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四百九十六章 抚养权(中)

覆手 覆手 第四百九十六章 抚养权(中)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曹云在南宫腾飞办公室看完资料:“这打个屁,张月餐厅目前勉强收支平衡,没有富裕的陪伴时间,没有房子,并且只是大学本科学历。王辉是三财团之一的总裁,年轻有为,本人是名校研究生。南宫啊……我其实很感谢你们帮我拉业务,让我解决温饱问题。但是不能都是这种反人类的案子吧?”

曹云:“一审败诉了,完败啊,八千块的律师对阵八名大律师组建的陪审团,连个屁都没放出来就被KO。二审……有必要上诉吗?”

南宫腾飞心里苦:“曹云,这做爸爸的没办法。张月是我儿子未婚妻的姐姐。我那傻AC儿子向未婚妻,向张月拍胸脯:我爸出马,东唐就没有搞不定的案子。”

曹云:“这真是坑爹……你要么考虑换个儿子,要么考虑换个儿媳。这两者的难度我觉得比胜诉要小的多。”

南宫腾飞苦笑,儿子跪在自己面前:老爸,我的牛已经吹出去了,救救我。

南宫腾飞:我草泥马。

南宫儿子:所以才有我。

除了儿子吹牛皮外,南宫腾飞对自己的未来儿媳非常满意。

南宫腾飞:“我知道官司就算打输了,他们该结婚还是会结婚。但是这亲家的面子……你懂?对哦,你懂个屁,反正我不能输。这案子我私人请你,你不会要太多吧?”

曹云:“这不是多少的问题。赢了才有钱拿,这案子怎么赢?法官瞎了才会把抚养权给张月。”

南宫腾飞苦笑:“我知道实际情况,多少尽点人事好不好?”

“OK,反正我也闲着。我一直想进军离婚行业,但是一直没找到生意。就算我熟练下业务。”曹云拨打电话:“叶娇,暂时转我助理,你到南宫腾飞律师所来。”

曹云:“寒子,到南宫腾飞律师所来……南宫,寒子的钱你给。”

南宫腾飞:“没问题,不过寒子已经全面调查过了。”

曹云道:“我看了,我觉得不够完善。”

寒子在电话那边:“你意思是我不够专业了?”

曹云回答:“不,你已经做的很好,你也只能做这么好。”

寒子挂电话,曹云笑嘻嘻:“我保证寒子会如同风一般的到来。”在到来的路上,怒气已消。

……

在起诉到法院时,法官做了第一次调解,夫妻双方签订了第一份协议。在最终判断下达之前,夫妻双方轮流抚养孩子。

南宫腾飞介绍道:“张月就在这里被坑死了。张月还是如同正常一样的对待孩子,诸如让餐厅员工代替自己去学校接孩子,诸如到了晚上十点才回到家,诸如周末也没有陪伴孩子出去玩耍。”

南宫腾飞:“王辉相反,在他带孩子的一周,他不仅放下大量的工作陪伴孩子,而且每天亲自接送孩子上下学,积极向老师了解孩子的情况。一开庭,王辉律师团把证据一拿出来,接着再对比双方经济实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开庭二十七分钟,法官直接判决。”

叶娇道:“曹律师,南宫律师,我这边准备好了。”

叶娇站立在两面写字板中间:“这是王辉和张月就抚养权问题优劣势的对比。”

曹云看张月下面空空如也:“张月就没有一个优势强过王辉?”

叶娇很遗憾:“最少和孩子有关的事情上,没有……对了,离婚是因为王辉轨出,道德上张月应该略占优势。”

曹云:“狗屁吧,抚养权和轨出没关系。我看……”

大家一看曹云。

曹云:“我看大家吃了宵夜就散吧。”

南宫腾飞:“别别,曹云,怎么也得挣扎一下。”

曹云站起来,看写字板许久:“挣扎……啊……唉……收入不高的女性,虽有学历但是和社会脱节十年之久,又无法将全部时间放在孩子身上。张月浑身破绽,守无可守。要挣扎就只能进攻。我烂无所谓,别人比我烂就可以了。”

曹云这句话是离婚案中具备哲学高度的一句话,离婚案主角只有两位。要么你的,要么他的。这时候比的不是谁更强,比的是谁更不烂。既然张月根本守不住,干脆不守,把王辉戳烂了也是可以的。

曹云:“寒子,你的工作很多,我们需要巨量的信息。这个案子不要计较成本……”

南宫腾飞:“成本还是比较宽松的,计较也是要计较的。”

曹云:“你这亲家不想要脸啊?”

