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五百零三章 曹助理

覆手 覆手 第五百零三章 曹助理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曹云想了一会,问:“是诸葛明的建议?”

九尾不撒谎:“是。”九尾的劣势恰巧是曹云的优势,当九尾问诸葛明怎么提高自己时,诸葛明就给了九尾这个答案。诸葛明还以大名城为例,说明他们两人有完美合作的先例。有天分的学一个月就差不多了,没天分十年也改不了。所以九尾今天才会上门高薪聘请曹云打短工。

曹云:“九尾,你不会讨价还价。”

九尾:“我上班你上班,我下班你下班,和我住一起。”

曹云眼中立刻出现星星:“……”

九尾抚额无语:“不是你想的那样。”

曹云打响指:“行。”

九尾:“明天九点准时上班,我先走了,再见,大家再见。”

大家一起致意,目送九尾上车离开。

高山杏悠悠道:“你谗人家身子。”

曹云:“怎么可能,我是专业的。”

魏君弱弱道:“可是你失恋没多久。”

曹云不满:“喂,你们把我想太坏了吧?你们觉得我是因为垂涎她的美色所以才答应的?”

高山杏:“一天五万真不算少。不过曹云你对不起这工资吗?”

曹云道:“我现在还在乎这点小钱?”

高山杏一指曹云:“哈哈,抓到你了。”

陆一航道:“曹律师,貌似九尾检察官也不是普通女性。”

曹云苦笑:“各位,多心了,真没有其他的想法。工作是工作,我分的清楚。”

“哇!”叶娇突然大叫:“哇、哇……”

“什么鬼?”

叶娇把手机面向大家:“哇!我中了,我中了。”

魏君伸头凑近屏幕:“恭喜叶娇成为东方寻宝嘉宾,编号4777。卧槽!出名单了?”

高山杏和魏君立刻掏手机,两人划拉一会,痛不欲生:“感谢你的参与,下次还有机会。”

……

东方寻宝名单正式出炉,几家欢乐几家愁。电视台随机抽选了50名幸运嘉宾接受采访,这些人来自各行各业。有叶娇这样的律师,有在校学生,有酒店清洁工作人员,有保安,有教师,还有商人等,几乎涵盖各行各业。50位嘉宾接受采访期间没有任何人戴面具。

名单的出炉,东唐开启了东方订婚的第一波全民狂欢。

同时,曹云携带自己的行李开始了为期不长的助理工作。

……

九尾:“碰瓷碾压案。碰瓷者赵三倒在汽车前,汽车碾过其身体后,又倒回来再次碾压,后又朝前开十五米,再再次碾压。”交通肇事导致他人死亡的案件,通常由交警负责调查,提供证据。与刑案不同点在于调查方向和调查力度。检控官通常会根据交警结论书做出是否指控的决定。

曹云问:“女司机?”

九尾:“曹云,我不是强女权,但是你这种先入为主的观点,让作为女性的我很不舒服。”

曹云:“男司机这么开车,我们可以推断一下其当时的想法……”

九尾:“不,是女司机。”

曹云哀怨看九尾,这还能不能一起工作了?

九尾:“视频在这里,笔录在这里。如果由你判断,是过失致人死亡罪,还是交通肇事罪?”

曹云:“这有罪?这很明显是意外。基本可以判定女司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第一次开过去,咦?好像压到什么。倒回去没看见什么,只感觉到颠簸,难道是路面不平?朝前开,卧槽,有个人。”

曹云:“女司机笔录要么和我说的差不多,要么是吓的记不清了。”

九尾不否认曹云的猜测:“可是死了人。”

曹云:“这只是一次意外,互赔法理。女司机的保险公司赔偿赵三,赵三家属赔偿女司机汽车维修费,清理费,折旧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

九尾难以置信看曹云。

曹云:“这才是法律。我解释一下。事情是赵三引起。你看视频赵三切入的角度是左边,司机位在右边(右舵),这位置是司机的盲区。司机是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规……不对,第一次碾压是正常行驶。第二次倒车是违反交通规则。”

曹云道:“现在要看法医结论,是第几次碾死致死。”

九尾理解曹云的意思,第一次碾压对女司机来说,是不可抗拒和停止的行为。第二次碾压是因为女司机倒车,倒车违反了交通规则,因为违法造成他人死亡,那就是交通肇事罪。

九尾拿起法医报告:“如果法医无法判定是第几次碾压造成赵三死亡的话?”

