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五百五十二章 接或者不接

覆手 覆手 第五百五十二章 接或者不接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警方经过调查,发现杀人者是一名用刀好手。水果刀是客厅的水果刀,重量很轻,要刺穿肋骨到达心脏,有一定的难度。凶手持水果刀是从下朝上捅,掠过肋骨,直达心脏。

普通人持刀通常会采用反抓方式由上而下袭击他人。真正的好手捅人时候称为弹钢琴,他们持刀由下而上,快速连续的捅刺。后者出四刀,前者才出一刀,并且后者可以避开目标肋骨保护。

法医认为,凶手在孙海无防备下进行袭击,连续四刀。法医估计也就两秒不到的时间。

物证组认为,孙海虽然死在床上,但是其是站立情况下,面对凶手被袭击。而后摔倒在床上,凶手抓了其双腿把他放回床上。

物证组在孙雪衣卧室的浴室内发现了血迹反应,经过DNA比对,血迹属于孙海。刘浩推断,孙雪衣杀死孙海后淋浴冲洗血迹。孙雪衣解释孙海手被纸割伤后电话联系自己,自己说明自己卧室的浴室内有医药箱。

假设孙雪衣是凶手,那动机是什么呢?

刘浩还是有真本事的人,通过家庭视频发现了问题。家庭视频中,有孙天,孙地两兄弟刚出产房的照片,也有他们刚睁眼的视频。但是没有孙雪衣的。孙雪衣的最早视频是其八个月左右,在地上爬的视频。

经过DNA检测,发现孙雪衣并非孙海亲生女儿。孙海的律师证明了这一点,生完孙天,孙海妻子再怀孕后,孙海妻子非常渴望要一个女孩子。结果又是一个男的。孙海对自己妻子是非常好的,于是商议着收养一名女孩。

为了完美收养,孙海对孙天、孙地还有自己公司的人称:自己妻子怀孕六个月,要去欧洲疗养生产。在十个月后,孙海妻子带回了孙雪衣。这件事一直没有人知道,律师也是最近由孙海告知。

根据律师所说,孙海非常纠结。很明显孙雪衣能统领银河,但是孙雪衣不是自己的血脉,也不是自己和自己妻子的爱情结晶。同时还担心,以孙雪衣的个性上位之后,孙地日子不好过。

孙海拟定了一份新遗嘱,在其死后,孙雪衣建立一个信托基金,保障孙地和孙天孩子能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但是数天后,孙海废除了这份遗嘱,因为孙天的大儿子,一名小学生展现了一些商业头脑。孙海近期的第二份遗嘱为:委托孙雪衣为孙家管理银河集团,点名了几名孙子为继承人。

但但新遗嘱又被废除了。律师告诉警察,孙雪衣知道了第二份遗嘱的内容,向孙海表示,她可以不要银河集团,并且帮忙管理集团,条件是她要拿回自己的太阳公司。孙海内疚之下或者有其他的考虑,废除了这份遗嘱。

孙海在祭日前提前回东唐,是因为疗养的效果不尽人意,他必须拟定自己的遗嘱。律师告诉警方,孙海非常苦恼,这件事他没有办法和任何人商量,只能和律师商量。一直拖着,最终决定在祭日之后,正式拟定遗嘱。

孙海死亡的第二天,本应该和律师探讨遗嘱事宜。

作案时间、地点、动机都有了,还有最后一条,孙雪衣有这个能力刺杀孙海吗?毕竟法医认为凶手很专业。

这个问题是刘浩很头疼的问题,孙雪衣的履历非常和杀手没有任何关系。这时候有人给刘浩送了一份情报,刘浩很肯定不是越三尺送的。刘浩找到了保云公司的一名保镖,得知了孙雪衣不为人知的一个故事。

女生怀春很正常,吸引少女孙雪衣的就是派遣在她身边,陪同她越洋过海留学的一名女保镖。一次猎奇,导致女保镖在保护孙雪衣过程中受伤。两人感情因此升温,孙雪衣在女保镖教导下开始学习防身术。这位女保镖在队军的特种生涯中擅长使刀。短刀,牛排刀,餐刀,水果刀都是她的拿手绝活。在爱人面前,女保镖什么都教。

为什么不教拳脚呢?

女保镖面对刘浩的询问说出了答案:一力降十会。孙雪衣缺乏高强度锻炼的可能,也缺乏持续坚持锻炼的可能。鉴于东唐禁枪,刀是孙雪衣能速成的最有效防卫武器。在国外的那一年,是她们最甜蜜的一年。

回国后,女保镖和等待了她一年的男友步入婚姻殿堂。孙雪衣和女保镖也将这一年的回忆埋藏在自己的内心中。

刀和枪有个特性,如同自行车一样。即使二十年没骑,身体肌肉和大脑神经已经牢牢的记忆了骑车能力。从理论上来说,孙雪衣具备作案能力。

但本案麻烦在没有直接证据。直接证据指的是刀上指纹,死者的血迹,凶手的血迹等之类的证据。

曹云打完电话,回到座位上,道:“孙总是什么意思呢?”