南宫腾飞:“……需要多少钱?”

曹云考虑一会:“我列给清单,我估计怎么也得大几十万。”

……

由于一审张月的律师被对方白斩而死,这反而给二审提供了巨大的法律条件。可以提出一百个提出上诉的理由。

开庭前三天,云隐找上门:“曹格格,听说你在拿我兄弟开刀?”

曹云把面前资料收在一起:“怎么?”

云隐坐下:“这官司你怎么打?张月实际情况你很清楚,她要做全职妈妈,就没办法继续经营西餐厅,那她未来就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她如果要做辣妈,西餐厅必然亏本,她还不如做全职妈妈。王辉情况完全不一样,他虽然是星云集团的总裁,确实比较忙。但是除了保姆等外,王辉的父母可以直接照料孩子。而且你们怎么没有问问孩子的想法呢?”

曹云:“就因为你拿了一手好牌,所以才心虚?”

云隐:“曹云,不要酱紫嘛……大家都是朋友,没事聚一聚,低头不见抬头见。”

曹云道:“我们分析一下,现在左边是云隐你,右边是南宫腾飞。假设我转变立场站立在云隐你这边,下次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南宫腾飞未必愿意帮我。下次我需要云隐你帮助的时候,你还是会帮我。”

“这……这就是杀熟吗?欺负熟人?”

曹云道:“好吧,朋友一场,我可以透露一点点信息给你:王辉输定了。不过,考虑到孩子健康成长,南宫腾飞决定和王辉那边进行一次协商。”

云隐:“你和南宫腾飞竟然会考虑到孩子的健康成长……哇……”

“哇你个头,你来的正好,送我过去。你可以一起参加协商会。”

云隐:“我怎么感觉协商会就是个阴谋呢?我甚至感觉我已经被阴谋了。”

“呵呵,走吧。”

……

王辉这边一共有六名律师,其中四名律师都是东唐中擅长离婚案的律师,还有两位,一位是令狐恬儿,一位是星云集团首席法务律师。(考虑律师较多,都有名字话会导致读者记忆混乱,所以全权交由令狐恬儿代言。)

“王先生你好。”曹云和南宫腾飞分别和王辉握手,而后和对方律师握手。

互相客气几句后,进入正题。曹云道:“王先生,我开门见山说吧。这个案子你基本已经输了,但是为了孩子考虑,我们提出一个协商方案。”

商业官司规则第一条:说官司必赢和必输的都是垃圾律师。曹云说王辉必输,完全是心理战术。王辉毕竟是成功商人,哪不知道这点小伎俩,道:“请讲。”

曹云道:“首先我承认从物资条件来说,孩子留在王家是可以获得更多好处。我方的建议:抚养权归张月,由王家抚养。如果张月再婚,抚养权转交给王家……”

令狐恬儿道:“抚养权一旦归张月,张月随时可以领走孩子,王家抚养孩子不是权力,而是义务。曹云,大家都知根知底,你别挖坑了好不好?”

曹云道:“张月肯定会再婚,我相信王先生也坚信这点。张月很清楚自身情况,她也会从孩子利益角度触发,把孩子留在王家……”

令狐恬儿:“既然如此,为什么张月还要争夺抚养权?”

