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都市 > 覆手 > 覆手 第五百五十七章 一叶障目(中)

覆手 覆手 第五百五十七章 一叶障目(中)

作者:虾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4 04:58:16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小野解释道:“如果孙海就一刀,有可能不会导致血液喷溅。但是近距离四刀,我可以肯定凶手身上沾有鲜血。现场被孙海血液污染,很难找到喷溅血液,不过能肯定有喷溅血液。血衣去哪了?这应该是本案的核心关键。”

小野道:“孙雪衣的别墅有很高级别的安保系统,查询系统未发现被入侵和破坏。这个系统属于以房屋为结构的安保系统。比如整体别墅,比如孙雪衣卧室。在孙雪衣回卧室,锁门之后,安保系统就启动,如果是孙雪衣自己从内开门,也会被安保系统记录。从外朝内开,不仅会被记录,而且会直接触发警报。”

小野:“我们再分析别墅安保,外人要进入别墅范围,会触动警报,这是运动和热感安保,几乎不可能混过去。我们假设凶手是第四人,潜伏在别墅内,到了晚上杀人。问题在命案发生时,保镖没有解除安保系统,没有人离开别墅。”

曹云配合:“关键问题来了。”

小野看曹云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假设凶手是孙雪衣或者孙地,为什么警方把别墅都翻过来,甚至用上警犬,就是找不到血衣呢?”

曹云问:“会不会不穿衣服?”

小野:“那还得不穿裤子。而且必须要有吸血的布料,否则血液必然会滴落到过道的地毯上。以我的判断,凶手不仅穿了衣服,而且还穿了棉布类的容易洗收汗液和血液的衣服。”

小野:“我在三十年前曾经遇见过类似的案子,一个案子有嫌疑人,但是没有血衣。最后我破案了,原来血衣被烧了。棉布料不仅吸汗,而且易燃。无论是孙地还是孙雪衣,他们做这个案子时候,有很多细节要处理。”

小野:“你非要问我谁是凶手?我只能告诉你,我偏向孙雪衣是凶手。要证明这一点很简单,由于别墅有安保系统,自然也有烟感和热感消防系统。唯一安全的地方是浴室。只要将浴室的瓷砖、地板等全部挖出来鉴定,就可以知道哪块瓷砖受到高温燃烧。”

曹云:“燃烧之后?”

小野转而鄙视:“燃烧之后成灰,灰搓成灰渣,用水冲入下水道中。我对管道不熟,不知道灰渣有没有可能黏住管道。如果有,直接可以说明是哪根管道冲的水。”

……

桑尼那边正在和检方进行交流,经过调查和梳理,目前有一大堆的证据指向孙雪衣,唯独没有直接证据。

桑尼:“几位老大,你们告还是不告?东西都在这里了,孙雪衣的嫌疑大到飞天。”

诸葛明一手摸光头,一手拿资料看着,很苦恼:“你也说了本案没有直接证据。赵毅是名老律师,他做事很稳,所有的嫌疑他都可以解释。为什么浴室有血迹?因为孙父手受伤,污染了浴室。为什么浴室瓷砖有烧痕,我没事烧钱玩,你能证明是案发后烧的瓷砖吗?桑尼你和我说实话,这案子你怎么看?”

桑尼:“私下说?”

“私下说。”

桑尼道:“我认为这是一个诬陷案,从这个角度去解释你会发现现场出问题了。孙雪衣案发前还在和孙海说话,并且把手机落在现场。现场出现凶手不能控制的局面。之所以目前局面这么尴尬,我怀疑是诬陷出了问题。”

诸葛明:“诬陷出问题?”

桑尼回答:“我个人认为是孙地杀人。孙海提前从海外回国,因此孙地也多次在孙雪衣没在家情况下进出孙雪衣的别墅。瓷砖,血迹都是孙地安排的。为的就是案发后栽赃孙雪衣。诬陷出现问题应该出在手机上,原本计划通过手机联系孙雪衣去客房进行完美布局,但孙雪衣没手机,无法联系她。不可能去敲门:姐,你手机落在客房了。”

桑尼:“第二个可能,原本孙海和孙雪衣应该都睡了,凶手这时候潜入客房动手。没想到孙海没睡……这个案子最大的谜题是四刀,经过稍微培训的人,都可以这么使刀。甚至理论上知道弹钢琴刀法,都可以这么使刀。为什么又挖出女保镖和孙雪衣的故事呢?”