丁二回答:“我不太清楚,孙总让我联系到你。”

曹云道:“孙总已经有一个律师团在工作,银河下属子公司银河律师所和宇宙集团直属部门宇宙律师所联合成立律师团。”

丁二道:“我不清楚孙总的意图,我只知道孙总的指令必须完成。接下去应该怎么做就不是我的工作。不过我本人希望曹律师能回东唐帮助孙总。如果有需要,我可以提供私人飞机,今天就可以到东唐。”

曹云道:“我不能马上回答你,令狐兰律师也在欧洲,她应该在芬兰。”曹云和令狐兰都感觉两对狗男女一起行动不太好,于是分道扬镳,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丁二回答:“曹律师,孙总只让我找你。”

曹云问:“找南宫腾飞了吗?”

丁二回答:“找过南宫律师,不过南宫律师在上个月注销了大律师证。”拥有大律师证才能成为刑事案的委托和辩护律师。

我特?南宫腾飞你狠啊,就没听说过主动注销律师证的律师。这也是摆明了不接刑案的态度。我没大律师证,我就接不了刑案。要申请大律师证,必须从注销大律师证那天开始算起,满一年后才能申请。

哎呀,这招真的好漂亮。有时候很多案子是不好推辞,有了这个借口一切就好说。如同汽车,很多人不喜欢外借车辆。但是总有不识相的人会找他们借车。好吧,老子没车,看你怎么借。

有一事说一事,最好不要找朋友和亲戚借车。实在要借,在还车前最好清洗车辆,并且加满油。千万不要让熊孩子在车上吃东西,也不要在车内吸烟。

欧阳逸在服刑,令狐兰很久没正经打官司。四名律师联手为钱坤辩护,结果还输了。南宫腾飞注销大律师证。现在四大名律师只剩下曹云。

曹云不怕接案,以孙雪衣的背景来说,这种人脉自己是需要的。但是这个案子并不简单,且不说细节案情,曹云还没有全面了解。当说诸葛明爽快的让司马落把案子向自己说明,就证明本案不简单。

丁二留下电话后离开,曹云联系了令狐兰。中午,两对狗男一起吃了午餐。他们的导游很敬业,令狐兰和曹云吃午餐,他们分桌吃东西,并且没有在一起聊天。他们知道,在一起说话和聊天,很可能会让雇主怀疑说雇主的八卦。

令狐兰:“如果孙海在当天晚上告知孙雪衣自己打算立新遗嘱,孙雪衣会翻脸吗?”

曹云回答:“孙雪衣她的价值在工作,不在于为银河工作。我见过她立独经营太阳公司,我认为她是乐在其中。以孙雪衣的名气,能力,人脉还有诸多累积下来的业务伙伴,孙雪衣自起炉灶也会发展的很好。我不太认可孙雪衣会为了遗嘱杀人。”

曹云:“如果说本案是诬陷,又有让我奇怪的地方。杀手应该一刀致命,或者制造出新手杀人的现场,但没有。孙雪衣少女时代的故事我认为没有几个人知道,女保镖表示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外人不知道孙雪衣会玩刀。”

曹云道:“本案我有点拿捏不准,我不喜欢……不,我很讨厌为真凶辩护,因为那会让我讨厌自己。”

令狐兰道:“监控没有拍摄到外人进出,别墅内只有三个人。喝醉的孙地,孙雪衣和孙海。根据血检报告,第二天早上孙地体内还有很高的酒精含量,他下手不可能那么精确。不过孙雪衣不是孙海亲生女儿,这已经覆颠了我的认识,我发现自己接受让人震惊的信息时候,承受能力越来越差。所以,他们不找我是对的。”

曹云一笑:“虽然有点酸,但是实话。”曹云暂时不接受孙雪衣不是孙海亲生女儿的信息。这案子看似普通,实则诡异无比。

令狐兰不满:“哈,你现在会欺负我了?”

曹云笑着,问:“兰律师,以你的判断,孙雪衣是凶手吗?”

