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五百二十四章 小茹案(下)

覆手 覆手 第五百二十四章 小茹案(下)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曹云:“证物15号,负责本案的探员郭小王开具求情信。求情信中,郭警官说明他本人认为小茹是一位没有劣迹的女生,是一位因为偶然而卷入案件的女生。他在求情信中,恳请法官考虑小茹持枪不存在任何主观恶意,给予轻判。”

……

曹云:“证物20号,是高中三百多位学生的请愿书。他们恳请法庭给小茹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九尾不想说话,这是一份网络请愿书,十有**是寒子找高中生弄的一个东西。请愿书不存在法律依据,本不应该拿到法庭上来说。但是曹云大打感情牌,请愿书也成了他的工具。

……

曹云:“我这里有一份死者家属开出的谅解书。”

九尾立刻站起来:“反对,谅解书没有呈堂。”基本规则懂不懂?

曹云:“如果检控官坚持,我撤销谅解书的呈堂。”

九尾再次无语,你都说了是家属谅解书,就算不呈堂,陪审团们也听见了。为什么死者家属愿意开局谅解书呢?这关系到民诉部分,很显然是曹云用民诉作为条件拿到谅解书,也许也给了一些钱,但绝对不会多。

这就是为什么九尾希望小茹案先开庭审理的原因。

……

法官:“请检方开始结案陈词。”

……

曹云结案陈词:“花一般的年龄面临着什么?父母的抛弃,学校的冷漠,还面临着被人公然轮的悲剧。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孤立无援的一个人。你们相信这个世界有神吗?我一直不信,直到这个案子。是神的怜悯给了她一把手枪,在生死关头保护了她。如果没有神,如果没有这把手枪,她的一生也许永远会生活在阴霾和痛苦之中。”

曹云:“我不是神,在座的都不是,但是你们却拥有决定她命运的权利。她不是坏人,不是坏女孩,她只是一位渴求爱,渴求关注,渴求怜悯的女孩。在所有人都抛弃她,疏远她的时候,我希望我们能接纳她,给她一次新生的机会。”

长鞠躬,保持严肃和悲伤的表情。

……

陪审长:“陪审团一致裁定故意杀人罪不成立,一致裁定非法持枪罪不成立。”

曹云看向小茹,小茹鞠躬:“谢谢、谢谢、谢谢……”

……

叶娇陪同小茹去办手续,法庭内又只剩下曹云和九尾。

九尾今天没说多少话,神情略微疲惫:“没法律,你就打同情牌,硬生生的把事实给扭曲了。”

曹云:“姑娘,我说的就是事实。这也是陪审制的一个优点,不完全拘泥于条文法律,以人文关怀为出发点。再说,就法律来说,我已经证明,小茹是被动持枪,持有枪支之后,她不知道怎么处理。”

九尾:“不,你踩警察,踩检控,踩小茹父母,踩小茹老师,你作低我们,从而将小茹塑造成一位无比可怜的小姑娘。是,小茹不算坏女孩,但是绝对不算好女孩。”

曹云:“那你为什么不提出辩驳呢?因为我说的都是实话。还记得你在看守所监视我和小茹见面吗?我说了你一定会输,一个原因是你纠结于法律条文,在法律上,小茹绝对有罪的。如果没有陪审团,法官最多会轻判小茹,怎么也会留个案底。”

曹云:“有矛就有盾,你为什么不反向质疑呢?小茹没有干扰和欺负其他同学,但是她的特立独行必然让很多同学不满意,不舒服,感受到威胁,不想接近她。你为什么没有收集对小茹不满的人的证词呢?我说小茹父母抛弃了她,是事实,但又不全是事实,因为小茹父亲还负担了小茹的生活费。他是父亲,他接受我的踩踏,他愿意把自己所有罪责归于自己,从而减轻女儿的罪名。你再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这点上还不反驳我呢?

九尾:……”

曹云“因为你不忍心。”

曹云:“自以为是理性派的你,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为什么一个铁案会被翻案?为什么你在该反对时候不提出反对?九尾啊,你本就不是一个铁血无情的人。”

九尾:“那是因为我还有人性。你呢?说的富丽堂皇,还挤出鳄鱼的眼泪。实际上为了钱。我问你,没钱你会接这个案子吗?”