桑尼:“综合所有材料来看,这是一个典型CA手法。CA在做一个计划之前,他们会先收集情报,什么情报都要,从几岁会叫妈妈到什么时候近视眼,所有资料都要。而他们还真拥有这样的实力。”

桑尼:“我不认为凶手故意弹钢琴。因为这会将女保镖牵扯出来,让案子变得分外复杂。而且用刀是一项技能,你无法证明孙雪衣会还是不会,即使有女保镖的证词也不能说明什么。反过来,为什么要弹钢琴?专业杀手一刀毙命,业余杀手才会弹钢琴,业余杀手在紧张时候才会弹钢琴。”

桑尼:“我猜测,孙地原本准备潜入,一刀毙命杀死孙海。但是孙海竟然没睡着,应该是孙海发现了手机,考虑到和孙雪衣产生了争执,不想主动和孙雪衣说话。于是就在房间等待孙雪衣发现手机不见后回来找自己。可没想到凶手孙地潜入了客房,孙地也没想到老爷子还没睡,一时间非常慌张。”

桑尼:“但孙海不会想到孙地要杀自己,于是和孙地说话,孙地紧张之下拿刀弹钢琴。”

诸葛明叫停:“你的猜测有个问题,孙地没杀过人,他怎么处理案发后的细节,血液喷溅在身体上怎么处理呢?”

桑尼:“睡衣!孙地藏刀在手拿的睡衣后,杀死孙海,血液被睡衣遮挡下来,并未喷溅到孙地的身上。”

桑尼脱衣服,脱下内穿的衬衫,露出一身肌肉和累累伤痕,桑尼不以为意向诸葛明解释:“少年时候留下的烙印。”

桑尼将衬衫包在手上,以笔代刀从纽扣间伸出。使用弹钢琴刀法拔出刀又再次刺入,刀和人体距离始终很近,血液都被睡衣所吸收。

桑尼道:“孙地再把衣服给孙海套上。注意孙海的姿势,他是站立床边,死亡后后倒,现场本应该就这样。但为什么孙海平躺在床上呢?因为孙地侧身让过,扶住了后倒的孙海,血液从胸部朝前方流淌。孙地人到了孙海侧背后,展开血衣给孙海披上。最终顺手扶孙海躺到床上。”

桑尼:“这样一来,孙地有可能会踩踏到一些血液。但孙雪衣家有鞋套,可以用床单擦拭血迹,穿上鞋套离开现场。孙地住在一楼客房,他有一个晚上和立独的空间来处理不多的证据。”

桑尼道:“我知道有些匪夷所思,你们会问,孙地为什么突然这么厉害了呢?”

诸葛明:“对啊,孙地为什么突然这么厉害了呢?”

“案发第二天,孙地和孙雪衣都接受了全面体检,我接案后找到了当时的医生。医生告诉我一个细节,孙地可能习惯用指头掏耳朵,耳屎容易变成粉末。孙地的左耳前半段很干净,右耳有明显的耳屎渣滓。”

诸葛明:“你意思是孙地戴了耳麦,有人教导孙地怎么杀人,怎么处理现场?”

桑尼点头:“不仅如此,我认为孙地携带有录像设备。比如CA的基本黑科技,眼镜或者纽扣摄像头之类。我认为我这个推断符合目前混乱的案情。孙地没有按照预期掌控全局,但是也没露了马脚。”

诸葛明反问:“CA?又有他们什么事?”

桑尼:“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自然就有CA。”

诸葛明:“麻烦你正经点。”

桑尼道:“原本案子是刘浩负责,曹云在得到司马落给的资料后联系了我。这家伙知道的事情可真多,平时看没事人一样,实际上什么鬼都知道。按照他的想法,是宇宙和银河之战中,宇宙吞银河的一个阴谋。阴谋主使者就是林落,或者可能是白素或者谁吧。”

桑尼道:“带着这个疑问,我找到云隐。云隐的一位好友是三财团之一星云集团现任总裁王辉。王辉告诉我,银河和宇宙不是合作关系,表面看孙海霸气十足,实际上孙海白素很客气,希望两大财团共同发展。孙海在任时,银河和宇宙关系很融洽。但是孙雪衣则不然,孙雪衣不仅要吞宇宙,还要吃星云。她要建立东唐最大商业帝国。”

