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五百一十九章 钱还是不钱(下)

覆手 覆手 第五百一十九章 钱还是不钱(下)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小郭很坦诚:“严格来说,墙尖未遂是有。绑架肯定没有。”

曹云:“有或者没有,我出场了,他就有,我就这么自信。没有赔偿诚意,就代表不认错,不悔罪,我会申请以成年人对他们进行审判。开听证会,开到最高法听证会我也陪着。反正我很闲。”

赵雪一边听得泪奔:“曹大哥,这不对啊。小茹才是罪犯。”

曹云道:“罪犯也有权利对不对?另外,那具尸体该给多少也得给。不要以为死了就可以了,尸体未满十八岁,其父母拥有部分民事义务,要求尸体父母掏钱合法合理。”

小郭:“曹云,你就直接说你想怎么样。”

曹云:“我们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该抓的人你要抓,该立案你要立案。你没做到,我会找你麻烦。你本职工作做好之后,我会找他们麻烦。另外我反对以个人立案,这很明显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一次团伙犯罪,分工明确。拍照的拍照,脱衣服的脱衣服,领导者发布命令,由其他执行。符合犯罪团伙的特征,同时我相信,他们合伙欺负人不是一次两次。”

小郭:“就是朝死里整?”

曹云:“对,在此期间,有任何人比如校长,教育负责人打电话说情的,都麻烦你告诉我。他们全部连坐。这个案子不较真,不搞事,我就没钱拿。我要把所有能榨出油的人全部榨一次。”

赵雪:“可是本案关键是非法持枪杀人。”

曹云:“假设罪名成立,小茹该赔偿死者多少钱,那是应该的。我们都是司法工作者,要时刻以法律为依据,维护法律的尊严。至于小茹是否非法持枪杀人,那是法官和陪审团的事。”

小郭说明道:“几个小孩被枪击现场吓的都尿了,现在还在接受心理辅导。”

曹云:“我当事人也是小孩,她现在在看守所内被人欺负,没有机会接受所谓的心理辅导。小郭,我刚才是从我的角度,从法律的角度来说这案子。我现在以正义的角度来说案子,小茹把这几个人都杀了,算不算为民除害?我们现在没孩子,将来你们有孩子后,希望孩子在学校被欺凌吗?你再看这些人的手段,扒衣服,拍照。甚至还安排好了男生准备墙尖。并且是在学校的宿舍,肆无忌惮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真实新闻中发生欺凌的地点通常是学校厕所之类的半公共场所。相比本案,真实更为嚣张。

小郭慢慢点头:“行,我这边公事公办,也是应该的。我确实只考虑他们的心理成长障碍,没考虑到公平公正。”

曹云:“派遣警备队连夜抓人,更有震慑力……明天也可以拉。”

小郭道:“这案子在很多人看来,小茹如果能以未成年人身份拿下非法持枪的罪名,就算是小茹的胜利。本案最大问题是小茹不配合警察,不说明枪支的来源,因为这点,我相信法官会判的很重。”

曹云反问:“你怎么就肯定小茹没说实话呢?再说,真的上了法庭,以小茹的形象,我有把握让法官相信她。顺便再告你们渎职。别着急,一步步来嘛,我如果是你,我一定会选择相信小茹。我不是站立在小茹角度这么说,而是客观角度这么说。”

曹云解释:“小茹没有案底。根据查证,她没有和社会青年混在一起。她表现的像社会青年是给同学和老师看的,她在寻求认同感和集体关怀。再者以小茹的能力,别说制式用军手枪,让她弄把管制刀具,她也未必有地方买。还有,小茹不是傻子,买套餐就送伯莱塔这样谎言也太弱智了。”

小郭:“确实。刚接案子时,我就怀疑小茹是拿了某些人的外卖。不过我调查了所有外卖员和快餐店的员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外卖食物存放位置在餐厅监控的死角,很难知道是谁干了什么。我小组四个人花费了一个通宵去看店外的几处监控,没发现嫌疑人,我只能选择不相信小茹。”

赵雪:“我认为本案中枪是最大问题。M9绝对不是普通犯罪者可以搞到的。小茹能拥有M9我肯定其中有隐情。”

曹云思考许久,问:“你们看监控,有注意到进入快餐店,路过快餐店的人吗?”