曹云:“不会。我的职业是律师,我的目标是赢。我赢的目的是为了赚钱,为现在赚钱,为以后赚钱。我自认为我有人性,但为什么我要藏起人性?今天我义务帮小茹,明天还有大茹,还有老茹,我管不了天下所有不平的事。我宁可做一个势利的律师,最少势利的律师还有选择权,可以选择不打无良的官司,可以选择接有人性又有钱的官司。”

曹云:“九尾,我替你悲哀。为了掩盖自己的脆弱,用理性来包装和伪装自己,以正义和法律来麻痹自己。为什么?因为你没有选择权,分配给你什么案你都得接。你想麻醉自己的神经,但又做不到。你喜欢美,却时常要去践踏美。就本案你问问自己,你在内心可曾希望过小茹能脱罪呢?”

曹云收拾东西,走人前道:“将感情和职业混在一起,你会永远在原地踏步。”

小茹刚进入看守所被欺负,很快就不被欺负了。她的室友全部是愿意和她聊天,对她友善的人。这可能吗?曹云不相信偶然,在第一次和小茹会面时,曹云就读出一个信息:小茹背后有人。根据寒子调查,小茹根本没有任何社会能量。

谁会更换小茹的看守所室友?并且给她安排和善的室友?

第一个答案是看守所的工作人员,但是看守所的工作人员什么没见识过?不可能如此体贴安排。

在九尾的少女故事中,九尾叛逆期间尝试接触社会文化的刺激,结果导致自己朋友为了掩护自己,被轮惨死。在一定程度上,九尾和小茹有一些共同点。所以帮助小茹调换室友的人只能是九尾。

所以在第一次和小茹会面,曹云在读出所有信息后,自信告诉九尾:你已经输了。

九尾的内心希望小茹能赢,但是检控官职责又让她必须无情的控告小茹。在曹云主导的庭审,九尾并非没有一点反击的机会,但是在其犹豫之时,机会稍纵即逝。导致了最后九尾只有一个干巴巴的事实:小茹持枪,小茹没有持枪资格,故而小茹涉嫌非法持枪。

曹云同情牌不仅飞向陪审团,飞向法官,更飞向九尾,让九尾很早就丧失了抵抗的意愿。从而最终曹云以一面倒的优势赢得庭审。

曹云本案切入点并非同情牌,而是打九尾的弱点。

……

对于小茹来说,高兴自己无罪释放,很高兴自己拥有很多金钱。让她更高兴的是,曹云、叶娇带给她的关注感。让她认为自己能遇见好人。

中午曹云请吃饭,饭局中曹云对小茹道:“你原来的学校不太适合你,你自己有什么想法?”

小茹睁了一双大眼睛摇头:“没有。”

曹云:“让你叶娇姐姐陪你去贵族高中看看,合适的话就办个转学手续。”

小茹点头:“嗯。”言听计从。

曹云道:“你现在户头有几百万。按照法律规定,因为你未成年,你的监护人,也就是你的父亲,可以管理你的账户。不排除会出现类似的问题,如果有类似问题,你先联系你的叶娇姐姐,知道了吗?”

小茹继续点头:“知道了。”

曹云问:“小茹,你说抽烟喝酒容易,还是考满分容易?”

小茹:“当然是抽烟喝酒。”

曹云点头:“我刚来东唐时候,没有人认识我。我想出名,第一个办法就是做一名连环杀人犯,能快速有效的出名。第二个办法,我通过我的努力,成为大家认可的律师。抽烟、喝酒、毒吸、打架、交个小痞子男朋友,甚至杀人都非常容易,因为容易所以这些行为根本不酷。”

小茹立刻道:“曹云哥哥,叶娇姐姐,我保证以后好好念书。”

曹云微笑点头。他没有告诉小茹:你保证或者不保证和我曹云没什么关系,和你小茹有直接关系。

曹云:“叶娇,你下午陪小茹处理一些琐事,车你拿去用。”

叶娇:“曹律师不回律师所吗?”