桑尼道:“半年前,林落入住宇宙前后,警方破获了一个商业诈骗团伙。王辉赫然发现自己的高层中竟然有内奸,内奸向他坦白,他已经最少提供了五份有价值的商业情报给别人。王辉猜测幕后黑手就是直属孙雪衣管辖的银河猎头部。孙雪衣曾经暂时离开银河,猎头部是唯一直接解散的一个团队。后来又重新把他们找了回来。因此我怀疑猎头部是孙雪衣的商业情报刺探部门。”

桑尼道:“王辉告诉我,孙雪衣的侵略性非常强,甚至有时候不讲道理。王辉最后说了一件事,他接受总裁职务后不久和孙雪衣一起吃了个饭,孙雪衣比较委婉的表达了自己十年内的目标,孙雪衣希望和王辉一起吞吃宇宙。由于宇宙没有合适的接班人,白素年纪又大,王辉又相信孙雪衣打了钉子在银河内部,所有没有拒绝孙雪衣的提议。在银河吞吃宇宙海外资产时,王辉向孙雪衣暗中提供了一大笔资金,部分资金来源星云集团海外资产抵押贷款。”

桑尼:“三大财团局势很明朗,孙雪衣和王辉建立了一定的联盟基础,他们的目标是宇宙的海外企业和资产。白素这只老狐狸肯定看到了风向,但是她心有余而力不足,特别是宇宙未来接班人被小郭误杀之后,白素无奈之下只能走极端。”

桑尼:“以上的推测也好猜测也好,并非没有凭据,但没有任何证据。”

诸葛明许久回过神:“桑尼,你确实有几把刷子……不过刘浩将孙雪衣当嫌犯看,你接案之后将孙地当嫌犯看,一个案子你们两种看法,我是越来越糊涂。你现在要我接卷宗,我接不了。孙雪衣也好,孙地也好,我都告不了。”

桑尼:“是不是孙地?有人帮我们查,不着急。”

诸葛明:“怎么感觉你有点曹云的味道?”

桑尼:“三人行必有我师,曹云很多我需要学习的地方。放低姿态,自己才能进步。”

……

接下去的调查结果让桑尼和曹云不开心,按照两人估计,孙地是有可能杀人的。孙地戴耳麦,上摄像头,听从外人指挥,完成作案。关键点在,孙地到底喝了多少酒?毕竟孙地可以先装醉,杀人后再喝酒灌醉自己。

孙地当天所在酒吧是一个表演吧,就是年轻姑娘穿的少一点,走走服装秀,泳衣秀之类的。这些姑娘被称呼为演员,不要小看这演员,其中有一个产业链结构。演员她们隶属常被称呼‘妈咪’的经纪人管辖。经纪人负责介绍工作,拿抽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年轻人好奇心不要太重。

表演吧央中是T台,两个吧台在T的顶部,孙地就坐在吧台边看表演喝酒。孙地是店的老顾客,员工都知道他身份,给小费也从不手软,所以很多员工对案发当天孙天很有印象。

根据酒保所说,孙地之前每隔一天就来,最近几个月偶尔来。每次来从六点开档喝到凌晨一点。孙地通常喝金汤力:金酒加汤力水。偶尔有单身女客人上来聊天,也会喝伏特加,B52。当天六点到七点三十分,孙地喝的是金汤力,大约两杯,每杯一盎司金酒,29毫升左右,酒精度45度。

七点三十分,有一位身材相当不错的妹子坐孙地边上和孙地喝上了,喝的是B52。倒一盎司的伏特加,再来一杯生啤,将伏特加连同盎司杯直接扔到啤酒内。可直接提高啤酒酒精度。

生啤的酒精度是2.5度,一杯大约是普通一瓶玻璃装啤酒。伏特加无色无味,54度。

在酒保说了一堆数据后,越三尺拍了五千块钱,酒保收钱回答:“一共喝了四杯,两个小时左右时间,醉肯定醉,但不会那么醉。”

越三尺请了一名常客做试验,先喝金汤力,再喝四杯B52,常客酒量凑合(拒绝酒神抬杠),还有理智。但是大脑已经跟不上动作。越三尺按照案发当天情况,让常客醒酒四个多小时后再测试常客。常客可以控制自己走直线,但是无法用水果刀削好苹果。

按照越三尺测试,孙地能杀人,但是即使有人指挥,他做不了那么精细。这是让桑尼和曹云不开心的地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