱,比如电话等。但是这级别的人求死,是不可能留下实质证据,因为这可能会导致自己的死毫无价值。”

镜头道:“我认为你的分析是对的,对方不杀越三尺,是要逼迫越三尺交出一些东西换取越三尺的由自。进一步分析,蒋寒月为什么求死?越三尺和蒋寒月暗中来往数月之久。有没有可能是越三尺从蒋寒月处拿到了重要物品,逼的蒋寒月只能求死。”

镜头:“你坚持越三尺被诬陷,那么必然是蒋寒月以死明志。破局的办法?从现场情况看,我找不到破局的办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