曹云道:“就这个问题我问过张月,张月的回答不是我等凡人能理解。她告诉我,她知道二审自己必败,但是她要告诉孩子,妈妈不是不要你,妈妈已经努力的争取过你了。作为一位实用者,我不理解,也不想理解。”

王辉:“这确实是她会说的话,她很感性,所以她无法原谅我的错误。”

曹云道:“对,这点我也无法理解。做富太太很好,丈夫又不是找小叁,只是逢场作戏而已。”

王辉:“呵呵,就因为张月这个性格,所以我才会娶她。”

你妹啊,我到底要夸你前妻好,还是贬你前妻好?还是律师直接和律师对话最好,大家都讲究实力和利益,不去整那套虚的。

令狐恬儿道:“曹云,你的提议可操作空间很大。就算立合同:张月如果再婚,必须交出抚养权。难道你不知道这条合同是违反婚姻法,不受法律保护的吗?张月的真实想法是,我先把西餐厅稳定住,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后,我再腾出时间独自抚养孩子。”

南宫腾飞:“我们不能排除这个可能。女人都是善变的,今天这么说,明天又会那么做。感性这东西实在是难以琢磨。但是就目前案件来看,我方赢面极大。在这种情况下,张月最担心是王先生你要求孩子出庭。”

令狐恬儿:“孩子已经十周岁,可以出庭提出自己的想法,其想法会得到法庭的参考。我个人不认为这么做会伤害到孩子。相反,这是孩子的一次公平选择权。”

南宫腾飞:“你虽然不这么认为,但是张月认为会伤害到孩子。王先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这点是无法改变的。我相信王先生也会为孩子的心理健康着想。”

令狐恬儿在王辉耳边道:“听起来他们有一点把握,但是他们很害怕我方请孩子出庭。所以他们今天协商会的目的,就是说服你答应不让孩子出庭。千万别上当。”

王辉在令狐恬儿耳边问:“不出庭能赢吗?”

令狐恬儿:“不一定,这两个都是陈年老贼,他们不会按照正常套路出牌。他们肯定有一些底牌。我们赢面还是比较大的,但是不能保证必胜。孩子态度很明确,这张王牌不能丢。另外,他们也在为赢官司后做铺垫,因为一旦张月赢了,她短时间内抽不出身来照顾孩子,将孩子先留在王家是最好的选择。”

王辉点点头:“两位,孩子抚养权归谁我个人本无所谓。张月也是孩子的母亲,她抚养孩子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但如同两位所说,一旦张月再婚,恐怕一切都会失控。且不说孩子改名,有没有可能张月会移民国外呢?张月一直想去欧洲开一家亚洲餐厅。你们的协议我大部分可以同意,但是不如反过来……”

令狐恬儿接上话道:“张月放弃抚养权,张月随时可以去看孩子,随时可以带孩子去玩。甚至家里还给张月保留一个房间。我们这里说明白点,王先生弟弟没办法生孩子,王先生的哥哥两个孩子一个十八,一个二十,都废了。只懂吃,喝,毒吸,玩女人。王先生的孩子可以说是唯一的未来星云集团董事长继承者。如果孩子抚养权给了张月,王先生再婚生了孩子的话,星云集团和孩子就没有什么关系了。为了孩子将来考虑,抚养权必须留在王家,同时我方可以以合同形式写明张月的探视权。”

曹云在南宫腾飞耳边,手遮挡道:“你确定张月真的要孩子?还是如她所说,她只想告诉孩子妈妈争取过了?”令狐恬儿说的很中肯,孩子归王家,将来有可能成为星云总裁。孩子归张月,成为星云总裁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南宫腾飞:“我管她是不是真想要,我也不管小东西未来怎样,拿到抚养权是我唯一的目标。”

南宫腾飞遗憾道:“对不起,看来我们出现了巨大的分歧。”

令狐恬儿很遗憾:“确实是,我认为你们是不是和张月再谈一谈,张月应该知道孩子留在王家,才是对孩子好。做母亲的不能太自私了。”

曹云道:“这番说辞你已经和张月谈过了,张月回答是:不是母亲的自私,而是母亲的坚持。另外张月也有张月的担忧,即使抚养权归王先生你,王先生你将来再婚,再有了孩子,恐怕一切都不好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