曹云回答:“疑罪从无原则,只是一次意外。”

九尾:“法医结论,第三次碾压造成直接死亡。”

曹云拿过报告,第一次和第二次碾压算是必死之局,但是没有当场断气。造成其当场死亡的是第三次碾压。

曹云:“我会让魏君联系女司机,帮其索赔,赔到赵三倾家荡产。”

九尾眼角看了曹云一眼,道:“你好像在道德立场上偏向女司机。”

曹云承认:“是,本来法律就应该规定,故意碰瓷者,碾死无罪,并且可提出巨额索赔。法律中没有弱势群体,法律只有人人平等。”

九尾反问:“司机怎么判断对方是碰瓷呢?”

曹云回答:“不用判断。撞死之后,最少司机还有机会赌一把。”

九尾拽着资料没朝曹云脑袋打下去,九尾道:“你意思是交通肇事罪?”

曹云:“不,刚才是和你开玩笑。我很认真的说:本案是故意杀人罪。”

九尾单手叉腰看曹云。

曹云:“首先你需要人证。”

九尾不明白:“视频已经很清楚,人证的作用是什么?”

曹云道:“赵三在第一次被碾压之后有没有发出惨叫和求助。路人有没有发出惊叫,阻止等声音。你看司机位,窗户是半开的。这种牌子的SUV隔音效果并不好。再看视频,女司机下车后瘫倒或者坐在地上,我认为她没有去开关音乐。”

曹云:“如果你能证实存在各种声音,女司机能听见声音,那么女司机第二次碾压就是故意杀人罪。”

九尾:“你在不知道证人证词情况下,为什么会做出故意杀人罪的判断?”

曹云回答:“这辆车配备有倒车雷达,倒车影像。假设女司机是老手,倒车时候依靠的是左右后视镜,她应该可以看见赵三躺的位置。假设女司机是新手,她在倒车时候主要看的是倒车影像,必然会看见赵三。并且我认为倒车碾压之前,雷达很可能会报警。要确定这点,需要对汽车进行全面的检测,并且通过实验来说明。在证人证词,数据等没有出来之前,我只是从个人角度判定是故意杀人罪。”

曹云:“第一次碾压之后,女司机知道压了人,生怕赵三不死,女司机倒车再次碾压。而后前行再次碾压。”交通事故中,很多情况下,撞死人比撞残人更有利于肇事司机。

曹云:“这辆车是一辆买菜车,说明女司机并不是有钱人。撞残一个人,有可能突破保险理赔上限。撞死一个人,基本在保险理赔范围之内。”

撞残一个人,医药费就是几十万,因为伤者必然会要求用最好的药。还需要住院康复费和康复期间的误工费,差不多也要十万左右。残疾补助费,几十万。后续治疗费,因为伤情引发的其他病情,都需要车主和保险公司赔偿。一旦金额突破保险上限,保险公司可以脱身走人,车主需要继续赔偿。

撞死人,属于一次性赔偿,基本上不至于超过保险上限,除非你没买叁者保险。

曹云道:“就道德上看,我是同情和支持女司机的。从法律角度来说,一旦故意杀人罪成立,她不仅要坐牢,保险公司一分钱都不会赔,全部要自掏腰包。并且还要面临罚款……九尾啊。”

九尾:“嗯?”

曹云道:“我以检察官助理身份看第一个案子就很不爽,你作为检察官是不是经常纠结在良知和法律之间?”

九尾答非所问:“今天做的不错,我会联系相关部门跟进全面调查。你也不用同情她,如你所说,如果她只碾压一次,那只是意外。”

曹云道:“可是你没考虑过实际情况吗?只碾压一次不死的话,赔偿可能会让伪中产变成赤贫。事情的起因是赵三碰瓷。赵三是陈年惯犯,因为他年纪较大,所以没有对他提起诉讼。假设你们在上一个案子就指控赵三敲诈勒索,那也不会有这次的悲剧发生。女司机继续过着幸福和谐,每日很简单但是很充实的生活。一条人命,一个家庭因为你们的纵容最终灰灰湮灭。”

九尾反问:“你怎么知道赵三是惯犯?”