小郭道:“人实在太多了。快餐店在商场之内,恰逢节日,商场外人潮攒动。根本无法锁定嫌疑人。”

曹云道:“在成熟犯罪体系中,他们的犯罪行为属于串联行为。我是老板,要杀叶娇。我联系赵雪送枪,赵雪在我犯罪团伙中负责日常保管和保养枪械,赵雪会负责把枪械送到指定地点。小郭是杀手,按照我的吩咐,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去拿手枪。在小郭杀死叶娇之后,赵雪会去某个地点取回枪支。这种串联模式好处非常多,不过对人员的能力和素质要求很高。”

在一部美国佬美黑犯罪纪录片中,纽黑有一种职业叫快递员,是在快递行业还未兴起时候的叫法。快递员的任务是在某个时间去某个地点拿货,送到某个地点。快递员通常不是团伙成员,甚至是不知情的勤工俭学学生。

这种串联式链条犯罪结构,警方很难完美取证,也很难拔出萝卜带出泥。诸如抓捕了送货者,送货者最多是非法持械。抓捕了快递员,快递员对所送物品一无所知。抓到拿货者,只能抓到拿货者。更精明的犯罪团伙甚至会派遣眼线,全程监控所有交易,抓他也是没用的,因为他没有犯罪。

这种结构最大的好处在于分工明确,送货、快递,取货,杀手这几个职业都可以不是犯罪团伙核心成员,是犯罪团伙中可以被牺牲的人。

曹云:“枪的事我不急,钱的事我比较急。”

……

小茹这件事本就是两个案子。只不过考虑到带头大姐死了,小年轻吓的半死,九尾和小郭商议,不打算立刻追究他们的责任。也就是想等小茹案开庭审理结束后,看几位证人的表现,再考虑是否提出指控。

相对来说检控官有很大权限,只要具备一定法律认可的理由,比如未成年人等,检控官可以选择指控或者不指控。

现在没办法,小郭必须立案,否则曹云会找麻烦。小郭立案调查结束后,将案件资料移交检控官九尾。九尾如果不指控,曹云肯定会麻烦。圈内人都知道,曹云这类律师一旦接案,必然铁血无情。

第二天,小郭开出刑拘通知书,拘捕涉案的另外五名学生。九尾找小郭询问怎么回事,小郭回答,我在做本职工作。

调查进行的很顺利。五名学生分开审问之后,警方得知他们曾经参与过的校园欺凌事件。小郭走访其他受害者,受害者纷纷落井下石,勇敢的站出来。事情全部翻出来后,小郭吓了一跳。高中的问题比自己想的要严重的多,并且有很多社会青年参与到高中生的日常生活和学习中来。