令狐兰沉思许久:“从目前看有点激情杀人的意思。水果刀就是身边,发生争执,一怒之下握刀就刺。但从证据上说,在卧室浴室中发现孙海的血迹,那血衣呢?四刀捅刺肯定有血液喷溅。即使血衣被漂白,只是破坏DNA,还是存在血迹反应。警方没有找到类似的东西。”

令狐兰再道:“假设是外人,就算是孙地杀人吧。孙雪衣卧室门反锁,开启安保警报系统。孙海的血怎么去的卧室浴室呢?从证据上看,孙雪衣杀人可能性很大。从你对孙雪衣性格判断,似乎孙雪衣不应该是凶手。”

曹云道:“不,我对孙雪衣的判断是在正常情况下,激情杀人不在其中。或者父女因为亲生父母问题,或者其他问题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只有最熟悉你的人,才可能伤你最深,因为他们了解你,知道如何激怒你。”

令狐兰道:“银河律师所具备一定实力,宇宙律师所很有实力。这两家律师所组建律师团为孙雪衣辩护,我认为这阵容不会比钱坤案四名律师组建的律师团弱。”

曹云:“是,宇宙和银河中确实不少好手,也有个把水货。但如果说有什么理由说服我去见孙雪衣,这可以算一个原因。”

令狐兰:“你担心何英这类律师?”

曹云摇头:“三个诸葛亮不如一个臭皮匠。”这是一位西方经济学家提出的团体概念。他认为在一个四人团队中,一个聪明人,三个笨蛋是最好的配置。最糟糕的是三个聪明人和一个笨蛋的配置。

经济学家十万美元模拟试验后分析:两个聪明人两个笨蛋会出现对立派系,四个聪明人可以求同存异,四个笨蛋可以互相商议。一个聪明人,三个笨蛋的效率最高。三个聪明人和一个笨蛋的团队,很可能出现治政。

经济学家拿出十万美元,给四人24小时时间,规定有四人一起商谈的时间,规定有单独商谈的时间,最后通过投票选出十万美元获得者。如果最高得票者只有三票,只能获得一万美元。

政客为聪明人,普通市民为笨蛋的结构,一共进行了配置不同的四轮模拟试验。最终唯一得到四票的团队配置,就是一聪明人三笨蛋。聪明人说服了三笨蛋接受每人一万的奖金,聪明人独得七万美元。

……

律师团中主辩律师很重要,但在欧阳逸离开之后,银河与宇宙都没有能镇场的主辩律师。又可能存在银河和宇宙之争,很可能会形成派系之争,导致会议上某人提出的反对理由是因为提议者是另外一派的人。

令狐兰:“有其他理由?”

曹云道:“即使有其他理由,也是律师团的原因。兰律师,我需要说服我不接触本案的理由。”虽然还没见孙雪衣,虽然曹云愿意也不一定能成为孙雪衣律师。但是作为一位负责的人,必须先考虑清楚自己的立场。

某人提出一个建议,你巴拉巴拉从各种角度去反驳,好爽。某人问你,你有更好的建议吗?对不起,我没有。一个坏的计划,比没有计划要强的多。坏的计划可以完善,没有计划自然没有办法完善。

曹云做事中有一条:当你没有成熟意见或者有较好的建议时,不要去反对别人的建议。

曹云没想好自己要不要碰案子之前,不会先去和孙雪衣分析三个聪明人和一个傻瓜的道理。你不接,那你扯什么犊子。曹云需要令狐兰给点建议。至于不回去,会不会被孙雪衣秋后算账,肯定有对策。南宫腾飞能注销大律师证,我曹云也可以出点小车祸。

令狐兰没有马上回答,拿曹云手机看司马落发过来的信息。

许久后,令狐兰放下手机:“警方调查很认真仔细,刘浩毕竟是探长出生的局长,做事有章有法。第一点,监控未被篡改,别墅内三个人。一个是没有动手能力的孙地,一个是死者,那是谁动手呢?一刀还可能打成自杀存疑,四刀从根本否认了可能。”

曹云道:“别墅前门监控距离很近,另外三个摄像头距离较远,加之摄像头精度不高,有没有被人混进去的可能?”

令狐兰道:“是,你看这个监控位置。一辆汽车开过,如果有心的话,在这个位置打开车门,跳车,是不会被监控拍摄到的。利用汽车可以避开监控。这是可以提的合理怀疑,夜间车辆不多,警方会逐一排查所有汽车。”

令狐兰道:“你问这个案子能接不能接有什么具体的原因吗?”

PS1:针对有读者称订阅文章,不花钱买诸如上一章的私货。特别声明:每一章字数通常都会挂零数百,去掉私货也是同样收费。

PS2:前一章流感问题,引用2019柳叶刀的调查报告和卫计委的官方数据,无造假不洗地。写流感是因为不满自媒体对公众的故意误导,宣扬不存在的优越感。但本虾理解大家爱国之心,所以已将上一章流感部分删除。

PS3:PS1、2字数不影响订阅字数,不存在额外收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