曹云:“我昨天才知道我的一位前女友被指控。我联系了司马落,下午去看守所见她一面。”

……

叶澜因盗窃未遂被捕后,钱坤随之被捕。叶澜罪名太轻,又拒绝成为污点证人,按照程序司马落做为检控官对叶澜提出了盗窃未遂的指控。

司马落并不想将叶澜定罪,以他的意思是,如果叶澜愿意配合司法机构做一些事,他可以撤销指控。以叶澜被收买的保安说明,叶澜盗窃的目标是一种用于工业的实验性质的有毒性的涂料,价值不高。叶澜即使盗窃成功,量刑将为第二低档,也就是三到十年。盗窃未遂自然是从轻处罚,应该在三年以下。

假设在预审庭上叶澜认罪,加之叶澜没有案底,刑期也就半年到一年之间。说不准法官心一软给个缓刑。

曹云上了司马落的车,问:“你们想要什么?”

司马落:“什么都可以。违法账户,违法交易,冼钱,作证,什么都行。”

曹云笑道:“她是一个很有价值的证人。”

司马落:“有价值但人家根本不配合。桑尼推测,叶澜并非盗窃,而是去杀钱坤灭口,失手了。保安是叶澜那边的人,为了保护叶澜,立刻向警方自首,警方只能按照证据和口供将叶澜定罪为盗窃未遂。”

司马落:“听出来了吗?”

曹云:“按照证据这个词有些让人玩味。”

司马落道:“没错,桑尼怀疑叶澜拒绝接受杀钱坤这条命令,叶澜是故意失手。”

曹云:“喂,这些都是猜测。我前女友最多会偷点不值钱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杀人?”

司马落不屑道:“得了吧你,叶澜被抓这么多天了,人家根本就没打算联系你。打什么马虎眼。我说,你早上又赢了是吗?”

曹云:“这不是常态吗?”

司马落无语,道:“下庭后,九尾情绪很低落。我无意中听到她和诸葛明对话,想请半个月的假。”

曹云叹气:“这姑娘,还没输习惯吗?”

“你够了啊。”

……

因为有司马落这个作弊器陪同,会客时间无限。

叶澜被看守带进会客室,看了一会曹云,前走坐下,问:“你怎么来了?”

司马落和看守点下头,看守关门离开。

曹云:“被诬陷入狱,怎么也不联系我?”

司马落当没听见。

叶澜道:“请不起你,再说我已经找好律师了。”

曹云道:“我今天来呢,是司马检察官想和你做个交易。”

叶澜回答:“我没有做交易的价值。”

曹云:“不一定。说不准你知道一批M9新枪的下落。如果你能提供这批枪的下落,我想司马检察官也愿意网开一面。”

叶澜摇头:“我不知道。”

曹云拿出手机,推到叶澜身边:“打个电话问问,说不准能知道呢?”呼延屏通过外卖给赵风送防身武器,送的是全新M9。曹云推测东方拥有一批M9,抓物不抓人,这批m9留在东方手上也烫手。不如做个功劳送给叶澜。司马落和叶澜是这么想的。

叶澜拿手机,食指放上去,竟然解锁,有些惊讶:“你没删除我的指纹?”

曹云道:“君子坦荡荡。说实话,谈恋爱时候逐条向你解释其中的信息和电话真的很烦人。我一度有删除你指纹的想法。既然分手了,你也不会问七问八,加之我又懒。所以保留了你的指纹。”是忘了。

叶澜不吭声,用曹云手机发邮件,等待一会后,叶澜拨打接收的邮件上的电话:“曹云说有一批M9?他和司马落在一起。”

叶澜捂住话筒问:“司马检察官,说话算话吗?”

叶澜肯定很有材料,但是挖不出来也枉然。司马落不想打官腔:“我会努力争取,但是不是我说的算。”

叶澜拿手机走到一边用法语和对方沟通,好一会后才回来,把手机还给曹云:“我确实知道五把全新伯莱塔手枪的下落。但我要书面文件。”

司马落正准备劝说,曹云道:“他们需要时间销毁证据。”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