搜查三课两天内拘捕十五名社会青年,发现有人给高中生提供违禁药物。搜查三课和缉毒课联手捣毁了一个丸摇头供应团伙。

在接到曹云申请之后,警局召开会议,认定这个团伙为有组织暴力犯罪团伙。

有组织暴力犯罪团伙的认定有以下几点。

第一点:稳定的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领导者、有固定的成员。

第二点:暴力和地域性,本案的团伙多次组织殴打、欺凌同校学生,称霸学校。

第三点:经济特征,追求经济利益。本案团伙敲诈,勒索学生钱财,盗窃学生财物。

第四点:危害性。本案团伙妄图拍摄小茹没穿衣服照片,并且轮尖小茹,分工有序,手段残忍。在小茹之前,已经有多名女生受害者被拍摄照片。

案子移交给九尾之后,九尾有些懵圈,有这么严重吗?有组织暴力犯罪团伙的构成几点很模糊,本案团伙确实涉嫌了这四点,但每一条都有一定的辩解理由。

不过因为案子查的很深,挖出了社会青年犯罪,很难不了了之。九尾也开始自己的工作,但是九尾并不认为他们属于有组织暴力犯罪团伙。九尾最终只对五人提出了墙尖未遂的指控。

在指控提出的第二天,曹云就找上了门。九尾早料到曹云会找自己,在接到曹云电话后,九尾联系了诸葛明,诸葛明将作为‘法官’来评判这个案子。

……

曹云推开九尾办公室,第一眼看见了正襟危坐的诸葛明,笑问:“呵呵,你是孙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请坐。”诸葛明不为所动,请曹云落座:“曹云,你知道为什么会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吗?”

曹云回答:“作为律师,我从不追问为什么会有某条法律。”我不在乎为什么会有圣诞节,我知道有圣诞节,我接受有圣诞节的事实就可以了。

诸葛明:“好吧,说下你的目的。”废话无益。

曹云:“今天登门拜访一共四件事。第一件事,我方愿意出具王冰的谅解书,王冰的家属非常主动和诚恳的向小茹表示歉意,并且愿意最大可能对小茹进行赔偿。根据法律精神,在损害造成之后,施害者主动提出让受害者满意的赔偿,可以酌情对其进行轻判,甚至不予起诉。”

九尾:“敲诈和主动赔偿是两回事。”

曹云将一张名片放在茶几上:“这是王冰父亲的电话,如果你有问题,可以约他谈一谈。如果他知道检察官极力阻止他赔偿,只为了将其女儿送进监狱,我觉得他会揍你。”

九尾沉默片刻问:“王冰赔偿多少钱?”

曹云:“半套四区房子。”

九尾吓一跳:“三百万?”

曹云纠正:“三百五十万。”

九尾震惊:“你这是敲诈?”

曹云:“我全程录像和录音王冰父亲和我见面全过程,有需要我可以给你。在我们会面期间,我没有说任何金额,只是强调了小茹遭受的身心伤害。是王冰父亲主动提出三百五十万的赔偿价格。这个赔偿不仅是小茹客观精神损失赔偿,还包含了王冰愧疚,歉疚和王冰父亲愧疚和歉疚的赔偿。也就是说,王冰父女是非常有良知,知错能改的人,王冰父亲对自己教育无方深感痛心。对小茹造成的伤害深表歉意。王冰父亲认为,不仅态度上要诚恳,而且也必须要有具体的赔偿计划,才能表达自己的歉意。”

墙尖案可以是三年,也可以是十五年,受害者谅解是直接决定罪犯服刑轻重的关键。未遂就按照实际情况减轻。本案属于墙尖中轮尖,情节恶劣。不能以三年开始减免。成年人轮尖十年起步。未遂,三到五年。未成年人未遂,大概为三年左右,甚至可以免于起诉。现在又有小茹的谅解书,按照道理来说,检方可以考虑不起诉王冰。

曹云的第一件事,有理有据,符合法律法规。虽然钱要的多了点,但那是王冰父亲‘主动’给的赔偿,检察官无权要求减少赔偿。同时王冰父亲给予的赔偿越高,越符合谅解赔偿的法理。(谅解赔偿属于高岩所有。)

诸葛明:“曹云,我的问题是,你当事人面临重罪指控,你却在这里捞钱?你要不要脸?”

曹云认真道:“争取雇主利益是律师的基本职业道德。金钱利益也是其中的利益之一。”

无可辩驳,曹云说的很在理。只不过大家知道曹云是什么人,有些话从曹云口中说出来,人家是不信的。曹云不在乎,也不要求你信,我说的有道理就行。

九尾道:“请说第二件事。”她不想去问,为什么王冰父亲会同意三百五十万的谅解协议,为什么王冰父亲和曹云正式会面,直接提出三百五十万的谅解赔偿。但九尾知道,王冰父亲要拿出三百五十万,要么借贷,要么只能卖掉自己的房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