曹云回答:“司马落和李墨曾经一起拜访高山律师所,他们遇见了这个叫赵三的人。李墨很认真的报警,将人交给巡警,做笔录。他希望赵三能受到制裁,可是能制裁赵三的人考虑赵三年纪大,身体多病,没有对赵三提出指控。最终只是拘留教育和罚款。”

九尾朝后一步,臀部靠在办公桌上:“我就是那个放弃对赵三提出指控的检察官。”

曹云:“当然了,按照法律规定,对一些人是可以不提出指控的。必须客观考虑到嫌犯的实际情况和其造成的社会危害。法律的根本也是维护社会道德与风气,我觉得你做的很好。”

九尾:“你骂我还感觉好受一些。”

曹云:“438。”

九尾怒:“不是让你这么骂。”要的是技术性的责备。

曹云一揽九尾肩膀:“没事,芸芸众生而已,你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

九尾将曹云手甩开:“我没事,我早就习惯了,帮我联系搜查一课。”说罢,去了洗手间。

五分钟后九尾出来,曹云观察又观察,九尾问:“看什么?”

曹云摇头:“不化妆的女生有一个缺点,我看不出她是哭过还是没哭过。”

九尾大声道:“我没哭,我没那么脆弱,我也不会把错误归咎自己。OK?”

曹云道:“但是我计算过午饭你摄入的液体,还有午饭后三个小时你摄入的水份,不足以支持你上三次洗手间。你又没有化妆的习惯……你去洗手间吃屎吗?”

曹云见九尾不吭声:“对不起,我刚才不应该那么说。不应该把这件事归咎于你。可是你也要理解,我TM不知道你曾经负责赵三的案子。”

九尾反问:“知道后呢?”

曹云:“知道后该死的就去死吧,该坐牢就去坐。你是我老板,算是朋友。我又不认识他们。”

九尾边摇头边道:“曹云,你的利己主义已经深入的灵魂,让你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让人厌恶的气息。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你,你知道吗?”

曹云点头:“我知道。”

一句我知道让九尾不知道怎么再说下去,你可以顽抗,我们可以争辩。你没有原则的就承认了,难道我会不知道你是懒的和我辩论吗?看着面前不怕开水烫的死猪,九尾感觉身心疲惫。

收拾心情,九尾:“好吧,你今天的工作就到这里,接下去两天是文书工作。你先回律师所等我电话。”

曹云:“……”

九尾:“?”

曹云:“我行李都带来了。”

九尾:“你很贵的,没事就不要来了。”

曹云:“如果我免费呢?”

九尾:“免费?”

曹云打个响指:“我们来玩一个小游戏。在每天工作之后,也就是下午五点半,你可以对我下一条命令。命令内容是:明天休息或者是继续上班。我会先准备一张卡片,里面内容写:免费或者收费。假设你命令是明天休息,我的卡是免费,免费卡的意思是明天可以免费为你上班。这样一来你等同亏了五万,所以你必须给我五万。假设你命令明天休息,我的卡是收费,我是收不到钱的,所以我给你五万。”

曹云:“你的好处在明天继续上班卡,你发布这道命令,我的卡是免费,我明天免费为你上班。如果我的卡是收费,我明天一样会上班,不过要收五万元。顺便说一句,我不做文书工作。”

九尾思考一会:“我只要出上班卡,我是不亏的。”

曹云:“没错。”

九尾:“但是会牺牲劳力。明天我不需要你,但是我命令卡是上班,你上班没有意义。”

曹云道:“你可以出休息卡,你出休息卡就需要赌我的卡内写了什么。”

九尾:“这是博赌。”

曹云:“不,这是博弈。我们可以现在开始,明天是文书工作,不需要我,你会出什么卡呢?”

九尾沉吟片刻:“你要先写免费还是收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